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环球体育专业版(中国)集团有限公司----深渊主宰(1/01)

环球体育专业版(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当时她不知道该选孩子还是选他。如果她选择离开他,深渊主宰不妨早点准备。

否则突然不理他,深渊主宰突然消失,他会起疑心。

然后她选择了他,就不用假装和他冷战了。

结果,米砂要求她与他断绝关系...她想找借口再次生他的气吗...

但是看到他不安的眼神,她不能继续用它来折磨他。

江予菲搂着他的胳膊笑了:“我不在乎过去,真的。”

阮,兴奋地问:“你原谅我了吗?”

“嗯。”江予菲点点头。

阮,抬起下巴,吻了吻她滚烫的薄唇:“老婆,我爱你……”

江予菲闭上眼睛,没有说“我也爱你”。

她只是在心里暗暗打坐。

两人正在热吻如胶似漆,阮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放开她,微微喘息着,接过电话。

“喂?”接通电话,他深张着嘴。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什么,阮田零勾起一个冷冷的弧度:“我知道。”

“你是谁?”江予菲疑惑地问道。

阮,收起手机,笑了笑:“邱的残党出现了。”

江予菲有点吃惊:“真的吗?”

“嗯,我这两天让人冒充我,他真的又出现了。现在我的人正在逮捕他。”阮,傲然一笑:“等我把他们赶走,以后就没人来对付我们了。”

江予菲微微垂下眼睛,遮住那双奇怪的眼睛。

难道真的是邱的残迹?

你不是南宫家的吗?

“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出去。”阮天玲突然对她说。

江予菲抓住他的手说:“你要去哪里?”

“你自己去看吧,别担心,我会没事的。”

“别走,等抓到了再说。”

“真的没什么。”阮天玲亲了亲她的额头,起身告辞。

以为孩子还没有出生,他们当然不敢和阮来往。

阮、应该是安全的。

这么一想,她就放心了。

阮天玲走了,她没有心思继续看电视。

江予菲上楼回到卧室休息。

她推开卧室的门,突然发现一个女人站在房间里——

她吓了一跳,差点尖叫起来。

女人转过身,微微笑了笑:“吓到你了?”

是米砂!

江予菲慌张的关上门。“你在这里做什么?你是怎么进来的?!"

通向阳台的玻璃门开着,风从外面吹进来,白色的蕾丝窗帘轻轻飘动。

“这里的安全系统做的很好,但是还是有漏洞。我很容易进入这里。”米砂双臂抱胸,微微笑道:

江予菲靠在门上,脸色苍白。

这个地方,连仇一白的人一开始都进不去。

她轻而易举就进来了,可见她的能力有多可怕。

如果她在半夜突然闯进来,就有必要杀死阮。

“你在这里干什么?”江予菲淡淡问道。

“我会让你知道,你该准备了……”

******************

米砂离开后,江予菲坐在床上,感到很虚弱。

她告诉自己,这种痛苦算不了什么。

“我和你离婚了,深渊主宰事情发生在我决定和她订婚的时候!深渊主宰”

“关我什么事!你早就脏了!”

她真是个白痴。那时候他有那么多女人,她还那么爱他。她瞎了吗?

这样一个龌龊的男人,她会看上,她吃错了什么药!

上帝,如果你让我重生,你不断让我后悔当初的盲目。

现在我已经非常非常非常后悔自己爱上了阮。你就大发慈悲吧,别再惩罚我了,让我早点离开他好吗?

她的话让阮很不舒服。

他紧紧地抱住她,咬牙切齿地说:“嫌弃我脏。以前给你的时候你不喜欢!”

江予菲厌恶地皱起眉头:“住手!”

“好吧,我不说我做的!我相信你的身体会比你的嘴更诚实!”阮,把她抱起来,按在床上。

他紧绷的胸膛贴着她的脸,他的气味如此强烈,以至于江予菲无法呼吸。

他用手托着下巴,薄嘴唇压着,江予菲推开他,让他干呕了一下。

阮天玲怔住了,他烦躁地起身,脱下睡衣,转向其他房间。

江予菲在床边呕吐了一会儿,然后他感觉好多了。

她仰面躺在床上,头发像瀑布一样散开,手掌大小的小脸非常苍白。

微微闭上眼睛,江予菲自言自语道,没事的,迟早有一天会摆脱他的。所以没关系。如果她坚持,她会一直寻找机会彻底摆脱他。

那天晚上,很多人都没睡好。

*******

第二天一早,阮,敲门,叫起床。

她不想和他一起去出差。她背对着门,没有回应他。

阮直接打开门走了进来,穿着一身休闲装,看上去潇洒帅气。

“起来开始吧。”

那人微微勾着嘴。他突然掀开被子,把她拉了起来。他迅速把它扛在肩上,大步向外走去。

“你干什么,让我失望!”江予菲的睡意立刻消失了。她握了握手,狠狠地打了他一顿,但对阮来说并不痛。

“你不起来,我直接带你下去。”男人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嘴角总是带着邪魅的笑意。

江予菲因烦恼而脸红。“你放下我,我要换衣服。”

“同意和我一起去?”

“可以!”

她敢不去吗?如果她不去,就会被冲昏头脑。最好听话,不要丢脸。

江予菲换了衣服,穿着柔软的平底鞋下楼。李婶也赶紧给她收拾了一箱行李,放在后备箱里。

阮天玲帮她上车,坐在她旁边,然后吩咐司机开车去机场。

他们的飞机早上八点就到了,所以起得很早,连早饭都没吃。

好在李阿姨准备了早餐,放在饭盒里,让他们坐在车里吃。

江予菲靠着门坐着,和阮田零保持一点距离。

她裹着一件长外套和太阳镜,向后靠着睡了一会儿。

她昨晚没睡好,现在困了。

阮田零打开饭盒,里面有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她最喜欢的南瓜派。“我和你离婚了,事情发生在我决定和她订婚的时候!”

“关我什么事!你早就脏了!”

她真是个白痴。那时候他有那么多女人,她还那么爱他。她瞎了吗?

这样一个龌龊的男人,她会看上,她吃错了什么药!

上帝,如果你让我重生,你不断让我后悔当初的盲目。

现在我非常非常后悔爱上了阮。你就大发慈悲吧,别再惩罚我了,让我早点离开他好吗?

她的话让阮很不舒服。

他紧紧地抱住她,咬牙切齿地说:“嫌弃我脏。以前给你的时候你不喜欢!”

江予菲厌恶地皱起眉头:“别说了!”

“好吧,我不说我做的!我相信你的身体会比你的嘴更诚实!”阮,把她抱起来,按在床上。

他紧绷的胸膛贴着她的脸,他的气味如此强烈,以至于江予菲无法呼吸。

他用手托着下巴,薄嘴唇压着,江予菲推开他,让他干呕了一下。

阮天玲怔住了,他烦躁地起身,脱下睡衣,转向其他房间。

江予菲在床边呕吐了一会儿,然后他感觉好多了。

她仰面躺在床上,头发像瀑布一样散开,手掌大小的小脸非常苍白。

微微闭上眼睛,江予菲自言自语道,没事的,迟早有一天会摆脱他的。所以没关系。如果她坚持,她会一直寻找机会彻底摆脱他。

那天晚上,很多人都没睡好。

*******

第二天一早,阮,敲门,叫起床。

她不想和他一起去出差。她背对着门,没有回应他。

阮直接打开门走了进来,穿着一身休闲装,看上去潇洒帅气。

“起来开始吧。”

那人微微勾着嘴。他突然掀开被子,把她拉了起来。他迅速把它扛在肩上,大步向外走去。

“你干什么,让我失望!”江予菲的睡意立刻消失了。她握了握手,狠狠地打了他一顿,但对阮来说并不痛。

“你不起来,我直接带你下去。”男人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嘴角总是带着邪魅的笑意。

江予菲因烦恼而脸红。“你放下我,我要换衣服。”

“同意和我一起去?”

“可以!”

