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征途

作者:李绅

莫兰的腿真的很不舒服,这是所有孕妇的通病。

祁瑞刚按摩得很舒服,莫兰靠在沙发上,也不挣扎,心里矛盾地享受着他的服务。

他们在休息室里等了大约一个小时,盛迪来通知他们有人出来了。

莫兰急于想李瑟娥明溪和新生的婴儿。

祁瑞刚抱着她过去,正好半路上遇到了他们。

李明熙躺在病床上,脸色有些苍白,但精神很好。

有一个婴儿紧紧地裹着她,萧郎轻轻地看着他们的母亲和女儿,同时推着病床。

莫兰眼尖地看到萧郎眼里有晶莹的泪水。

她僵在原地,心里一时间惊呆了。

即使不是她的孩子,她也很开心,很激动。我非常感谢上帝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新的生命。

她有这样的感情,何况是李明熙和萧郎。

莫兰的手摸着她的大肚子。

她突然期待着孩子的到来。

“莫兰,来看看她。”李明熙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

莫兰走上前去,看着睡在她旁边的小家伙。

那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孩,长着一个又高又精致的鼻子,一张小嘴,一双眼睛微微睁开,又长又窄。

一看就知道未来是个大美人,和李明熙的长相一样好。

莫兰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小女孩。“她太漂亮了。”

李明熙两眼放光:“我也觉得她好漂亮。”

“明杰西和肖大哥都有很好的基因,这孩子以后绝对是大美人。”莫兰笑着说道。

祁瑞刚下意识地想,我和你的基因一样,我们的儿子将来一定是个帅哥。

萧郎和李明熙非常自豪。他们的女儿真漂亮。这不是他们的自负。

李明熙被送到了病房。因为孩子身体健康,医生带他做了一些检查和治疗,很快就把孩子送了回来。

李明熙精神这么好,一点也不困。她一直盯着她的孩子。当他们动动嘴时,她很高兴,好像他们发现了一块新大陆。

肖帖正坐在他们母女旁边,不让别人靠近。

莫蓝光很享受在一旁看着,看了好久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祁瑞刚是真的看不下去了。

“你也该回去休息了。”他提醒莫兰。

莫兰舍不得离开:“坐一会儿。”

她喜欢孩子,但是看到漂亮的孩子就不能动。

齐瑞刚微微蹙眉:“你已经出去三四个小时了。”

明溪自然看出了齐瑞刚的担忧。她笑着劝莫兰:“莫兰,回去吧,多注意休息,改天来看我们。”

“嗯,那我先走了。明溪姐姐,好好休息,过两天我就回来。”

“好。”

莫兰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仿佛李明熙的女儿就是她的女儿。

等我回去,莫兰自然不再坐祁瑞森的车了。

上车后,齐瑞刚帮她系好安全带。见她还没缓过来,他淡淡地说:“如果你真的喜欢那个女孩,以后就让她嫁给我们儿子吧。”

莫兰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别乱说话。”

齐瑞刚扬起眉毛。“我不是在胡说八道。我是认真的。再说她嫁给我们儿子也不吃亏。”

..

裸替

作者:荆州僧

他想生气,忍了,却和蔼地说:“分离是什么?哪对夫妻不吵架?就算不顺利,也不可能不说就走。如果你为昨晚的事生气,我向你道歉。”

“我昨晚没做!”

“那你是为了什么?帮我照顾外面的女人?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有女人了。”

江予菲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吃错药了吗?

他不仅向她道歉,还表示不再支持其他女人。

这个人真的是阮田零吗?!

江予菲感觉很虚弱。反正有一种书生理性遇兵的感觉。

“,我不爱你阮。每天和你生活在一起,我感到很不安。你明白吗?”所以她想离婚。

阮天玲看着她,眯着深邃的眼睛。

他用纤细的双腿走到她面前,用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仿佛他可以洞察人们的内心。

“你说你不爱我?”他问她。

江予菲点点头:“是的。”

男人抬起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心,感受着她的心跳,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你在说谎。”

“我没有!”

