第6章 hg皇冠官方app(中国)有限公司----赔本养鬼日记(1/20)

hg皇冠官方app(中国)有限公司 !

走过孤独一家的红灯,赔本去五叔家,赔本去四河。)

五叔家的农活已经做完了。五叔会在自己的院子里弄个棚子养蘑菇,就是这两年农村挺流行的平菇。技术要求不高,也是收入。

五叔家的姑娘也是初中。她在马湖上学。她放学后背着书包要走七八英里。但是小女孩一扭,就不会离开父母。没有人说容易让她哭,所以她要放手。以后她长大了,对自己的孩子也不会少。

汽车沿着土路拐进村子,涉水过河,停在大坝上。

四道子的山景比张家堡好。这里的山少了些松散,多了些橡木味,远远看去像紫色的雾。

爷爷奶奶走到五叔家,下了车,和二红一起绕着河走。张兴明和李淳走到黄土上的五叔家,避开鸡屎和鸭屎。走到五叔家门口,看到五叔从铁门里把牛车上的木屑卸下来。这是养滑菇的菌基,相当于种菜的地。

“五叔。”张兴明喊了一声。

五叔转头看过去,愣了一下,问:“清楚了吗?是明明吗?天啊,这个头怎么这么高?进来,进来。”扔铲子拍打身体。

张兴明走进院子,看了看蘑菇棚。五叔跟着问:“为什么空来这里?什么之前回来?还是去不了?”张兴明说:“我已经回来几天了。我要回张家堡看。我是来陪我的。顺便来看看。”

五叔问:“XX在那里听话吗?”

张兴明说:“如果你这么不听话,你就在活完之后再活几天。”

吴叔叔擤鼻子说:“肖敏放假,不能走。只剩下两个月了,我正在利用这一努力在这一点上滑动。现在这种艺术品的市场相当不错。”

张兴明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五叔夫妇确实很有能力,一个女人当男人,一个男人当动物,这绝不是贬义。

吴大爷举手道:“进去坐。”

张兴明说:“我还在车里等着,所以我会过来看看。我不进屋,阿姨?”

五叔说:“你姑姑去她哥哥家,说有问题,我没仔细听。真的不进屋坐一会儿?”

张兴明说:“我真的不进。”我掏出500块钱递给吴大爷,说:“给肖敏买点东西。一年前你全家在城里的时候,我几乎可以回来了。”

五叔没出口,拿着钱走了。

张兴明说:“那我就走了,送我去见我叔叔。”

五叔说:“好吧,我就不留你了。有空我就来玩。年底有时间回来,就过来家里杀猪。”

张兴明答应着,走出院子来到河边,把他的五叔送到大门口。他站在那里,远远地看着他。

招呼爷爷奶奶和几个人上车,然后大家再出发,车沿着原路返回。过了红灯就去国道,前面的山就是偏路。

二红笑着说:“我拉不动这个。刚出来几天就折腾回来了。”

张兴明说:“谁让你任性的?不去好城市,就得去县城读书。”其实距离城市比距离县城近很多,这就是等级控制的问题。

国道上很快,离偏票只有几公里,20分钟车程,都是盘山路。

还是山坡上的院子,不过此刻流行多了,人也多了,不像以前那么荒凉了。

东北人有点强迫症。

即使每个人都自己盖房子,只要彼此靠近,只要条件允许,都会整齐的排列成一排,形状和高度,包括院子的大小和布局,都是差不多或者一模一样的。去东北农村,可以看到一排排的庄稼,一排排的房子。

原来坡后面也就是房子后面只有几户人家,然后还要往下走一英里,那里有一户人家。现在坡后家庭多了,新房子都是围着院子盖的,形成一排。但是,因为是在斜坡上,乍一看,各家安排的都比对方高一点。

可是路已经拓宽了,虽然还是一条土路,就是融化下雨的时候,全是泥巴。不过加宽了不少,可以跑大车了。此刻农村也反应很快,开始挣钱,其中跑运最多。张兴明能想到的是,必须跟上我,我叔叔的小弟弟此刻已经开始运输了。

似乎这一排的这些家庭都在跑着运着。这个也是集群的吗?

车直接开到舅舅的院子门口,停在路边。

二红尖叫着跳下车,跑到院子里:“妈妈,刘军,我回到胡汉三了,哈哈哈。”

张兴明站在车门旁目瞪口呆,只想大喊一声。二红已经冲进院子了,痛得像只鸡。

张兴明笑着摇摇头。这个女孩从小到大第一次离家这么远。虽然只有一个月,但她可能想家了。

我扶着爷爷奶奶下了车,奶奶站在车前,用手四处张望。她说:“人多,热闹。”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路,哪里能有几户以上的人家忙碌?确实人都是人气满满的。

院子里传来姑姑的声音:“天啊,二红,你怎么跑回来了?”你坐什么车回来的?这有什么不好?有什么不对吗?"

二红说:“没事,我还不能回家?”

阿姨说:“没有节假日或者节假日的时候你不上课?逃学,嗯?看你爸回来不砍你。”

二红道:“哥哥呢?”

舅妈说:“你爸爸带你弟弟去树环求婚。你弟弟要结婚了。”

二红兴奋地问:“真的吗?之前什么结?我在找谁?我知道吗?”

姑姑说:“你见过老邓家的小燕,记得吗?”