她敢不去吗?如果她不去,就会被冲昏头脑。最好听话,不要丢脸。

江予菲换了衣服,穿着柔软的平底鞋下楼。李婶也赶紧给她收拾了一箱行李,放在后备箱里。

阮天玲帮她上车,坐在她旁边,然后吩咐司机开车去机场。

他们的飞机早上八点就到了,所以起得很早,连早饭都没吃。

好在李阿姨准备了早餐,放在饭盒里,让他们坐在车里吃。

江予菲靠着门坐着,和阮田零保持一点距离。

她裹着一件长外套和太阳镜,向后靠着睡了一会儿。

她昨晚没睡好,现在困了。

阮田零打开饭盒,里面有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她最喜欢的南瓜派。

阮田零打开饭盒,深渊主宰里面有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她最喜欢的南瓜派。

他把南瓜饼送到她嘴里喂她。

美味的南瓜派就在眼前,深渊主宰但是江予菲一点胃口都没有。

她微微没有开腔:“我不吃,你吃。”

“不吃怎么行,你不吃,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要有均衡的营养,孩子才会发育好。”阮天灵搬出了真相,江予菲吃不下饭。

她伸出手,拿起南瓜派自己吃了,没有他喂。

吃完一块,阮,给了她一个包子,咬了一口,露出了包子里的蘑菇和猪肉馅。

突然闻到这个味道,她吃不下了。

她勉强吞下嘴里的包子,把剩下的扔进了饭盒。“我不想吃。”

“吃一点?再吃一个。”

“我真的不想吃!”

阮,打开一盒牛奶,插了一根吸管递给她:“喝点牛奶。”

江予菲推开他的手,眉头精致地皱着,他摇摇头说他不会吃东西。

阮、并不生气。他放下牛奶,问她:“你想吃什么?现在就买吧。”

“我什么都不想吃,我想睡觉。”江予菲看着窗外,他的小脸半埋在宽大的衣服里,沉默着不再出声。

阮,见她脸色苍白,知道她实在没有胃口。

他不禁觉得怀孕期间的女人有点难伺候。

有时候,他们想吃的东西很奇怪,有时候,他们什么也不想吃。反正他们的胃口是由肚子里的宝宝决定的。

还好他的宝宝没有太麻烦人,至少不会大吵大闹半夜吃饭或者冬天吃冰淇淋。

但是,楚浩艳和他分享的是,女儿还在妻子肚子里的时候,她很麻烦。

每天半夜,他睡得正香的时候,他老婆就会醒过来喊着吃这个吃那个。

他经常半夜起来开车给她买吃的。

但是谁还在半夜卖菜?

为了买吃的,他会在外面搜一个多小时,最后弄点回来。结果,公梅睡着了,什么也没吃。

虽然楚浩岩被折磨死了,但他很开心。

楚皓言最受不了的是公美冬天想吃冰淇淋。孕妇冬天吃冰淇淋可不是闹着玩的。出了问题怎么办?

偏偏红梅要吃饭。如果她不吃,她就不会吃。

楚严昊私下和他分享这些经历时,说话很沧桑,拍拍他的肩膀,同情他的未来。

当时他听着,只是随口一笑,完全不以为意。

江予菲怀了他的孩子。是的,但是他已经安排了很多人照顾她,所以楚浩艳的经历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他安排的人会好好照顾她,他不需要亲自来。

不过,现在的阮,却是有些羡慕褚皓言了。

他也想为江予菲做点什么,但不要以为他知道她不需要他做什么。

阮,忽然有点醒了,有些经历甚至对他来说都是必然的。

他垂下眼睛,勾着嘴唇,拿起江予菲吃剩的包子,放进嘴里。阮田零打开饭盒,里面有热气腾腾的馒头和她最喜欢的南瓜派。

他把南瓜饼送到她嘴里喂她。

美味的南瓜派就在眼前,但是江予菲一点胃口都没有。

她微微没有开腔:“我不吃,你吃。”

“不吃怎么行,你不吃,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吃。要有均衡的营养,孩子才会发育好。”阮天灵搬出了真相,江予菲吃不下饭。

她伸出手,拿起南瓜派自己吃了,没有他喂。

吃完一块,阮,给了她一个包子,咬了一口,露出了包子里的蘑菇和猪肉馅。

突然闻到这个味道,她吃不下了。

她勉强吞下嘴里的包子,把剩下的扔进了饭盒。“我不想吃。”

“吃一点?再吃一个。”

“我真的不想吃!”

阮,打开一盒牛奶,插了一根吸管递给她:“喝点牛奶。”

江予菲推开他的手,眉头精致地皱着,他摇摇头说他不会吃东西。

阮、并不生气。他放下牛奶,问她:“你想吃什么?现在就买吧。”

“我什么都不想吃,我想睡觉。”江予菲看着窗外,他的小脸半埋在宽大的衣服里,沉默着不再出声。

阮,见她脸色苍白,知道她实在没有胃口。

他不禁觉得怀孕期间的女人有点难伺候。

有时候,他们想吃的东西很奇怪,有时候,他们什么也不想吃。反正他们的胃口是由肚子里的宝宝决定的。

还好他的宝宝没有太麻烦人,至少不会大吵大闹半夜吃饭或者冬天吃冰淇淋。

但是,楚浩艳和他分享的是,女儿还在妻子肚子里的时候,她很麻烦。

每天半夜,他睡得正香的时候,他老婆就会醒过来喊着吃这个吃那个。

他经常半夜起来开车给她买吃的。

但是谁还在半夜卖菜?

为了买吃的,他会在外面搜一个多小时,最后弄点回来。结果,公梅睡着了,什么也没吃。

虽然楚浩岩被折磨死了,但他很开心。

楚皓言最受不了的是公美冬天想吃冰淇淋。孕妇冬天吃冰淇淋可不是闹着玩的。出了问题怎么办?

偏偏红梅要吃饭。如果她不吃,她就不会吃。

楚严昊私下和他分享这些经历时,说话很沧桑,拍拍他的肩膀,同情他的未来。

当时他听着,只是随口一笑,完全不以为意。

江予菲怀了他的孩子。是的,但是他已经安排了很多人照顾她,所以楚浩艳的经历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他安排的人会好好照顾她,他不需要亲自来。

不过,现在的阮,却是有些羡慕褚皓言了。

他也想为江予菲做点什么,但不要以为他知道她不需要他做什么。

阮,忽然有点醒了,有些经历甚至对他来说都是必然的。

他垂下眼睛,勾着嘴唇,拿起江予菲吃剩的包子,放进嘴里。

深渊主宰

当江予菲回头看时,深渊主宰他发现饭盒里的食物不见了。

包括她吃的那半个包子!深渊主宰

她惊讶地心想,他把它们都吃了?

“怎么了?”阮天玲侧着眼睛问她。

“没什么,我得去机场。”她淡淡地把目光移开,墨镜下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情绪。

戴墨镜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让人看不透她的想法。

“还有十分钟,你可以闭上眼睛休息一下。”阮天玲帮她把座椅靠背调好,让她躺得更舒服。

江予菲不适应他今天的行为。

今天他对她很好,处处照顾她。她不习惯。

但她什么也没表现出来,闭上眼睛打起瞌睡来。

车子到了机场,安检后他们直接去登机,几乎踩着飞机上的想法。

飞机飞上了天空。江予菲坐在窗前,看着蓝天白云和耀眼的金色阳光,不知不觉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他们要去的城市是D,也就是她上次逃跑后待的地方。

*******

d市机场。

一辆亮黑色的车缓缓停下,龚少勋戴着墨镜走了出来。

他后面跟着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助手,一个是他的工作人员。

助手提着手提箱,他们一起走进机场大厅。

“二少,你放心参加比赛吧。等你拿着冠军回来,我们给你庆祝。”男人笑着对他说。

龚少勋嚼着口香糖,好看的薄唇微微动了动:“记住我跟你说的,别偷懒!”

“不行,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嫂子。”

龚少勋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助手去安检。

在他们准备离开之前,人们看着他走进大厅。

在出口的另一边,带着阮,出来了,后面跟着几个助手。

龚少勋的人正准备上车,突然看见前面有江予菲。

他很纳闷,觉得这个女人和他们要找的女人长得很像。

但他只见过她一次,时间间隔太长,记不起她的样子。

男人不想错过任何机会,他走到他面前,想近距离确认。

阮天玲一眼就发现了他的动作,他向几个助手打了个眼色。

立刻有两个人上前拦住他:“你打算怎么办?”

他们认为他是怀有恶意的人。

“别误会,我只是看到一个熟人。”那些人冲着坐在车里的江予菲喊道:“嫂子,是你吗?”

对手下吼完之后,他后悔了。

嫂子根本不认识他。他打电话给她嫂子。她没有把他当成疯子。

江予菲微微皱起眉头。阮田零侧身一看,把门砰的一声关上,遮住了她的视线。

“开车!”他冷冷地命令司机。

司机不敢久留,立刻开车走了。

“你认识他吗?”阮天玲阴阳怪气地问她。

江予菲摘下墨镜,表情冷漠:“我不知道。”

“你不认识他,他为什么叫你嫂子?”