“你只是埋下了对我的爱,你的心还在爱我。”他不相信她可以一夜之间抛弃对他所有的爱。

她早些时候告诉他,她不爱他,他真的相信了。

现在想来,她还是爱他的。

如果你真的不爱他,为什么要急着和他离婚?

阮,抿了抿嘴,笑着说:你要和我离婚,是因为你怕继续爱我,怕被伤害,对吗

江予菲的眼睛突然震惊了,他心里最尴尬的秘密竟然被他看到了。

他的话让她大吃一惊。即使她很快掩饰了自己的失态,他还是能看到全景。

阮田零的嘴忍不住慢慢张开,深深一笑:“女人,口是心非就是你。”

江予菲对死亡感到羞愧和愤恨。她用力推开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卧室。

出门的一瞬间,她厉声说道:“阮,我离了这门亲事!”

从他的样子来看,她还强行关上门,把门当成发泄的对象。

阮天玲不以为意,眉毛微微一挑,嘴角还噙着一丝微笑。

很奇怪,虽然她说要和他离婚,但是他心情很好…

江予菲愤怒地下楼。坐在客厅里的阮安国看见她,笑着说:“于飞,爷爷批评田零了。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答应爷爷和你好好生活。他还说不想和你离婚。爷爷也觉得你不离婚最好,不是吗?”

江予菲停下来,摇摇头,点点头。

她笑了笑,转移了话题:“爷爷,今天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阮安国觉得她太高兴了,不敢亲自下厨。

他兴高采烈地说:“你可以选两个菜来做。爷爷喜欢吃,只要你煮。”

江予菲在心里叹了口气。

嫁给阮佳,最让她开心的是,她有一个非常爱她的爷爷。如果她没有经历过前世,她以为自己会尽全力将就这段婚姻。

..

军阀少爷

作者:周月船

炽热的体温压在她的背上,性感的男性气息在她的鼻尖徘徊。

丁既害怕又不知所措。“琦君,你在干什么?”

君齐家没有回答,低头吻着她的耳朵和脖子,热吻洒在她身上。

丁夏楠浑身无力,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来吧,这是浴室……”

“我要。”小君·齐家发出一个小孩的声音。他转过她的身体,让她和他面对面。

在他深邃而炽热的目光的映衬下,丁的双腿更加无力了。

她的脸涨得通红,扩散开来,小君齐家被它迷住了。他的喉咙滚动,他低下头,抓住她的嘴唇。

丁被迫抬起头,张开嘴接受他...

尸体突然上升空,她被他抱起来放在洗脸架上。

他的身体挤在她的两腿之间,与她贴合得天衣无缝。

丁不知道从哪里摸到的,忍不住呻吟~唱…

君齐家的眼睛是黑的,眼底的浓墨深不见底。

估计是好不容易带她回家了,他的兴奋和热情,已经在浴室里迷恋上她了。

丁不知道他们在浴室里呆了多久。

最后,我上床睡觉了...

当一切都结束时,丁浑身是汗,先前的洗澡水也白白洗了。

但是她太累了,动不了,就瘫在床上。

小君·齐家抱着她的身体,抚摸着她的背。

和他在一起,享受着丁难得的温柔。

突然,琦君说,“明天结婚。”

"..."丁抬头看了看。“你说什么?”

琦君似乎没有征求她的意见,而是宣布,“明天结婚。”

“明天?”

“嗯。”

丁有点吃惊。“为什么是明天?婚礼不是几个月后吗?”

“先结婚,再结婚。”他想马上和她结婚,不想再发生任何改变。

我不想再给她一次逃跑的机会。

丁有点不好意思。“这个太快了,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现在准备。”君齐家霸气的说道。

丁更是哭笑不得。现在,只剩下一个晚上了。

她到底要不要睡觉?

“明天太快了,另找时间吧。”丁夏楠建议道。

琦君非常轻松地说:“后天。”

"...这和明天有什么区别?”

“你自己选择,明天后天。”

“不能有第三种选择吗?”

琦君沉默了片刻。“后天。”

丁满是黑线。“第四种选择是什么?”

我以为他后天会说,他直接拒绝了。“不,就三个,不能贪!”