二红说:“妈妈,我很高兴去看看。我把牛奶放在外面了。妈妈,妈妈,快点,爸爸来了,二哥来了。”他又跑了出去,一出来就笑:“哈哈,我很高兴去拜访,我忘了带牛奶。奶,进屋吧。”过来抱抱奶奶。

奶奶还在四下张望,说:“你看,一段时间没来了,变了。”

二红道:“什么变了?上下只是几户人家,其他都一样。进屋,外面风大。”

我姑姑出来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没什么变化。她笑着说:“我爸妈回来了。快进来。兆丰去树圈,不在家。他晚上回来了。正好你的曾孙要结婚了,今天就去求婚了。哎妈呀,明呀,我都认不出来了,这长这么高。进来吧。那些人,快进屋去。”她向李淳和他们打招呼。

(本章结束)

阮,养鬼拔出手枪,养鬼装上子弹,然后用枪指着祁瑞刚的腿。

“我问你,这是什么东西?”他的另一只手,拿着u盘,“不要说实话,我会打断你的腿,然后打断你的手,让你成为失败者!”

齐瑞刚看了看u盘,冷冷一笑:“你看到里面的内容了吗?”

“我问你怎么了?!"

“阮天玲,这是你求援的态度?你要是这样,我就不告诉你是怎么回事了。”

“你不说吗?”阮、、眯起眼睛,手指轻轻扣动扳机,随时都可以开枪。

祁瑞刚不怕死,“落在你手里,我没有想过活着。要拍就开。”

他就是这样的人,真的吓不倒。

即使他的一条腿现在被切断了,他仍然不会害怕和求饶。

阮知道这种人,因为他也是这样的人。

“你想要什么?”阮天玲冷冷地问道。

“我要见莫兰!”祁瑞刚低低道。

“莫小姐身体虚弱,可能不会来看你。等她明天好了,我再让她来看你。”阮天玲淡淡道。

别让莫兰来,他很自私。

因为他不想让江予菲知道u盘的内容。

祁瑞刚瞥了他一眼,其实他只是想确认莫兰现在怎么样了。

看来她现在没事了...

“别忘了你的承诺。如果她明天不来,你以后就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消息。”

祁瑞刚也不傻,阮天灵抓住了他,却没有立即要他的命,他知道他留着他还有用。

他暂时有用,自然不会死,也不怕阮食言。

“哼,你现在能说实话吗?!"

祁瑞刚咧了咧嘴,嘴里还有血的味道。

“解开我,送我好吃的。”

“齐瑞刚,别捉弄我!”

“放心吧,我只想吃饱饭。我吃了就说。”

阮的声音很阴:“你再提条件,我一定废你一条腿!”

“来,给他带吃的!”

齐瑞刚被松开了,但为了防止他耍花招,几个高手站在房间里。

他们用枪指着他,一旦他采取行动,他立即开枪杀人,毫不留情-

祁瑞刚坐在桌旁,态度从容,没有一点犯人的样子。

他一口吞下面前的食物,把别人当成空。

阮、坐在墙角的阴影里,昏黄的灯光使他的脸色变得严峻起来。

祁瑞刚吃完,喝了水,顺便上了厕所。

他去厕所洗了把脸。他看上去精神焕发。

当然,他一吃完,马上就被捆住了。

“我说,总是把我绑起来不好。随便找几个人看看我。”祁瑞刚被绑起来的时候,脑子里在讲笑话。

阮、上前勾了勾嘴唇,冷笑道:“不用绑你也行。我这里有摇头丸,相当于古代的十香软筋。要不要吃?”

“对,也是。”祁瑞刚不介意。

阮,一脚踩在他胸口:“我没时间陪你。告诉我,光盘里的视频是什么?”

齐瑞刚笑笑:“其实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死了?!"阮天玲掏出手枪,日记指着额头。

齐瑞刚毫不畏惧:“我说的是实话。我也是偶然得到这个东西的。有人把它寄到了于飞南宫。莫兰带了东西来见你,日记中途被我劫持了。东西自然落到我手里。”

阮,眯起眼睛:“你说的是实话吗?”

“当然,不相信你可以问莫兰。但我很好奇,里面的孩子是谁?”

“想活得更久,不该说的就别说,不该说的就别担心!”

阮天玲冷冷地说完,转身离开。

“帮我看好他!”

“是的。”

门关上了,祁瑞刚靠在墙上,不屑的笑着。

***********

夜幕降临了。

阮、孤高立于船头,无人敢扰。

他用手指夹着一根香烟抓住栏杆。

我根本不抽烟,差点把自己累垮了...

大海一片漆黑,他的眼神却更加黯淡。

眼睛盯着远方没有焦距,胸口隐隐作痛。

那个孩子,是他的孩子吗?

视频中,孩子的脸上戴着口罩。他看不见自己的脸。

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他是他的另一个孩子...

该吃饭了。

江予菲把莫兰从楼上抱下来。

安塞尔转过餐桌,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爸爸说今晚要大吃一顿,但我没看到大餐。”

江予菲笑了:“他说的大餐不是吃。”

“那是什么?”

“是个说法,意思是跟我算账。”

“爸爸想和你算账?妈咪,我会保护你的!”安塞尔立刻冷冷地说道。

江予菲扶着莫兰的座位,两个人都笑了。

莫兰拉着安塞尔,用手愉快地抚摸着他的头。“陈俊,你真可爱,你姑姑越来越喜欢你了。”

她要是有个那样的儿子就好了。

她生活中不需要丈夫。她只是想生个孩子,这样下半身就不会孤独了。

安塞尔天真地笑了笑:“阿姨也可以生孩子,我会教他很多东西,让他和我一样聪明可爱。”

“安森……”江予菲好笑地盯着他。“你太吹牛了。”

“妈咪,我是不是不聪明不可爱?”小家伙不服气的问道。

现在他和江予菲已经很亲密了,而在她面前,他又变成了一个孩子。

江予菲喜欢这样的他,所以孩子应该任性幼稚,不要太成熟冷漠。

“嗯,我承认你很聪明可爱。这么聪明可爱的安森,你能来你爸爸家吃饭吗?”