“我怎么知道!”

“我记得你上次逃跑,是去d市。你已经在这里住了半个多月了。你认识谁,做了什么?”阮、步步紧逼,就像审讯犯人一样。当江予菲回头看时,他发现饭盒里的食物不见了。

包括她吃的那半个包子!

她惊讶地心想,他把它们都吃了?

“怎么了?”阮天玲侧着眼睛问她。

“没什么,我得去机场。”她淡淡地把目光移开,墨镜下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情绪。

戴墨镜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让人看不透她的想法。

“还有十分钟,你可以闭上眼睛休息一下。”阮天玲帮她把座椅靠背调好,让她躺得更舒服。

江予菲不适应他今天的行为。

今天他对她很好,处处照顾她。她不习惯。

但她什么也没表现出来,闭上眼睛打起瞌睡来。

车子到了机场,安检后他们直接去登机,几乎踩着飞机上的想法。

飞机飞上了天空。江予菲坐在窗前,看着蓝天白云和耀眼的金色阳光,不知不觉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他们要去的城市是D,也就是她上次逃跑后待的地方。

*******

d市机场。

一辆亮黑色的车缓缓停下,龚少勋戴着墨镜走了出来。

他后面跟着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助手,一个是他的工作人员。

助手提着手提箱,他们一起走进机场大厅。

“二少,你放心参加比赛吧。等你拿着冠军回来,我们给你庆祝。”男人笑着对他说。

龚少勋嚼着口香糖,好看的薄唇微微动了动:“记住我跟你说的,别偷懒!”

“不行,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嫂子。”

龚少勋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助手去安检。

在他们准备离开之前,人们看着他走进大厅。

在出口的另一边,带着阮,出来了,后面跟着几个助手。

龚少勋的人正准备上车,突然看见前面有江予菲。

他很纳闷,觉得这个女人和他们要找的女人长得很像。

但他只见过她一次,时间间隔太长,记不起她的样子。

男人不想错过任何机会,他走到他面前,想近距离确认。

阮天玲一眼就发现了他的动作,他向几个助手打了个眼色。

立刻有两个人上前拦住他:“你打算怎么办?”

他们认为他是怀有恶意的人。

“别误会,我只是看到一个熟人。”那些人冲着坐在车里的江予菲喊道:“嫂子,是你吗?”

对手下吼完之后,他后悔了。

嫂子根本不认识他。他打电话给她嫂子。她没有把他当成疯子。

江予菲微微皱起眉头。阮田零侧身一看,把门砰的一声关上,遮住了她的视线。

“开车!”他冷冷地命令司机。

司机不敢久留,立刻开车走了。

“你认识他吗?”阮天玲阴阳怪气地问她。

江予菲摘下墨镜,表情冷漠:“我不知道。”

“你不认识他,他为什么叫你嫂子?”

“我怎么知道!”

“我记得你上次逃跑,是去d市。你已经在这里住了半个多月了。你认识谁,做了什么?”阮、步步紧逼,就像审讯犯人一样。

江予菲的眉头越皱越深。“我觉得我没有义务告诉你这些。”

下巴突然被捏住,深渊主宰阮天玲转过头,深渊主宰她看到他的眼神有一种强烈的阴沉。

“说,那半个月你都干了什么!”

江予菲不知道自己迷恋什么。她用力拉他的手,小脸冰冷。“不关你的事!我所做的一切都与你无关,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我是你男人!”阮、霸气的宣布,就像是在宣告‘我是你的主人’。

江予菲对他冷冷一笑,不想和他说话。

意识到气氛不对,司机已经举起了中间的隔离玻璃。

得不到她的回应,阮天玲更生气了,“你怎么不说话!别以为你不告诉我我就查不出来!等我查出点什么,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予菲讽刺地笑了:“那你可以查,反正你也可以查。”

她什么都没做。她不怕他查出来。即使她做了什么,她也不会害怕。

他认为她是谁?

阮天灵紧紧抿了一口薄唇,独自坐着生气。

死女人,你不说我有的是办法知道,现在你可以闭嘴了。等我发现了,我就看你怎么自圆其说了!

阮天玲一路沉默,身体发出的低气压几乎可以凝结空。

江予菲完全不理他,当他不出声时,她乐得清闲。

*****

车没有开到酒店,而是来到了半山腰的别墅区。

这里别墅不多,但各有风格。这座山绿化良好,风景优美。

汽车慢慢停在一所小房子前。

阮天玲打开车门,下了车,不顾江予菲,自己走进别墅。

司机拿着行李走了出来,让江予菲毕恭毕敬地走在前面。他跟着。

“这是什么地方?”走进客厅,轻轻的问阮田零。

“这是我借的别墅,过几天我们就住在这里。”阮天玲对她说,伸手拉着她的手,带她上楼。

这里的楼梯是乳白色油漆的木质楼梯,复古又时尚。

来到二楼,阮田零推开卧室门,把她带到阳台上。

阳台宽大,栏杆外挂着许多花盆,里面种着小白黄雏菊。

雏菊盛开。风一吹,花就摇曳,很美。

阮,从后面抱住了她。江予菲环顾四周,可以看到两座欧式别墅,杜鹃花和许多粉红色和白色或鲜红色的花种植在山上。

“这里环境很好吗?”男人的脸贴在她的脸上,笑着问。

这一刻他不会生气,可以和她舒服的欣赏风景。

江予菲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这里的气息非常清新。

她拉着阮田零的手,从他身边走开:“我以为你是来出差的。”

她的疏远使阮,微微沉下脸来。

他把手放在栏杆上。“我是来出差的。”

“但我觉得你是来度假的。”

“你现在怀孕了,需要休息。这个地方很适合你住。”他是为了她才特意找到这所房子的。江予菲的眉头越皱越深。“我觉得我没有义务告诉你这些。”

下巴突然被捏住,阮天玲转过头,她看到他的眼神有一种强烈的阴沉。

“说,那半个月你都干了什么!”

江予菲不知道自己迷恋什么。她用力拉他的手,小脸冰冷。“不关你的事!我所做的一切都与你无关,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我是你男人!”阮、霸气的宣布,就像是在宣告‘我是你的主人’。

江予菲对他冷冷一笑,不想和他说话。

意识到气氛不对,司机已经举起了中间的隔离玻璃。

得不到她的回应,阮天玲更生气了,“你怎么不说话!别以为你不告诉我我就查不出来!等我查出点什么,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予菲讽刺地笑了:“那你可以查,反正你也可以查。”

她什么都没做。她不怕他查出来。即使她做了什么,她也不会害怕。

他认为她是谁?

阮天灵紧紧抿了一口薄唇,独自坐着生气。

死女人,你不说我有的是办法知道,现在你可以闭嘴了。等我发现了,我就看你怎么自圆其说了!

阮天玲一路沉默,身体发出的低气压几乎可以凝结空。

江予菲完全不理他,当他不出声时,她乐得清闲。

*****

车没有开到酒店,而是来到了半山腰的别墅区。

这里别墅不多,但各有风格。这座山绿化良好,风景优美。

汽车慢慢停在一所小房子前。

阮天玲打开车门,下了车,不顾江予菲,自己走进别墅。

司机拿着行李走了出来,让江予菲毕恭毕敬地走在前面。他跟着。

“这是什么地方?”走进客厅,轻轻的问阮田零。

“这是我借的别墅,过几天我们就住在这里。”阮天玲对她说,伸手拉着她的手,带她上楼。

这里的楼梯是乳白色油漆的木质楼梯,复古又时尚。

来到二楼,阮田零推开卧室门,把她带到阳台上。

阳台宽大,栏杆外挂着许多花盆,里面种着小白黄雏菊。

雏菊盛开。风一吹,花就摇曳,很美。

阮,从后面抱住了她。江予菲环顾四周,可以看到两座欧式别墅,杜鹃花和许多粉红色和白色或鲜红色的花种植在山上。

“这里环境很好吗?”男人的脸贴在她的脸上,笑着问。

这一刻他不会生气,可以和她舒服的欣赏风景。

江予菲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这里的气息非常清新。

她拉着阮田零的手,从他身边走开:“我以为你是来出差的。”

她的疏远使阮,微微沉下脸来。

他把手放在栏杆上。“我是来出差的。”