贪婪的人是谁!

“如果我不选择呢?”丁试探地问。

君齐家认真地看了她一会儿,心里害怕。

“为什么不选择呢?不想嫁给我?”他问。

“不,太快了……”

“反正想结婚。而且,我给你时间考虑。”

这个时候,如何考虑?

结婚不是儿戏。她突然结婚,突然进入夫妻模式。她怕自己不适应。

其实她是典型的婚前恐惧症。

“我还没有和父母讨论过。我明天可以和他们讨论吗?”丁决定先稳住他。

她认为他的父母必须尊重她的意见。

君齐家想了一下,她的声音很有磁性。

..

我的老婆是女帝

作者:陈虞之

江予菲一直在看电视。最后,她太困了,所以她关掉电视,去浴室洗澡。

温水不断从她头上倾泻而下。

她闭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那个糟糕的画面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江予菲知道他有问题,也许他有精神疾病。

她以为是绑架给了她心理阴影,以为过几天就好了。

洗完澡,江予菲伸手关掉了床上的灯。

但是在黑暗中,她脑海中的坏画面放大的越清晰,做出危险动作的想法就越强烈。

她怎么了?!

江予菲紧紧地抱着被子,强迫自己什么也不要想,但她越提醒自己,她就越想这么做。

“喂!”她打开台灯,光着脚裹着被子走了下去,迫不及待地想离开这个太安静的房间。

跑出卧室,她不敢加速,小心翼翼地扶着楼梯。

这个螺旋楼梯,每次她离开,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从这里滚下来的前世的画面。

当时她一路滚下来。

凌厉的脚步一次又一次打在她的肚子上,她的每一根神经都痛得发抖。

最后,她滚到水底,带着孩子死了。

江予菲慢慢地走着,赤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眼睛呆若木鸡,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

一大早,李阿姨起床来到客厅。她惊讶地看到江予菲裹着被子蜷缩在沙发上。

而客厅的灯还亮着,好像一晚上都没有联系。

她走上前去,轻轻地推了推江予菲的身体,后者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江小姐,你怎么能睡在这里?”

江予菲坐起来,抓住她的头发:“我昨天睡不着,所以我下去喝杯水,然后就睡着了。”

喝水?她的房间里没有水吗?

另外,只是喝水。为什么带着被子下来?

李阿姨觉得她的行为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

“下次不要再睡在这里了,还是舒舒服服地睡在床上吧。江小姐,上楼去睡吧。我叫你吃早饭。”

“嗯。”江予菲裹着被子朝楼上走去。李婶发现她连鞋都没穿。

回到卧室没睡,洗完澡下楼帮李阿姨做早饭。不仅如此,这一天,无论李阿姨做什么,她都跟着老板,帮助老板。

李阿姨奇怪地问她:“江老师,你今天怎么了?”

江予菲笑了:“我怎么了?”

“你为什么总是帮我做事?”

江予菲说她被关了一天,所以她有点害怕一个人呆着。这个理由很好。李婶信了她,不敢放过她。

她以为过两天就能恢复正常,也就不再害怕了。

直到两天后,她和江予菲走上街头,抓住了一个坐在顶楼打算跳楼的女孩。她意识到自己有问题。

当时很多人都聚集在楼下看那个要跳楼的女生。消防队还没有来,所以现场没有控制住。

江予菲抬头看着楼上的女孩,脸色变了。

想从楼上跳下来的感觉就像一头冲出笼子的野兽。它太凶猛了,无法阻止。江予菲一直在看电视。最后,她太困了,所以她关掉电视,去浴室洗澡。

温水不断从她头上倾泻而下。

她闭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那个糟糕的画面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江予菲知道他有问题,也许他有精神疾病。

她以为是绑架给了她心理阴影,以为过几天就好了。

洗完澡,江予菲伸手关掉了床上的灯。

但是在黑暗中,她脑海中的坏画面放大的越清晰,做出危险动作的想法就越强烈。

她怎么了?!