“我不去!”安塞尔迅速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我饿了。我想吃。我不会给他打电话的。”

江予菲知道他仍然和阮天灵不和。他进来的时候,她正在找阮天玲本人。

“你来得正好。该吃饭了。”江予菲对他微笑。

阮天玲也装出一副笑脸,眼底的阴霾被他很好地隐藏起来。

“吃。”

他像往常一样走上前来坐下。

就连熟知他、了解他一切的江予菲也不知道此刻他的心情有多沉重。

赔本养鬼日记

吃到一半,赔本莫兰突然说:“对,赔本差点忘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阮,微微动了动眼睛,笑道:“什么事?”

“昨天我来之前,瑞森给了我一个东西,是寄给你的。当时我在路上被齐瑞刚劫持了。不知道他手上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

“送我什么东西?是什么?”江予菲有些怀疑。

莫兰摇摇头。“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收件人写了Reison的名字,让他转发给你。收件人地址是齐家城堡。”

江予菲忍不住放下了筷子。“我在伦敦谁都不认识,A市的人也不知道我在伦敦。谁送我东西?”

她只知道南宫家和齐家。

东西送到齐的城堡,所以不是齐的人送给她的。

是南宫家的吗?

“可能是很重要的事情吧!”尊严地说:“我让我妈找了个南宫旭的黑u盘。是我妈送的吗?”

南宫旭?

原来是他的...

“黑u盘?”阮、佯作诧异,口中说道:“齐瑞刚上得此物,今已入水,暂修之。”

“真的是u盘吗?!"江予菲高兴地看着他。“能修吗?”

“齐瑞刚在你手里?”莫兰也出声问道。

阮天灵放下筷子,一一回答。

“嗯,齐瑞刚现在也在船上。u盘应该修好了,不过要花点时间。”

“你真的抓到他了吗?”江予菲很惊讶。

“嗯。”

“你打算怎么对付他?”

"先关好,有用的时候再放出来."

江予菲高兴地看着莫兰。“太好了,现在齐瑞刚不会再出来作恶了。”

“是的,我放心多了。于飞,我真的很感谢你。要不是你,我永远也摆脱不了他。”莫兰真诚地说道。

“你又来了。莫兰,摆脱他都是你自己的努力。要不是你,我们拿不到芯片,抓不到他。”

当她谈到薯片的时候,莫兰立刻问阮田零。

“齐先生,芯片是从他身上找到的吗?”

阮,后悔道:“那东西太小了,估计是不小心掉到海里去了。”

“没有了芯片,齐瑞森无法迅速当家,但齐瑞刚也失去了很多。”江予菲说。

阮田零淡淡说道:“你只能靠齐瑞森的能力来掌管齐家。如果他没有能力,事情就会交给他,他也不能一直控制。”

“但现在时间紧迫……”

“你慢慢吃,我有事要处理。”

阮天玲起身打断了江予菲的话,然后转身离开。

江予菲耸耸肩。她知道他又吃醋了。

真不知道他吃的是什么醋意,她说的只是实话。

“爸爸真小气。”安塞尔耸了耸肩。

甚至他看出了阮对祁瑞森的敌意。

江予菲微笑着看着他:“他在这里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叫他爸爸?总是在背后嚷嚷?”

安塞尔淡然地说,“那就说明他做爸爸还有不合格的地方,我只能在背后尖叫。”

江予菲和莫兰无奈地笑了笑。

阮天玲晚饭没怎么吃。

江予菲特地做了一碗馄饨给他。

推开书房的门,养鬼她看见他盯着电脑发呆。

看到她进来,养鬼阮天玲关上了电脑。

江予菲笑着说:“你怕我看到什么?”

“没什么,你做馄饨了?”阮天玲起身接过她手里的托盘。

“你晚饭没吃多少,我给你做了一碗。趁热吃。”

阮天玲把托盘放在桌子上,他带着江予菲坐下。

“雨菲……”

“什么?”

阮,的眼睛是黑的。他盯着她问:“你怪我没经过允许就把你带走吗?”

一提到这个,江予菲的心情又变得不舒服了。

“反正我已经走了,说这些有什么用?”江予菲淡淡地笑了。“快点吃,不然会凉的。”

阮、吃不下饭。看完视频,他好像嗓子疼,吃不下东西,也说不出话来。

但是江予菲为他做了这个。他不能再吃了,所以他必须吃。

阮,拿起勺子,低头飞快地吃了起来。他一会儿就吃完了一些馄饨。

江予菲赶紧给他倒了杯水:“你慢慢吃,这么着急干什么?”

阮,喝了水,笑道:“主要是你做的饭好喝,我等不及要吃了。”

江予菲好笑地盯着他。“你忙,我出去了。”

她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阮,又叫她:“你真的怪我吗?”

江予菲知道这是他们之间暂时的结。

她再次放下托盘,在他身边坐下。“我不知道,你肯定有点难辞其咎。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再说,我妈也告诉过我……”

“她跟你说了什么?”

江予菲说:“她告诉我,我们不是南宫旭的对手。她说,如果有机会,就让我们逃走,走得越远越好,不管她和爷爷。”

“她是这么说的吗?”阮天玲有些意外。

毕竟,南宫把他们都带到伦敦是为了让他们对付南宫驸马。

但是南宫月如让他们找机会离开,并且不去管他们的事情。

江予菲点点头。“嗯,我妈最关心我们的生命安全,不关心南宫家的命运。她和最关心家庭命运的爷爷不一样。”

“婆婆的做法是对的。”

“你是说你做的是对的!”江予菲好笑的说道。

阮低声抱住了她的身体:“我知道我很自私,我只想让你和你的孩子活着,别人的命运与我无关。我也知道你离开你爱的人是很残忍的,不管他们是生是死。然而,我们留在伦敦是没有用的。只是一个瑞瑞刚,我们对付不了,何况是南宫旭。”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什么都知道……”

“不,你不能理解我的心情。”阮天灵细细啜了一口。

“一个祁瑞刚,三番几次差点杀了你,他们做事心狠手辣,总是小范围行动。最怕的是,南宫旭再也忍不住了,选择了主动。一旦他开枪,我真的怕他直接杀了你。”

如果江予菲死了,他所有的努力又有什么用。

他活着有什么用?