“但我觉得你是来度假的。”

“你现在怀孕了,需要休息。这个地方很适合你住。”他是为了她才特意找到这所房子的。

即使他只在这里出差几天,深渊主宰他也会让她过得很舒服。

江予菲看了他一眼,深渊主宰完全无法理解他的意图。

“去做你的工作吧,我想休息一下。”

昨晚没睡好。他一大早就挖了出来,她的小脸上已经满是疲惫。

阮,也知道她需要休息。他点点头,指了指里面的卧室:“好了,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了。待会儿我出去带你去吃。”

“楼下有吃的吗?”江予菲皱眉问他。

她不想开车出去吃饭。今天她很累,只想呆在一个地方。

阮田零点点头:“楼下冰箱里有吃的。”

“你不用担心我,我可以做点吃的。我不想出去,去做你的事吧。”江予菲转身走进卧室,掀开被子,坐在床上。

床上用品是新的,她脱下鞋子和外套,安然躺下,在被子下睡意朦胧地打着哈欠。

阮,看着她,很累,她后悔不顾自己的意愿,带她来陪他。

但是他觉得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不舒服。

她现在患有抑郁症,所以不允许她出去散步。她在家闷了很久,脑子总是胡思乱想。

其实他也是学心理学的,知道治疗心理疾病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患者愉悦。

多出去玩,让他们忘记不愉快的事情。

想到这,他认为他带她来这里的决定是正确的。

阮天灵关掉通往阳台的玻璃门,拉上落地窗帘,然后悄悄离开房间。

江予菲听到关门的声音,然后他闭上眼睛睡着了。

********

她睡了很久,下午两点才醒。

她一天大部分时间没吃东西,醒来后肚子咕咕叫。

江予菲揉了揉干瘪的肚子,心想她必须起来做饭,否则她会饿死肚子里的孩子。

穿着鞋子下楼,她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炒鸡蛋味。

谁在厨房做饭?

江予菲走到厨房门口,看见一个高个子男人背对着她,手里拿着一把小铲子,在锅里煎鸡蛋。

煎了几下后,阮田零用筷子夹了一块尝了尝。浓浓的剑眉微微蹙了一下,又咸了!

他把所有的煎蛋都倒进了垃圾桶,清洗了锅,打算再做一次。

江予菲走进厨房,发现垃圾桶里装满了废弃的鸡蛋和蛋壳。

他浪费了多少鸡蛋?

阮,转过身来看她,那俊俏的脸一点也不尴尬:“你去坐,我马上就来。”

江予菲有点惊讶他会亲自为她做饭。

但他确定,他做的菜可以吃吗?

他可以肯定,能做多久?

江予菲卷起袖子,打开冰箱,看着里面满满的食材,不知道该怎么办。

阮来到身边,关上冰箱门,不让她动:“今天我做饭,你去休息。”

“不用,我自己可以。”江予菲打开冰箱,淡淡地回绝了他。

“我说今天就做!”阮天玲又嘭地关上冰箱门,不肯让她和他一起急着做饭。

他看起来好像做饭是一件很热的事情。即使他只在这里出差几天,他也会让她过得很舒服。

江予菲看了他一眼,完全无法理解他的意图。

“去做你的工作吧,我想休息一下。”

昨晚没睡好。他一大早就挖了出来,她的小脸上已经满是疲惫。

阮,也知道她需要休息。他点点头,指了指里面的卧室:“好了,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了。待会儿我出去带你去吃。”

“楼下有吃的吗?”江予菲皱眉问他。

她不想开车出去吃饭。今天她很累,只想呆在一个地方。

阮田零点点头:“楼下冰箱里有吃的。”

“你不用担心我,我可以做点吃的。我不想出去,去做你的事吧。”江予菲转身走进卧室,掀开被子,坐在床上。

床上用品是新的,她脱下鞋子和外套,安然躺下,在被子下睡意朦胧地打着哈欠。

阮,看着她,很累,她后悔不顾自己的意愿,带她来陪他。

但是他觉得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不舒服。

她现在患有抑郁症,所以不允许她出去散步。她在家闷了很久,脑子总是胡思乱想。

其实他也是学心理学的,知道治疗心理疾病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患者愉悦。

多出去玩,让他们忘记不愉快的事情。

想到这,他认为他带她来这里的决定是正确的。

阮天灵关掉通往阳台的玻璃门,拉上落地窗帘,然后悄悄离开房间。

江予菲听到关门的声音,然后他闭上眼睛睡着了。

********

她睡了很久,下午两点才醒。

她一天大部分时间没吃东西,醒来后肚子咕咕叫。

江予菲揉了揉干瘪的肚子,心想她必须起来做饭,否则她会饿死肚子里的孩子。

穿着鞋子下楼,她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炒鸡蛋味。

谁在厨房做饭?

江予菲走到厨房门口,看见一个高个子男人背对着她,手里拿着一把小铲子,在锅里煎鸡蛋。

煎了几下后,阮田零用筷子夹了一块尝了尝。浓浓的剑眉微微蹙了一下,又咸了!

他把所有的煎蛋都倒进了垃圾桶,清洗了锅,打算再做一次。

江予菲走进厨房,发现垃圾桶里装满了废弃的鸡蛋和蛋壳。

他浪费了多少鸡蛋?

阮,转过身来看她,那俊俏的脸一点也不尴尬:“你去坐,我马上就来。”

江予菲有点惊讶他会亲自为她做饭。

但是他确定,他做的菜可以吃吗?

他可以肯定,能做多久?

江予菲卷起袖子,打开冰箱,看着里面满满的食材,不知道该怎么办。

阮来到身边,关上冰箱门,不让她动:“今天我做饭,你去休息。”

“不用,我自己可以。”江予菲打开冰箱,淡淡地回绝了他。

“我说今天就做!”阮天玲又嘭地关上冰箱门,不肯让她和他一起急着做饭。

他看起来好像做饭是一件很热的事情。

深渊主宰

他看起来好像做饭是一件很热的事情。

江予菲知道他不讲道理。没人能带走他。

她侧身问他:“你给我做什么吃的?”

“鸡蛋。”

“还有什么?”

阮田零微微蹙眉。“你想吃什么?”

她想吃很多,深渊主宰可问题是他连饭都吃不下!深渊主宰

“你会怎么做?”

“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一个自尊心很强的男人说,不允许她看不起她。

江予菲知道他在撒谎,她忍不住当着他的面说:吹吧,你连鸡蛋都做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估计,他会跟她多扯皮。

“你多久能做好?”她可以用另一种方式阻止他做饭。

阮,抬头看看表,不确定地说:“半小时,不,十五分钟!”

“好的,我给你十五分钟。你做不好,我就来。”然后她走出厨房。

阮,立刻转身开始炒鸡蛋。这十五分钟决定了他雄壮的时刻。

他一定要做好,他一定要做好!

江予菲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她忍受着极度的饥饿,等了十五分钟才过去。天知道,她真的饿了。

但是阮田零不知道她饿了。他做的事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怎么能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江予菲喝了一杯水,缓解了一点饥饿感。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七分钟了,还有八分钟...

还有五分钟...两分钟...

时间一到,江予菲立即去了厨房。

"阮,,时间到了,鸡蛋好了吗!"

“动手吧,去坐下,马上就能吃了。”阮天玲把她堵在厨房门口,推她坐到桌边。

江予菲往里瞥了一眼,发现他正在煮东西,热气腾腾,还有点像样。

她怀疑地看着他,转身坐下。

阮、急忙把锅端出来,放在餐桌上的木垫上,然后揭开锅盖。

江予菲看过去,顿时满脸黑线。

他做了最简单的煮鸡蛋!

他智商是负数吗?你能做的只有这些吗?

阮、给锅里加了凉水,鸡蛋现在不热了。

他拧起一个鸡蛋,在桌子上打碎,然后用他那双又长又漂亮的手慢慢剥开蛋壳,然后递给她那个又白又滑的鸡蛋。

“饿了就赶紧吃。”他咧嘴笑了笑,好像在给她吃大餐。

江予菲没有伸手去拿:“你能把这个给我吗?”

"...你先吃,垫垫肚子,我给你煮面。”他假装平静的说。

江予菲站起来,淡淡地说:“你吃,我煮面条。”

阮,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你不吃我给你做的东西吗?”