只要她活着,日记他就会一直陪着他。

所以他自私地把他们带走了,日记不想参与南宫家的斗争。

他会保护自己的妻儿,但绝不允许任何人利用他们伤害他们。

江予菲眼睛微红,她靠在阮天灵的怀里,柔声道。

“我只是理解你,决定不怪你。阮,,如果是我,我只在乎你的命。”

阮天玲突然收紧双臂,紧紧地抱着她。

他的手压着她的头,不让她看到他眼中的微光。

她现在不怪他,因为她不知道另一个孩子。

如果她知道了,她会责怪他吗?

她一定恨死他了,对吧?

阮、不敢想象她知道真相后会有什么反应。

“阮,,你安静点,我会被你掐死的。”江予菲感动了,不满的嘀咕。

阮,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他放开她,笑了笑,“去休息吧,我先忙一会儿。”

“早点睡,别太忙。”

“好。”

江予菲笑着走了,阮田零却坐在沙发上,久久不能动弹。

江予菲照顾了莫兰,然后去了安塞尔的房间。

在小房间里,小家伙坐在床上,玩着阮送给他的玩具车。

看到她进来,小家伙放弃了玩具车,从床上滑了下来。

“妈妈,你是来和我睡觉的吗?”他抬起头,期待地问。

江予菲抱起他的尸体,把他放回床上。

“妈妈记得你以前和我睡觉时有多害羞。你现在怎么不害羞了?”

安塞尔脸红了,笑了:“和妈咪睡在一起的感觉真好。我喜欢和妈妈睡觉的感觉。”

江予菲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妈咪不能和你睡,但是妈咪会等你睡着了再走。躺下休息一下。你已经玩了一整天了。不累吗?”

安塞尔顺从地躺下了。他用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江予菲。

抿了抿嘴唇,小声说:“妈妈,阿伟叔叔今天给我讲了个故事。”

“什么故事?”江予菲笑着问。

安塞尔眼睛亮亮地说,“这是海尔兄弟的故事。海尔兄弟是双胞胎,他们聪明勇敢,妈咪,我喜欢海尔兄弟。”

江予菲突然愣住了,一股酸味突然涌上心头。

双生子ˌ双胞胎(twin的复数)...

他想念他的另一个兄弟吗?

“妈咪,等我找到琦君,我要和他做海尔哥哥,好吗?”安森急切地问她。

江予菲尽力阻止他哭。

她笑着点点头:“好吧,妈妈支持你做的一切。”

“妈妈,有样东西我想给你看。”安塞尔兴奋地起身。他打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一张画纸。

画纸被他整整齐齐地折了四次。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画纸,里面出现了一幅画——

是海尔兄弟互相扛起手的画面,但是他们的脸却成了安塞尔的五官。

“妈咪,这是我给琦君的礼物。好看吗?”安塞尔笑着问。

赔本养鬼日记

当江予菲看到这张照片时,赔本她突然大哭起来。

她抬起手擦去眼泪,赔本笑着点点头:“很美,安塞尔,你的画真的很好,一模一样。”

江予菲接过纸,盯着两兄弟。

他们有同样的脸,同样的肤色,同样的头发和一切。

“安森,你是谁,琦君是谁?”

安塞尔伸出手指。“我是哥哥,所以左边是我。右边是俊浩,他是小弟。”

“为什么安森一定要当哥哥?”江予菲轻声问道。

“因为哥哥可以保护哥哥。”

"..."江予菲的胸口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原来他不一定是为了好玩才当哥哥的。

他在努力保护弟弟,所以努力做哥哥。

她的孩子,这么小就这么懂事,既欣慰又难受。

江予菲紧紧地抱着安塞尔的身体,吻了吻他的前额。“宝贝,快去睡吧。也许在你的梦里,你可以梦见琦君。”

“真的?”

“嗯,真的。”江予菲点点头,眼神迷离,因为她几乎每天晚上都梦见他。

她的另一个孩子,阮。

安塞尔顺从地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然后他真的做了一个梦,梦里他是海尔的哥哥,琦君是海尔的哥哥。

他们的兄弟一起在海上探险和航行。他们遇到了许多孩子。他们去了许多国家,做了许多伟大的事情。

与君·齐家的那些惊心动魄、激动人心的伟大旅程让他在梦里开怀大笑。

在照顾安塞尔和睡觉后,江予菲给他盖好被子,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前额。她的眼里充满了爱。

江予菲和他的海尔兄弟们情不自禁地亲吻了上面的两兄弟。

她的大海尔和小海尔,她等着他们团聚,等着他们包围她,永不分离的那一天。

他们不知道的是,阮一直站在门口,听到了他们所有的谈话。

小心翼翼地从安塞尔莫的房间里走出来,突然看见阮·站在门口。

“你怎么来了?”她几乎被他吓了一跳。

阮天玲撕裂了她的身体,他的薄唇压在她的唇上。

他捧住她的脸,给了她一个令人窒息的深吻-

江予菲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了?”她眨着眼睛,疑惑地问道。

“想你了!”阮天玲呼吸不稳,眼睛又黑又吓人。

“想我了?”

“是的,我很想你!”阮天玲再次抱起她,大步走向他们的卧室。

我不知道为什么,江予菲的脸颊很红,心跳很快。

阮天玲的身体有一种强烈的攻击性,她感觉浑身酥麻...

尸体被放在床上,房间里没有灯光,但她可以看到他的眼睛,明亮而黑暗,仿佛要吞噬她的整个人。

咽了咽口水:“阮田零,你怎么了?”

就这样,他总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

阮,扯开了他衬衣的扣子,他那结实而火辣的身子盖住了她。

阮,养鬼扯开了他衬衣的扣子,养鬼他那结实而火辣的身子盖住了她。

“我什么都没有,只是很想你。”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他的黑眼睛炽热而深情。

江予菲笑了:“我每天都在你面前。你想我什么?”

“我不知道。反正我很想你。我想念你的一切。我想念一切。”

“一定有原因吧?”江予菲故意问他,“我觉得你很奇怪。有什么瞒着我的吗?”

“没有!”阮天玲忙沉声否认,样子很严肃,和她开玩笑的表情不一致。

江予菲迷惑地看着他。“真的吗?你对我隐瞒了什么真相?”

“没什么!”

“我不相信...嗯……”

阮天玲突然用力吻着她的嘴唇,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他的舌头很快伸到她的嘴里,急切而傲慢地缠着她,他的手很快脱下了她的衣服,很快他就对她诚实了。

江予菲对他的热情有点不知所措,他的手无助地抓住他的肩膀。

阮,把她的一条腿抬起来,毫无征兆地就钻进了她的身体。

江予菲有些不适应,眉头微皱,男人停下脚步,温柔了几分。

“雨菲...我爱你...永远爱你……”

他紧紧地吻着她的嘴,每一个吻都充满了深情。

江予菲很快适应了他的存在,阮田零开始猛烈地移动,而江予菲一路咬着嘴唇,不停地呻吟着,唱破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着阮疑惑的表情,的头脑很清醒。

他越清醒,剩下的动作就越激烈。他想喝醉,想忘记一切,只想拥有她。

最后,他也喝醉了,在激情的喜悦中和她一起漫步...

*********

海水,被海浪拍打。

阮、的身体浸在海水里,只有脸露在海面上。

这是哪里?

被无尽的大海包围着——

海水不停地落在他的脸上,他喘不过气来,人们不知所措,找不到方向。

【快点,不然今晚不吃晚饭了!】

有一个狂野的男声,声音在他身后。

阮、忽然转过身来,看见一艘快艇,上面站着一个又高又壮的人。

他手里拿着一根长棍子,不停地用棍子在水里戳着一个人影。

阮天玲胸口收紧,他试图撑起身体,想看清那个人影。

终于,他看到了他。

原来是个四五岁的孩子——

他的脸上戴着苍白的面罩,光滑的身体不断在海里游动,每次都充满爆发力。

但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很快,他精疲力尽,慢了下来。

[你个混蛋,我叫你快点!】

长棍子又戳了下去,男孩猛地一把抓住了它。他使劲拉,快艇上的人差点被他拽下来。

[s.hit,你敢反抗,你这狗屎,狗屎-]

棍子抽了回来,快艇上的人一直用棍子捅他,不让他下水。

男孩左右躲闪,但总是被打中身体,然后就沉了下去,出来了,又被打沉了…

赔本养鬼日记

阮天玲瞪大了眼睛,日记看着这一幕,日记他觉得自己的胸膛要炸开了!

【住手!他愤怒地咆哮着,迅速游过去救那个男孩。

他尽可能努力地游泳...

突然,前面的画面开始扭曲。

大海消失了,变成了丛林。

戴着鬼面的男孩手里拿着山城,被三只狼包围着。

树上,站着上一艘快艇上的人。

【杀了他们,他们是你的食物,否则你就是他们的食物!】

男孩双手抱着山城,他的眼睛又冷又黑,他的空洞麻木了。

一只狼向他扑来,他灵活地躲开了,他的尖刀狠狠地割断了狼的喉咙。

狼在地上抽动了几下就死了。

另外两只狼不敢单独行动,成群结队地攻击-

男孩从一边闪到另一边,他又矮又灵活的身体在树间穿梭。

刀,刺进一只狼的腹部,他用力拔出,鲜血四溅。

一转身,他狠狠砍下了另一只狼的头。

很多血溅在他身上,但他没有受伤。

树上的那个人跳了下来。

【干得好,这次速度快多了。现在放下刀,跟着我!】

男孩把刀向前拿着,但没有扔掉。

【我叫你把刀放下!】

他不听,继续向那个人走去,他眼中的杀意是如此明显。

[妈的!】

那个人突然举起枪,在他开枪之前,男孩迅速躲开了。

但是,很多高手在丛林中遭到伏击。他躲过一枪,又被另一枪击中-

枪声响起,男孩的身体突然瘫倒在地!

阮,的心一下子就剧烈的疼痛起来,好像中枪的不是男孩,而是他!

冷汗从噩梦中惊醒,阮的脸色又难看又苍白。

他知道那只是一支麻醉枪。

但是,他的心还是疼,疼的像撕裂一样。

梦里所有的图都是视频的一部分。

除了大海,丛林里的碎片。

有沙漠、积雪、草原的碎片。

他们在训练一个男孩,折磨一个男孩。

他是谁?他是他的孩子吗?