“我不喜欢这样。”

“我记得你以前吃过这个。”

“我现在不喜欢吃东西。”江予菲走到厨房,对他阴郁的外表完全无动于衷。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自己给她做饭,还自己帮她剥蛋壳。他的体贴就像丈夫对妻子的行为。

但他不是她的丈夫,她也不是他的妻子。他看起来好像做饭是一件很热的事情。

江予菲知道他不讲道理。没人能带走他。

她侧身问他:“你给我做什么吃的?”

“鸡蛋。”

“还有什么?”

阮田零微微蹙眉。“你想吃什么?”

她想吃很多,可问题是他连饭都吃不下!

“你会怎么做?”

“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一个自尊心很强的男人说,不允许她看不起她。

江予菲知道他在撒谎,她忍不住当着他的面说:吹吧,你连鸡蛋都做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估计,他会跟她多扯皮。

“你多久能做好?”她可以用另一种方式阻止他做饭。

阮,抬头看看表,不确定地说:“半小时,不,十五分钟!”

“好的,我给你十五分钟。你做不好,我就来。”然后她走出厨房。

阮,立刻转身开始炒鸡蛋。这十五分钟决定了他雄壮的时刻。

他一定要做好,他一定要做好!

江予菲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她忍受着极度的饥饿,等了十五分钟才过去。天知道,她真的饿了。

但是阮田零不知道她饿了。他做的事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怎么能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江予菲喝了一杯水,缓解了一点饥饿感。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七分钟了,还有八分钟...

还有五分钟...两分钟...

时间一到,江予菲立即去了厨房。

"阮,,时间到了,鸡蛋好了吗!"

“动手吧,去坐下,马上就能吃了。”阮天玲把她堵在厨房门口,推她坐到桌边。

江予菲往里瞥了一眼,发现他正在煮东西,热气腾腾,还有点像样。

她怀疑地看着他,转身坐下。

阮、急忙把锅端出来,放在餐桌上的木垫上,然后揭开锅盖。

江予菲看过去,顿时满脸黑线。

他做了最简单的煮鸡蛋!

他智商是负数吗?你能做的只有这些吗?

阮、给锅里加了凉水,鸡蛋现在不热了。

他拧起一个鸡蛋,在桌子上打碎,然后用他那双又长又漂亮的手慢慢剥开蛋壳,然后递给她那个又白又滑的鸡蛋。

“饿了就赶紧吃。”他咧嘴笑了笑,好像在给她吃大餐。

江予菲没有伸手去拿:“你能把这个给我吗?”

"...你先吃,垫垫肚子,我给你煮面。”他假装平静的说。

江予菲站起来,淡淡地说:“你吃,我煮面条。”

阮,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你不吃我给你做的东西吗?”

“我不喜欢这样。”

“我记得你以前吃过这个。”

“我现在不喜欢吃东西。”江予菲走到厨房,对他阴郁的外表完全无动于衷。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自己给她做饭,还自己帮她剥蛋壳。他的体贴就像丈夫对妻子的行为。

但他不是她的丈夫,她也不是他的妻子。

她永远不会忘记她和他的身份,深渊主宰更不会忘记他过去对她施加的每一次痛苦和羞辱。

阮、深渊主宰,我对你的恨,不是一个煮鸡蛋就能减一半的。

你一辈子给我煮鸡蛋,一辈子剥蛋壳,我不接受你的好意!

江予菲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面条,然后烧开水。

等水烧开的时候,她去切西红柿,打算做个西红柿鸡蛋汤。

阮田零一边熟练地切西红柿,一边端着锅走了进来,粗暴地把煮好的鸡蛋都倒进了垃圾桶。

包括他为她剥的鸡蛋。

白鸡蛋滚进垃圾桶,马上就脏了。

江予菲瞥了他一眼,他冷冷地勾着她的嘴唇:“我也不喜欢这种东西!”

他丢下锅,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这是他第一次心血来潮想到给一个人做饭,但是对方一点都不领情,一点都不在乎他的好!

既然她不稀罕,他凭什么稀罕?

扔掉,你就不会再做了!

江予菲盯着煮鸡蛋,但很遗憾。

今天,一个人在尽一切办法浪费食物。如果他没有食物,他会知道这些鸡蛋有多珍贵。

江予菲很快煮好了西红柿鸡蛋汤和面条。

她把面条挑进碗里,把煮好的汤倒上,加了点盐和调和油,把面条拿出来吃。

阮天玲坐在客厅看电视,看到她只端着一碗面出来。他全身的气压更冷更暗。

江予菲坐在小餐厅里,搅动着他的脸,他的食指在动着吃东西。

她饿得吃得很甜。

其实餐厅和客厅是一体的,只是餐厅在角落里,离客厅有一段距离。

但是阮还是闻到了面条的香味。

他一整天也没吃东西。他会饿,但他没有胃口。

他看了一眼江予菲,然后停下来看电视。

但是他不知道电视上有什么。

江予菲很快就吃得很好。她端着碗起床,去厨房擦碗,然后出来上楼。

阮天玲盯着她消失的背影,心里更加郁闷。

她怎么能只关心自己的胃而完全不关心他的胃!

她过去常常在他回家时找机会给他做饭。但是现在,她一点都不在乎他。为什么她对他的态度差距这么大?

是因为他心里没有她,配不上她吗?

现在他已经决定和她在一起,他已经开始对她好了。她为什么还这样?

阮向来高傲,女人对他就是勾手指头的问题。

虽然江予菲不会因为勾住手指而扑进他的怀里,但他说他想和她在一起。

她甚至开始对她好,自己给她做饭。

这些事情,他是第一次为女人做,连享受都没有。

他付出了那么多,她不应该感动吗,她不应该看到他对她好吗?

如果他这样对别的女人,估计她们都哭得一塌糊涂,对他死心塌地。

江予菲过去也爱他。她依然爱他。她永远不会忘记她和他的身份,更不会忘记他过去对她施加的每一次痛苦和羞辱。

阮、,我对你的恨,不是一个煮鸡蛋就能减一半的。

你一辈子给我煮鸡蛋,一辈子剥蛋壳,我不接受你的好意!

江予菲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面条,然后烧开水。

等水烧开的时候,她去切西红柿,打算做个西红柿鸡蛋汤。

阮田零一边熟练地切西红柿,一边端着锅走了进来,粗暴地把煮好的鸡蛋都倒进了垃圾桶。

包括他为她剥的鸡蛋。

白鸡蛋滚进垃圾桶,马上就脏了。

江予菲瞥了他一眼,他冷冷地勾着她的嘴唇:“我也不喜欢这种东西!”

他丢下锅,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这是他第一次心血来潮想到给一个人做饭,但是对方一点都不领情,一点都不在乎他的好!

既然她不稀罕,他凭什么稀罕?

扔掉,你就不会再做了!

江予菲盯着煮鸡蛋,但很遗憾。

今天,一个人在尽一切办法浪费食物。如果他没有食物,他会知道这些鸡蛋有多珍贵。

江予菲很快煮好了西红柿鸡蛋汤和面条。

她把面条挑进碗里,把煮好的汤倒上,加了点盐和调和油,把面条拿出来吃。

阮天玲坐在客厅看电视,看到她只端着一碗面出来。他全身的气压更冷更暗。

江予菲坐在小餐厅里,搅动着他的脸,他的食指在动着吃东西。

她饿得吃得很甜。

其实餐厅和客厅是一体的,只是餐厅在角落里,离客厅有一段距离。

但是阮还是闻到了面条的香味。

他一整天也没吃东西。他会饿,但他没有胃口。

他看了一眼江予菲,然后停下来看电视。

但是他不知道电视上有什么。

江予菲很快就吃得很好。她端着碗起床,去厨房擦碗,然后出来上楼。

阮天玲盯着她消失的背影,心里更加郁闷。

她怎么能只关心自己的胃而完全不关心他的胃!

她过去常常在他回家时找机会给他做饭。但是现在,她一点都不在乎他。为什么她对他的态度差距这么大?

是因为他心里没有她,配不上她吗?

现在他已经决定和她在一起,他已经开始对她好了。她为什么还这样?

阮向来高傲,女人对他就是勾手指头的问题。

虽然江予菲不会因为勾住手指而扑进他的怀里,但他说他想和她在一起。

她甚至开始对她好,自己给她做饭。

这些事情,他是第一次为女人做,连享受都没有。

他付出了那么多,她不应该感动吗,她不应该看到他对她好吗?

如果他这样对别的女人,估计她们都哭得一塌糊涂,对他死心塌地。

江予菲过去也爱他。她依然爱他。

深渊主宰

他对她很好。她应该再次爱上他。对他死心塌地。

但是为什么一切都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呢?

阮天玲怎么都想不通,深渊主宰心想这个女人的心思真是难以琢磨。

这时,深渊主宰颜悦叫住了他。

他盯着手机屏幕,对颜悦的深情越来越淡。

我曾经那么热烈地爱她,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也在无情的岁月里慢慢褪去。。。

手机响了好久,阮天玲才接通。

颜悦打了个电话给他,也没什么特别说的,只是关心他有没有吃东西,在做什么。

她总是在问,他在答。

阮天玲接了电话,向厨房走去。

他还打算煮面条吃。这个时候出去吃饭太麻烦了。他认为明天应该找一个仆人来照顾他们的日常生活。

但是这一次,他要一个人住了。

找仆人会打扰他和江予菲独处的时间。算了,不找了。

阮、走进厨房,打开锅盖,惊喜地发现里面还有很多面条。

旁边的汤碗盖着一个盖子,他打开盖子,汤碗里盛着西红柿鸡蛋汤。

江予菲留给他的!

阮田零的嘴不禁翘了起来,他的声音对颜悦色要好听得多。“岳越,我有事,先挂了,回去再谈。”

他收起电话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拿面,而是转身大步向楼上走去。

江予菲站在阳台上欣赏外面的风景。这里的美景让她一时忘记了一切,她的眼睛和心里都充满了这里的美景。

阮天玲推门进来了。当她看到自己柔软纤细的身材时,眼睛不禁加深了几分。

他走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嘴角扬起一个美丽的弧度:“面条是给我的吗?”

江予菲挣扎着,但没有挣脱他的手。

“没有,我煮的太多了,吃不完。”

“嘴是假的。”阮天玲心情很好,自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江予菲微微睁开眼睛:“信不信由你。”

“你给我煮面,我该怎么奖励你?”他靠近她的身体,顺手把手放在她的腰上。

江予菲微微皱起眉头:“我说那是我留下的,不是给你做饭的!”

“真的不是给我煮的吗?”

“可以!”

阮天玲微微敛去嘴角的笑意,目光阴沉的盯着她。

江予菲想,他又会生气了。

就在她以为他会生她的气的时候,他突然抓住她的后脑勺,吻了她的嘴唇。

一个吻落在她的唇上,阮田零的舌头很快伸了进去,缠着她的丁香小舌,一个耸人听闻的吮吸。

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个摄影师正拿着相机到处抓拍镜头。

突然,他的镜头里出现了一个场景。

在一座白色小房子的阳台上,一男一女接吻了。

阳台外,一排盛开的雏菊在风中摇曳。

接吻男女就像电影明星,身材气质俱佳。

他们接吻的那一刻,画面很美,很刺激。

摄影师毫不犹豫地按下快门,定格这个美好的瞬间,永远保存下来。他对她很好。她应该再次爱上他。对他死心塌地。

但是为什么一切都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呢?

阮天玲怎么都想不通,心想这个女人的心思真是难以琢磨。

这时,颜悦叫住了他。

他盯着手机屏幕,对颜悦的深情越来越淡。

我曾经那么热烈地爱她,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也在无情的岁月里慢慢褪去。。。

手机响了好久,阮天玲才接通。

颜悦打了个电话给他,也没什么特别说的,只是关心他有没有吃东西,在做什么。

她总是在问,他在答。

阮天玲接了电话,向厨房走去。

他还打算煮面条吃。这个时候出去吃饭太麻烦了。他认为明天应该找一个仆人来照顾他们的日常生活。

但是这一次,他要一个人住了。

找仆人会打扰他和江予菲独处的时间。算了,不找了。

阮、走进厨房,打开锅盖,惊喜地发现里面还有很多面条。

旁边的汤碗盖着一个盖子,他打开盖子,汤碗里盛着西红柿鸡蛋汤。

江予菲留给他的!

阮田零的嘴不禁翘了起来,他的声音对颜悦色要好听得多。“岳越,我有事,先挂了,回去再谈。”

他收起电话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拿面,而是转身大步向楼上走去。

江予菲站在阳台上欣赏外面的风景。这里的美景让她一时忘记了一切,她的眼睛和心里都充满了这里的美景。

阮天玲推门进来了。当她看到自己柔软纤细的身材时,眼睛不禁加深了几分。

他走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嘴角扬起一个美丽的弧度:“面条是给我的吗?”

江予菲挣扎着,但没有挣脱他的手。

“没有,我煮的太多了,吃不完。”

“嘴是假的。”阮天玲心情很好,自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江予菲微微睁开眼睛:“信不信由你。”

“你给我煮面,我该怎么奖励你?”他靠近她的身体,顺手把手放在她的腰上。

江予菲微微皱起眉头:“我说那是我留下的,不是给你做饭的!”

“真的不是给我煮的吗?”

“可以!”

阮天玲微微敛去嘴角的笑意,目光阴沉的盯着她。

江予菲想,他又会生气了。

就在她以为他会生她的气的时候,他突然抓住她的后脑勺,吻了她的嘴唇。

一个吻落在她的唇上,阮田零的舌头很快伸了进去,缠着她的丁香小舌,一个耸人听闻的吮吸。

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个摄影师正拿着相机到处抓拍镜头。

突然,他的镜头里出现了一个场景。

在一座白色小房子的阳台上,一男一女接吻了。

阳台外,一排盛开的雏菊在风中摇曳。

接吻男女就像电影明星,身材气质俱佳。

他们接吻的那一刻,画面很美,很刺激。

摄影师毫不犹豫地按下快门,定格这个美好的瞬间,永远保存下来。

江予菲挣扎着推开阮天灵,深渊主宰胸口因为愤怒不停地起伏。

如果她知道给他留面的结果是他一个强烈的吻,深渊主宰她绝对不会给他留面。

她愤怒地从唇边抹去他的气息,转身冷着脸走进卧室。

阮天玲笑得很开心,于是跟着进去拉着她的手。

“我知道你留给我的。”

江予菲生气地甩开他的手:“我说不!好吧,你不相信,是吗?我现在就甩了它!”

阮,忽然沉下脸来:“你不要走!”

“你控制我!”她急忙跑到外面,那个男人上前抓住了她。他投降说:“好吧,你不是留给我的,好吧!”

江予菲停下来,指着门。“你出去,我要休息。”

“你刚起来。”

“我现在又困了!”

阮、很生她的气,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可是一想到她怀了孩子,就给他煮了面,他也不能生气。

“你休息一下,但不要睡得太多。你可以在楼下的花园里散步。”

江予菲抿唇不语,他看了她几秒钟,转身离开,下楼去吃他的面条。

********

晚上,在酒吧的包厢里,当徐曼到达的时候,桌上已经有空两瓶了。

颜悦,喝醉了,拿着第三瓶,把杯子倒满酒,端起酒杯对她笑了笑:“好久不见,你来了。来和我喝一杯。”

徐曼走到她身边,可以闻到她的酒味。

“岳跃,你在干什么?为什么喝这么多酒?”

“我在这里不舒服!”颜悦放下酒杯,指了指胸口,然后用力拍了拍。

她的眼里满是泪水,满是悲伤的泪水。

“龙,你不知道,凌雅今天出差了。他带江予菲一起去出差了...今天早上我偷偷跟着他们,跟着他们到了D市。但是他们不知道我落后了...呵呵,我的跟踪技术很好……”

许漫微皱眉,心里为她难受。

“岳越,你怎么能这样对你?”

颜悦似乎没听见她在说什么,继续笑着:“我跟着他们,看着他们去D市半山区的别墅...那里的别墅很漂亮,阳台上摆满了雏菊,真的很美...他带她去那里度假,就他们两个...他从不带我出去度假……”

说到这里,颜悦转身抱住徐曼,哭了出来。

徐曼立刻慌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严月哭得这么伤心。

她安慰地拍拍身子,安慰她不要哭。

但越哭越难受,泪水浸湿了徐曼的衣服。

“很久了。如果我知道凌现在会喜欢上江,我不会选择一开始就坚持治疗...那时候我还不如去死。至少我可以让凌记住我一辈子...哦,太久了。我该怎么办?我觉得好不舒服,我讨厌江予菲!”