阮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不敢想象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他的孩子他会怎么做。

此刻天不亮。

他周围的江予菲睡得很沉。

阮天玲侧头看着她的脸,眼神阴沉。

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他静静地起床,没有睡觉,穿上衣服,走出房间。

应该是凌晨四五点。

太阳还没有从地平线升起,天空漆黑空海风猛。

阮天玲站在甲板上,手里拿着栏杆。

“老板,睡不着吗?”值夜的下属关切的问道。

阮,侧身看着他:“你去拿酒来,和我喝几杯。”

“好的。”

几杯红酒下肚,阮天玲冰冷的身体似乎暖和了几分。

“老板,好像要下雨了。天气预报还说今天有大雨。我会注意兄弟们的安全。”陪他喝酒的下属抬头看了看天气,突然说道。

阮,也望着头上黑漆漆的天空空“走。”

果然,早上,开始下大雨了。

* *点,天空空黑得像晚上七八点。

在海上遇到风暴是非常危险的。

幸运的是,赔本他们的游轮强大而巨大,赔本即使暴风雨猛烈几次,也不能摧毁他们的船。

根据天气预报,暴雨将持续一整天。

阮天玲从大厅的窗户向外看去,他的嘴被钩住了。

这也是他选择坐船的原因,趁着天气不好摆脱南宫旭的跟踪。

这种天气飞机追不上,追船的目标太明显了。

即使用卫星拍照,画面也会模糊。

此外,他还派出了几艘游轮向不同的方向航行。谁会知道他们在这艘游轮上?

这次他准备充分,离开了伦敦,没有人能找到他们。

“老板,齐瑞刚一醒来就嚷嚷着要见你。”阿伟突然上前宣布。

阮、冷笑道:“我知道。”

“燕田零,吃早饭。”江予菲走出餐厅,打电话给他。

他转身和他们一起去吃饭。

莫兰今天看起来好多了。

阮田零喝了口牛奶。他笑着问:“莫老师,你会做饭吗?”

我没想到他会问这个,但莫兰被吓坏了。

江予菲和安塞尔奇怪地看着他。

莫兰礼貌地笑了笑:“我从小就做饭,中餐西餐都可以吃。齐先生为什么问这个?”

阮田零笑着说:“莫小姐能做一个牛排,一个大牛排,一个男人的重量。”

莫兰不明所以:为什么?。

“莫小姐愿意做吗?”阮天玲没有回答反问。

莫兰没有继续问,她欣然同意:“好的,没问题。”

江予菲疑惑地皱起眉头:“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阮、笑而不语:“吃。”

江予菲和安塞尔奇怪地对视一眼,不明白他的意思。

早饭后,莫兰去厨房做牛排。

她的手受伤了,所以她不必做洗涤和切割等粗活。她只负责做饭。

江予菲在她旁边帮了她一把。“我真不明白颜田零是什么意思。”

莫兰犹豫了一下,猜到了,“我想他让我给齐瑞刚做的。”

江予菲愣住了:“他为什么要你为齐瑞刚这么做?”

莫兰摇摇头,她笑而不介意:“我猜有他自己的原因。”

江予菲也认为阮田零有他的目的。

他不能陷害莫兰,所以他一定有他的意图。

莫兰把牛排煮好,放在一个大盘子里。

阮、来得正是时候,好像他已经算准了时间似的。“莫小姐,请跟我来。”

“我能去吗?”江予菲问道。

阮田零淡淡一笑:“你不用去。”

“为什么?”

“因为这不关你的事。莫小姐,请你跟我来好吗?”

“好的。”莫兰想跟上托盘,阮自然不会让她动手,直接命令阿伟上去端托盘。

他们三个走出厨房,走出小屋。然后,在几个下属的伞下,冒着雨向舱底走去。

江予菲透过大厅的窗户看着他们的背影。她想跟上,但阮不同意。

“妈妈,爸爸有什么阴谋?”安塞尔的小脑袋出来了,疑惑地问她。

江予菲把手放在肩膀上。“我不知道,但如果他不告诉我们,他一定有他的理由。”

李明xi靠在他身后,养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种病不严重,养鬼可以治愈."

江予菲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我也觉得可以治愈,但是能治愈多久呢?”

李明熙没有马上回答。

“这个病其实很难治,但是有一条捷径可以很快治好。”

“什么捷径?”

李明熙的脸色有些凝重:“听了你的分析,我觉得你父亲应该是被别人控制了。只有当他完成任务时,疾病才能完全治愈。这是捷径。”

“我听不懂你说的话。”江予菲很困惑。

李明熙说:“也就是说,你父亲不仅致幻,还被催眠了。那个人应该很会控制人的思想。他控制着你父亲的大脑,这让他深深的记住了几个任务。比如杀了你之后,你父亲的病就好了。这也是为什么,你父亲下手之后,就清醒了。”

“那么你是说,我父亲现在没事了?还是要彻底杀了我,他的病就好了?”

“我不知道,也许他已经好了,也许是致幻剂,让他还没康复。不过,他现在有意识了,应该不会再有问题了。”我不确定李明熙说了什么。

江予菲忍不住问:“我是说,如果,如果那个人只让我父亲完成杀死我的任务。他会敌视别人吗?”

“醒着的时候,不应该。”

“你确定?”

“我不知道。其实我只听说过这种催眠,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江予菲突然站了起来:“我明白了,谢谢你,表哥。”

说完,她向外面走去。

出了医院,江予菲站在下面的花园里,给她妈妈打电话。

“嘿,于飞,你爷爷身体怎么样?”南宫一接通月亮,就关切地问。

她的语气有些欢快,看起来心情不错。

江予菲笑着说:“爷爷需要休息几个月,但他是可以治愈的。妈妈,你在干什么?”