徐曼也很生气。她是个容易激动的人。

颜悦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的事就是她的事。现在的严月难过到比谁都焦虑。

“,别难过,阮大哥最爱你了。江予菲挣扎着推开阮天灵,胸口因为愤怒不停地起伏。

如果她知道给他留面的结果是他一个强烈的吻,她绝对不会给他留面。

她愤怒地从唇边抹去他的气息,转身冷着脸走进卧室。

阮天玲笑得很开心,于是跟着进去拉着她的手。

“我知道你留给我的。”

江予菲生气地甩开他的手:“我说不!好吧,你不相信,是吗?我现在就甩了它!”

阮,忽然沉下脸来:“你不要走!”

“你控制我!”她急忙跑到外面,那个男人上前抓住了她。他投降说:“好吧,你不是留给我的,好吧!”

江予菲停下来,指着门。“你出去,我要休息。”

“你刚起来。”

“我现在又困了!”

阮、很生她的气,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可是一想到她怀了孩子,就给他煮了面,他也不能生气。

“你休息一下,但不要睡得太多。你可以在楼下的花园里散步。”

江予菲抿唇不语,他看了她几秒钟,转身离开,下楼去吃他的面条。

********

晚上,在酒吧的包厢里,当徐曼到达的时候,桌上已经有空两瓶了。

颜悦,喝醉了,拿着第三瓶,把杯子倒满酒,端起酒杯对她笑了笑:“好久不见,你来了。来和我喝一杯。”

徐曼走到她身边,可以闻到她的酒味。

“岳跃,你在干什么?为什么喝这么多酒?”

“我在这里不舒服!”颜悦放下酒杯,指了指胸口,然后用力拍了拍。

她的眼里满是泪水,满是悲伤的泪水。

“龙,你不知道,凌雅今天出差了。他带江予菲一起去出差了...今天早上我偷偷跟着他们,跟着他们到了D市。但是他们不知道我落后了...呵呵,我的跟踪技术很好……”

许漫微皱眉,心里为她难受。

“岳越,你怎么能这样对你?”

颜悦似乎没听见她在说什么,继续笑着:“我跟着他们,看着他们去D市半山区的别墅...那里的别墅很漂亮,阳台上摆满了雏菊,真的很美...他带她去那里度假,就他们两个...他从不带我出去度假……”

说到这里,颜悦转身抱住徐曼,哭了出来。

徐曼立刻慌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严月哭得这么伤心。

她安慰地拍拍身体,安慰她不要哭。

但越哭越难受,泪水浸湿了徐曼的衣服。

“很久了。如果我知道凌现在会喜欢上江,我不会选择一开始就坚持治疗...那时候我还不如去死。至少我可以让凌记住我一辈子...哦,太久了。我该怎么办?我觉得好不舒服,我讨厌江予菲!”

徐曼也很生气。她是个容易激动的人。

颜悦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的事就是她的事。现在的严月难过到比谁都焦虑。

“,别难过,阮大哥最爱你了。

可惜,深渊主宰祁瑞刚完全不为所动。

“孩子得跟我回家。”

“孩子离不开妈妈。你带他回去,深渊主宰他看不见我就哭。”

莫兰没有夸张。

埃文现在最亲近的人是她。如果他晚上见不到她,肯定会哭。

瑞奇只是盯着莫兰,突然他笑了:“你在暗示我什么吗?”

“我暗示你什么?”莫兰不知道怎么眨眼。

齐瑞刚凑到她面前,低声说话:“你是在暗示我要带你一起走吗?”

“你……”莫兰瞪大了眼睛。

瑞奇只是笑得越来越邪恶:“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去,你可以直接说。齐家城堡很大,你可以住在那里。”

“谁稀罕!”莫兰忍不住大叫。

“哇——”埃文被她吓哭了,小家伙只是吼了几声。

齐瑞刚退后一步,拍了拍埃文的身体。小家伙又静了下来。

莫兰忍着怒火。“我说的是真的。如果你把孩子给我,我会每天带他来这里。你放心,我不会在老人醒来之前带走埃文的。”

“我说的是假的吗?”祁瑞刚问。

“你说什么?”

莫兰很快做出了反应。

他说,当他来到这里,没有理由埃文应该呆在酒店,不回家。

“齐瑞刚,我会好好照顾艾凡的。如果我不能好好照顾他,我会找到你的。”莫兰不得不再次退让。

齐瑞刚一点也不感动:“埃文一定要跟我回家,他应该回家生活。”

“但是……”

齐瑞刚邪恶地笑了笑:“你可以每天去城堡看他。”

“孩子是我的!”

“没有我你能生孩子吗?”

莫兰觉得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孩子从我肚子里出来了。有本事就让他从你肚子里出来!有能力十月怀孕,有能力也是女的!”

"..."祁瑞刚的脸色阴沉了几分。

莫兰愤怒地看着他。“如果你没有这些技能,就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他从我肚子里出来了,没人有资格带他走!”

祁瑞刚冷冷地哼了一声:“没有我的种子,你能生孩子吗?我有资格带孩子回家!”

莫兰听了他粗俗的话,更加羞愤。

“谁想给你生孩子!你强迫我生下埃文,现在你必须把他带走。不要狠心!”

“那你想要什么?”祁瑞刚轻飘飘的问道。

莫兰感到自己的胸部爆裂了。

他真的问她想要什么...

他怎么能这样欺负人?

莫兰的眼神很冷:“不再接受你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好的事!”

祁瑞刚冷着脸,目光冷得几乎要结冰。

“你这样的人,我就算死也不接受!不,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死了,我也不会爱上你!”

祁瑞刚的瘦已经抿成一条直线。

他散发出一股锐利的气息。在狭小的电梯里,空令人窒息。

“你说完了吗?”祁瑞刚锐利冰冷的眼睛看着她。

“做完了就让开。”

这时,电梯门开了。

莫兰站着不动。齐瑞刚绕过她,深渊主宰抱着埃文出去了。

莫兰紧紧地跟着他,深渊主宰直到他走到外面,站在车门前。

保镖恭敬地打开了门——

齐瑞刚抱着艾凡,弯腰坐了进去。

“别走!”莫兰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了回来。

齐瑞刚的表情很奇怪。莫兰没有注意到任何问题。他至死都没有松口:“别走,别走!”

“你这么舍不得我?”祁瑞刚盯着她,问道。

莫兰没反应过来。她刚才的行为和言语很容易让人误解。

她脸红了:“谁舍不得你!你把孩子给我,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只要孩子!”

“我是孩子的父亲……”

“我是他妈!”祁瑞刚被她打断了。

“艾凡姓齐,不是莫……”

“他也可以改姓,跟我姓。”

齐瑞刚冷冷哼了一声:“你敢?!"

“我有什么不能的?!"莫兰冷冷反击。

齐瑞刚也没跟她废话。“艾凡是齐家的后裔,而齐家就是他的家。他应该回家。”

“我是他妈妈,他必须和我在一起……”

“你不想让埃文回家?”祁瑞刚问:“你敢说你不想让艾凡做祁家的传人,不想让他回家,不想让他认我们?!"

"..."莫兰真的差点说出来。

以前她一个人的时候,真的什么话都敢说。

反正她什么都没有,也打不过祁瑞刚,只能说得好听一点。

但现在她不能这么鲁莽。

因为她有埃文。

如果她说话快,说不定齐瑞刚真的会把埃文带走,不让她再养他。

如果他知道她说的话,我怕她这辈子都不想见到孩子。

莫兰平静下来:“我没有这些意思。我只是不想你把孩子带走。这孩子不能没有母亲...我不能没有他……”

齐瑞刚眼神微微一动,忍不住脱口而出:“你可以跟我回去。”

“我不回去了!”莫兰下意识的拒绝了。“你把孩子给我,我能求你吗?”

祁瑞刚的眼神又变得冰冷。

她宁愿求他,也不愿跟他回去。她只是排斥齐的家人吗?

"要么你让我带埃文去,要么你和我一起去,你自己选择!"祁瑞刚张开手,语气很不好。

莫兰摇摇头。“我跟你离婚了。我不会回去的。你也不能带埃文。”

祁瑞刚的眼里突然充满了愤怒。

他把孩子摔进车里,严厉地告诉司机:“开车!”

“别走!”莫兰试图拉住他,很快被保镖拦住。

“让开——”

“大主妇,你还是跟我回去吧。”保镖站在她面前,态度很坚定。

莫兰不理他,使劲推他。保镖站在车门前,一动不动。

汽车启动时,莫兰的心里越来越焦虑。

“齐瑞刚,你给我埃文,你怎么能这样!”莫兰想跑到车前,保镖急忙抓住她。

“祁瑞刚——”莫兰拼命挣扎,没用。

莫兰被他的反问弄得心烦意乱。“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深渊主宰”

“你可以这么想最好。”

莫兰觉得她继续和祁瑞刚说话,深渊主宰她肯定生气了。

“那我们走吧!”

她抱着埃文大步走了。

祁瑞刚侧头看着她的背影,漆黑的眼睛让人看不清心情。

莫兰抱着埃文,在电梯前等候。

丁-

电梯门打开了。

莫兰立刻看着里面的祁瑞森。

“莫兰?!"齐瑞刚很惊讶,然后又有些开心。“你和埃文什么时候来的?”

“我昨天早上来的。”莫兰微微笑了笑。“你是来看老人的,对吗?我们刚看见他,正要回去。”

“你住在哪里?我会送你回去的。”祁瑞森直接说道,没有征求她的意见。

莫兰摇摇头。“不,埃文和我暂时住在城堡里……”

齐瑞森明确地点点头:“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了,去看看老人,我们可以自己回去。”

齐瑞森笑着说:“我正好有事要问你,就顺便送你回去。”

“不如找个地方聊聊。”

“好了,走吧,我们找个咖啡店聊聊。”

莫兰只好点头,走进电梯,和他一起下楼。

莫兰不知道祁瑞森想问她什么。

他们去咖啡店点了咖啡后,祁瑞森没有急着问他问题,而是问了她最近的情况。

“挺好的。”莫兰没多说什么。

祁瑞森想问问她和祁瑞刚感情上的进展,想了想还是算了。

也许她不想告诉他。

“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莫兰拿了杯咖啡问他。

祁瑞森这才进入正题。

“你认识沈云培吗?”他问。

莫兰愣住了,心跳突然加快了一点。“嗯,我知道,怎么了?”

“这次他被她伤害了。你是不是很了解她,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对付齐家?”

好像祁瑞森什么都不知道。

还有,齐瑞刚最讨厌私生子,结果他也是私生子,自然不会告诉别人。

莫兰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

“我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

她的回答,祁瑞森早就预料到了。

“我觉得她一开始就利用了你。”他说。

莫兰点点头:“应该是占了我的便宜。”

“她接近你的时候有没有透露什么信息?”

莫兰做出了一种思考方式,”...似乎不是。”

齐瑞森不禁有些失望:“我不知道齐瑞刚带她去哪了。找不到人,也没有机会问她为什么。你也知道,这一次老头被打死了,我还得管。”

莫兰理解地点点头。

祁瑞森真的应该关心。

沈云培已经伤害了祁瑞刚和祁老爷子。祁瑞森一定担心自己会是下一个。他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是很自然的。

况且老人也是那样的。作为一个儿子,他应该找出真相。

但真相太让人吃惊了,莫兰说不出来。

齐瑞森突然若有所思地问:“莫兰,你现在和齐瑞刚是什么关系?”

他突然问,深渊主宰莫兰反应了一下。

估计只是骗了祁瑞森,深渊主宰莫兰不想骗他。

“我和他...估计这是不可能的。”

齐瑞森微微一愣:“怎么回事?”

莫兰笑笑:“没什么,其实我就是想一个人养埃文。”

祁瑞森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是……”他的眼睛变暗了。

“齐瑞森,我现在很好,真的!”莫兰打断了他。

齐瑞森什么都知道。

果然,他的追击只给莫兰带来了麻烦。

齐瑞森自然转移了话题:“莫兰,我想问你一件事。”

“是什么?”

“这次,我想你会留在伦敦。我想让你帮我找到沈云培在哪里。齐瑞刚不让我插手任何事,但我什么也做不了。”

莫兰的惊愕-

“怎么了?有什么困难吗?”祁瑞森察言观色地问。

挺难的!

她根本帮不了他。

齐瑞森安慰她:“你放心,我没让你卷进我和齐瑞刚之间的问题。我就想知道沈云培在哪里,别的你不用管。”

莫兰无法拒绝他。

"...好吧,我会留意你的。”

齐瑞森感激地笑了笑:“谢谢。”

莫兰突然羞于面对他。

齐瑞森帮了她那么多,为她做了那么多。他很少向她求助,但她帮不了他。她见到他真的很惭愧。

没坐多久,莫兰抱着埃文离开了。

她真的无法继续面对祁瑞森。

回到齐的城堡,莫兰让司机去酒店接慧姐。

慧姐接到她的电话后,收拾东西坐车过来了。

既然只能住在这里,莫兰希望慧姐也住在这里。

祁瑞刚下午回来,家里多了一个人,没说什么。

晚饭后,莫兰带埃文上楼休息。

她白天看到的。埃文的儿童房还在。里面什么都有,床也够大。

她完全可以和埃文一起生活。

埃文走进儿童房时很兴奋,因为里面有很多玩具。

莫兰把他留在泡沫地板上,让他自己玩。

惠姐被要求替她看孩子,却偷偷溜进了主卧。

她已经好几天没练习画画了。她想去主卧拿画板和绘画工具。

齐瑞刚不在卧室。

莫兰,快点收拾你的东西。

正当她打开以前的抽屉,想把里面的画纸和画笔拿走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听到门打开的声音,莫兰突然心虚的蹲下身体,想用床的高度来隐藏自己。

她蹲下来就后悔了。

这根本藏不住人!

莫兰似乎感觉到了祁瑞刚的视线。

她不着痕迹地站起来说:“我是来拿东西的。刚才钢笔掉到地上了。”

齐瑞刚双手叉腰,厉声看着她:“你要什么?”

“我想画画,过来拿些工具。”莫兰内疚地说。

她拿起一叠纸和一盒笔,又关上了抽屉。

就在她拿着画板准备离开的时候,祁瑞刚突然张开了冰冷而微弱的嘴。

他薄薄的嘴唇越来越近,深渊主宰呼吸也在燃烧。

他打算怎么办?

看到他的嘴唇慢慢垂下,深渊主宰莫兰的手已经出汗了。

她想推开他,阻止他,却像被施了穴位一样动弹不得。

就在她以为他真的要接吻的时候,齐瑞刚突然轻声说:“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以为我要吻你?”

“你刚才那个样子是什么?紧张,害羞,还是期待?”

“啪——”莫兰打了他一巴掌。

房间里冰冻的空气体被这一巴掌打散了。

齐瑞刚头一歪。他撅着嘴冷笑道:“什么,你恼羞成怒了?”

“卑鄙!无耻!”莫兰脸色变得苍白。

齐瑞刚轻笑:“不管我卑鄙还是你虚伪,你心里都清楚!”

莫兰忍不住笑了。“怎么,你以为我喜欢你?”

她不否认自己的内心有过一两次迷茫。

但那绝不是爱。

她怎么会被他吸引?

那简直是幻想。

“不是吗?至少,你也喜欢我的身体。”齐瑞刚的话极其邪恶。

莫兰笑道:“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搞笑的事了!”

她推开祁瑞刚。

“这句话,我已经对你说过无数次了。不信就不信。但我会花时间向你证明我永远不会……”

“你的誓言,我能听到我耳朵里的茧。再说,有意思吗?”祁瑞刚打断了她的话。

莫兰忍住想说的话。“好吧,我就不说了。让我们看看!”

说完,她冷然离开了。

祁瑞刚站在那里,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而可怕。

他走到门口,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门砰的一声关上,莫兰吓了一跳,但她没有回头,打开门,走进了儿童房。

如果摔门,祁瑞刚也把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

此刻,他想发泄,否则他会发疯的。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现在看到莫兰就忍不住想刺激她,惹她生气。

那些话不是他想说的,只是他控制不住地说出来。

面对她,他的言行变得失控,变得像个疯子!

而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

他越是这样对待她,就越是把她逼得更紧。

这是他想要的吗?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但即使他对她好,她也不会接受,甚至没有任何情感。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一夜,祁瑞刚失眠了。

莫兰其实到半夜才睡着。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餐厅里的气氛凝固了。

莫兰和祁瑞刚一句话也没说。

其实过去他们也没谈过,只是气氛从来没有这么凝固过。

尤其是祁瑞刚的脸,面无表情,又臭又冷,好像莫兰欠他几个亿也没了。

旁边吃饭的慧姐,试图缩小自己,降低存在感。

如果我知道,她就不会在餐桌上吃饭了。

“慧姐,你吃的好吗?”莫兰突然问她。

慧姐赶紧放下勺子。“吃好。”

莫兰抱起埃文。“走吧。”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