“我和你爸爸正在外面散步。这地方空氛围真好,风景也不错。”

南宫像月侧头和萧泽新对视一眼,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萧泽欣也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江予菲的眼睛闪了一下:“妈妈,爸爸真的康复了吗?让爸爸接电话,我想和他谈谈。”

“好。”

南宫月如把电话递给了萧泽欣。

“嘿,于飞,我是爸爸。”萧泽欣微笑着开口。

“爸,你们都好了吗?”江予菲直接问道。

萧泽新笑笑:“还没有,不过这几天已经好多了。”

他说的是实话。

自从那天差点伤害了月如之后,他的幻觉变得不那么严重了。

虽然还有幻觉,但是他动手的欲望并没有那么强烈。

他有惊人的自制力,所以他能控制睡眠。

江予菲很好奇:“镇上的风景真的更好吗?你的病好了这么多,真让人吃惊。”

萧泽新笑着说:“并不是镇上所有的环境都适合养病。其实主要还是你妈的功劳。”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我妈妈?我妈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感动的事?”江予菲故意调侃的问道。

萧泽欣握紧南宫月如的手:“你妈妈从未放弃过我,日记我被她感动了。”

“爸,日记你有偏见。”江予菲假装不满的笑道:

“我对你也很好。为什么你没有被我感动过?看来我妈有这个能力。短短几天,你就被她感动了。”

萧泽新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当然,你的所作所为也让爸爸很感动。我被你感动了。”

即使你听不到江予菲的话,南宫月如也能猜出他们在说什么。

她盯着萧泽欣,开心地笑了。

在一双眼睛里,只有他存在。

结果两个人都没注意走路,前面的地形突然变矮了。当南宫号踩到它的脚时,它的身体会倾斜

“小心!”

萧泽欣连忙抱住她,但他也踩了空。

但当他倒下时,他尽力保护着南宫月如。

南宫像月亮一样落在他身上,慢慢地落了下去,缓冲着力道,所以她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只是有些后怕。

“好像一个月了,你没事吧?!"萧泽欣抱着她,惊慌地问。

“我很好……”

吓得身后的保镖,冲上前去帮助他们。

“好像一个月了,你真的没事吗?!你掉哪儿了?”萧泽欣的脸那么白,还是不放心的问。

南宫月如挤出一丝笑容:“我很好。”

然后她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焦急地问:“你呢,你的伤口裂开了吗?”

刚才她摔倒的时候,好像压倒了他的伤口。

萧泽新感觉到了腿上的疼痛,但没有表现出来。

“放心吧,我没事。”

手机掉到了地上,但江予菲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她在那边着急:“爸,妈,你们怎么了?爸爸,妈妈。”

萧泽欣拿起手机笑着安慰她:“我们没事,你放心。”

“你摔倒了吗?”

“嗯。但这里是草地,我们很好。”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爸,我妈刚才说你的伤口,你受伤了吗?”

“哦,不。”

“真的没有?”她显然不相信。

萧泽新神色自若:“我真的没有,只是不小心受了点小伤,没关系。”

江予菲不再问任何问题:“爸爸,你最好回去让医生看看,尤其是我妈妈,不要出事。”

“对,那我挂了!”

萧泽新挂了电话,匆匆赶回了南宫月如。

幸运的是,为了方便南宫月如的尸体,一辆车一直跟在她身后。

此刻,他们只是坐车回去。

说到这里,挂了电话,犹豫了一下,拨通了阮·的号码。

阮天玲在开会,接到她的电话。他微微举起手,一个正在做报告的经理立刻安静下来。

“喂,老婆,什么事?”阮、直接接了电话,把别人当成了空。

江予菲担心道:“我怀疑我父母对我们隐瞒了什么。我爸好像受伤了。找人查查他们是不是出事了。”

“好吧,我晚点给你消息。”

“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江予菲挂了电话,赔本阮天灵也关了电话。

“继续。”他说话很轻。

经理继续做报告。

阮天玲没听进去。经理一完成报告,赔本就宣布开会。

回到总裁办公室,阮田零打来电话,直接问了一个照顾萧泽新的保镖。

那些保镖都是他的人,藏不住什么。

保镖详细叙述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师傅,肖先生和肖太太叫我们不要透露。”保镖紧张的补充道。

阮,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下次再敢隐瞒事情,后果你自己知道!”

“对,再也不敢了!”

阮、挂上电话,觉得自己还算好心。

如果一个下属之前敢骗任何东西,那他绝对是地狱般的付出。

哪里会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但是,给他机会并不代表他真的善良。

阮天玲收敛了,拨通了江予菲的号码。

江予菲一直在等待他的消息,结果,这么快就有了答复。

“喂,你发现了吗?”她问。

“嗯。以前我公公婆婆都出事了。”

“什么事?!"江予菲紧张地问道。

阮天玲没有隐瞒她,把一切都告诉了她。

包括萧泽新无缘无故给自己一刀,他差点害了南宫月如的事情,好说。

虽然当时他在房间里,但当小泽新强行入侵,把南宫弄得像月亮一样的时候,其他仆人都不在。

不代表别人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江予菲听了眉头微皱:“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父母居然不说出来!”

“我想他们也不希望你担心。”

“但这不是小事!”

江予菲与李明熙所说的邪恶有关,他有调和的疑虑。南宫一也为父亲执行过其他任务。

会不会是强行入侵~把她妈妈的任务交出去?

你知道,如果爸爸那样做了,妈妈肚子里的孩子就没了。

一开始,我父亲拒绝了她,也拒绝了我母亲。

他拒绝了他们,希望他们远离他,不要被他伤害。

江予菲越想越觉得她的分析是正确的。

她的脸色有点苍白:“阮田零,南宫一不是一箭三雕。”

“嗯?”阮天玲没明白。

南宫一是一箭四雕

他下手萧泽新有四个目的。

1.用阮杀南宫文昌。

2.像月亮一样威胁南宫,被赶出家门。

3.操纵萧则新杀江予菲,使阮田零不再插手南宫世家的事务。

现在她为他找到了另一个目的。

利用她父亲对抗她母亲肚子里的孩子。

他不敢攻击城堡里的母亲,但她母亲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留下来。

为了摆脱孩子,他不得不借助她的父亲。

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手段,以防万一。

毕竟她父亲可能接触不到她母亲。

如果她真的摸了肚子里的孩子,把他杀了,那最好不过了。

而杀了孩子之后,他们只会怪她爸爸。

即使他们发现这是一个阴谋,他们也只会向南宫文昌报复。

就算一开始不找南宫文昌报仇,后来也会杀了他。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总之,养鬼这就是连环计。

几乎环环相扣。

江予菲越想越可怕。

她从来没有想到南宫这么年轻就有这么深的心思。

“于飞,养鬼你想说什么?找到什么了吗?”

半天得不到她的回应,阮天玲又出声了。

江予菲回过神来,“阮、,我们都被算计了……”

她说出了她的分析。

阮的脑子很灵活,不需要复杂的分析,只需要她说一点,其余的他都能看透。

另外,我比她看得更清楚。

她的分析不完全正确。

南宫奕确实算了南宫月如肚子里的孩子。

然而,摆脱孩子并没有那么简单。

要知道,成功率太低了,用攻击性来摆脱一个孩子。

最直接的方法是像江予菲一样直接杀死凶手

只有这样,才能更安全的除掉南宫旭的孩子。

阮天玲此前从保镖那里听说,萧泽新特意让仆人给他一把水果刀。

他拿着一把水果刀,痛苦地给了自己一刀。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南宫一是在暗示他在用刀子对付南宫月如肚子里的孩子。

阮天玲觉得自己的分析* *不离十。

只是,他不敢对江予菲说这话。

电话那头的江予菲还在分析:“表哥说,治好我爸爸的病的捷径就是让他完成南宫一建议的任务。

一开始父亲对我下手,虽然没有成功,但也算是成功了,所以他的头脑会清醒过来,不再那么排斥我了。

现在,父亲几乎伤害了母亲,这被认为是完成了任务。

所以他这几天剪了很多,可以和我妈出去走走。

阮,,告诉我,我爸是不是快好了?"

阮田零叫了一声:“也许吧。正好,我要去D市出差,做点事情。我会顺道去看看他们,确定一下。”

“好!”江予菲忍不住了。“记得问清楚,最好多问父亲。”

阮田零笑笑:“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我就挂了,有什么情况打电话给我。”

“好。”

阮天玲收起电话,神色很是阴霾。

没想到他混了这么久,也没看透一个20岁的男生到底想干什么。

南宫一真的不容易。

本来他是打算不再插手南宫家的事情的,但是南宫一男一定不能轻易放过。

所以如果有机会,他还是会杀了他。

但当务之急是找到萧泽新和南宫月如。

这件事他必须亲自过问,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阮天玲让他的秘书马上订一张去d市的机票。

他去d市,根本不是出差,只是为了把事情说清楚。

不告诉江予菲,是不想让她害怕。

并不确定他心中的猜测。

否则他说,事实并非如此,但会让人怀疑萧泽新真的有这样的想法。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去找萧泽新确认。

夜幕降临

南宫月如和萧泽新吃了一顿愉快的晚餐,准备上楼休息。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结果,日记阮这个时候来了。

看到他走进客厅,日记他们都很惊讶。

“田零,你为什么在这里?”南宫如月惊讶的问道。

阮面带微笑,非常尊敬她的两位长辈。

“我碰巧来这里做点事。我听于飞说我公公婆婆今天出事了,所以我来找你。”

萧泽新笑着说:“坐下说话。”

于是他们三个靠着沙发坐了下来。

南宫月如和萧泽欣坐得很近。阮天玲看到他们之间的距离,微微扬起眉毛。

要知道,在南宫月如站在门口和萧泽新说话之前,他是非常排外的。

现在,他们是如此接近。

也许,他的猜测是错误的?

南宫月如笑着说:“其实我和你爸爸都很好。当时我们不小心摔倒了,但是一切都很好。据估计,于飞吓坏了。”

“是的,她不太信任你,我也不信任你。随便进来看看。”阮天玲微笑着。

“回去告诉她我们很好,让她不用担心我们。”

阮,点了点头:“可以。”

然后,他又看了看小泽新:“公公,你的病好像好了吧?”

小泽新有点不情愿地笑了笑:“差不多好了。”

“既然这样,我就安排人送你回去。”

“我和你婆婆要住一段时间。”

南宫月如附和道:“他还没有补完,但是现在他进步很大,每天都在恢复。所以我们打算过一段时间再回去。”

阮,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然后对萧泽新说:“公公,有事。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

萧泽新愣了一下,点点头:“好,楼下有房间说话。”

阮天玲微微点头。

南宫月如没有多问,只是吩咐仆人们给他们送茶。

书房的门关上了——

两人靠着沙发坐下,萧泽新笑着问:“你打算跟我说什么?”

阮天玲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和男人说话。

“岳父,我想问你一件事。生病后你脑子里的错觉是什么?”

萧泽新的脸一下子僵住了。

阮,眼神犀利:“请你公公跟你说实话。”

萧泽欣说不出来。他担心如果他说了,他和月如之间的关系会破裂。

他知道自己被催眠了。

但他们肯定会认为他心里有这样的阴暗面,不然怎么会被催眠?

如果月如怀疑他真的想杀死这个孩子,她会怎么看他?

觉得他是伪君子?

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

他不想让她误会他,所以不想说。

“你问这个干嘛?”萧泽新问道。

阮、勾着嘴唇。“公公一定知道南宫一的计划……”

阮,没有隐瞒,把自己的猜测都告诉了他。

萧泽新越听,脸色越难看。

他很生气,攥得那么紧,想杀南宫一!

起初他只知道南宫一利用他除掉南宫文昌,赶走月如,对付于飞。

当时他很生气。他怎么能利用他来对付他的孩子呢?

结果我现在才知道,南宫一的计划不止如此。

他还想用他来对付月如!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