江予菲紧紧地抱着被子,强迫自己什么也不要想,但她越提醒自己,她就越想这么做。

“喂!”她打开台灯,光着脚裹着被子走了下去,迫不及待地想离开这个太安静的房间。

跑出卧室,她不敢加速,小心翼翼地扶着楼梯。

这个螺旋楼梯,每次她离开,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从这里滚下来的前世的画面。

当时她一路滚下来。

凌厉的脚步一次又一次打在她的肚子上,她的每一根神经都痛得发抖。

最后,她滚到水底,带着孩子死了。

江予菲慢慢地走着,赤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眼睛呆若木鸡,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

一大早,李阿姨起床来到客厅。她惊讶地看到江予菲裹着被子蜷缩在沙发上。

而客厅的灯还亮着,好像一晚上都没有联系。

她走上前去,轻轻地推了推江予菲的身体,后者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江小姐,你怎么能睡在这里?”

江予菲坐起来,抓住她的头发:“我昨天睡不着,所以我下去喝杯水,然后就睡着了。”

喝水?她的房间里没有水吗?

另外,只是喝水。为什么带着被子下来?

李阿姨觉得她的行为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

“下次不要再睡在这里了,还是舒舒服服地睡在床上吧。江小姐,上楼去睡吧。我叫你吃早饭。”

“嗯。”江予菲裹着被子朝楼上走去。李婶发现她连鞋都没穿。

回到卧室没睡,洗完澡下楼帮李阿姨做早饭。不仅如此,这一天,无论李阿姨做什么,她都跟着老板,帮助老板。

李阿姨奇怪地问她:“江老师,你今天怎么了?”

江予菲笑了:“我怎么了?”

“你为什么总是帮我做事?”

江予菲说她被关了一天,所以她有点害怕一个人呆着。这个理由很好。李婶信了她,不敢放过她。

她以为过两天就能恢复正常,也就不再害怕了。

直到两天后,她和江予菲走上街头,抓住了一个坐在顶楼打算跳楼的女孩。她意识到自己有问题。

当时很多人都聚集在楼下看那个要跳楼的女生。消防队还没有来,所以现场没有控制住。

江予菲抬头看着楼上的女孩,脸色变了。

想从楼上跳下来的感觉就像一头冲出笼子的野兽。它太凶猛了,无法阻止。

..

玄幻魔法

挥霍

/ 范仁仲

他们今晚将住在一家旅馆里。

这是君爱专门为他们安排的,君爱还订了顶楼最豪华的总统套房。

当君齐家知道这件事时,他一点也不反对。

他和丁没有异议,自然也没有异议。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他们去了顶楼。

“这是你的房间。祝阮先生和丁小姐今晚过得愉快。”服务员笑了笑,毕恭毕敬地走了。

丁有点害羞。她今晚会结婚吗?

她以为阮、会等到结婚那天...

但是,他会和她打交道一段时间,这是很难得的。

现在他们又订婚了,自然就可以做爱了。

也就是说,她还是有点不舒服和紧张...

反手关上门,和丁一下子绷紧了神经。“我先洗个澡。”

她脱掉高跟鞋,头也不回地光着脚跑向浴室。

关上卫生间的门,丁呼出一口气。

虽然一时可以避免,但一辈子也避免不了。算了,顺其自然吧。

丁一边洗澡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她洗得不快也不慢,但是等她擦干头发的时候,已经一个半小时了。

丁打开门走了出去,这时看见君穿着白色浴袍斜靠在床上。

他的头发很新鲜,你可以看出它已经洗过了。

丁微微有些讶然。“你在哪里洗澡的?”

琦君指着阳台。“外面。”

丁看了看,顿时无语。

宽阔的阳台外,有一个露天浴缸,他应该在那里洗澡,不怕有人偷窥吗?

还好酒店建筑很高,周边建筑没有这里高。就算想偷看,也看不见。

只是他已经洗澡了,她一时半会儿也没机会避开。

丁走到床边坐下。他笑着对他说:“你今天累坏了。早睡。”

君齐家不说话。他弯下腰,从另一边的地上捡起玫瑰,递给她。

“给你的。”

丁惊讶地接过来。“准备好了吗?”

“不,是你的爱。”

丁::“…”

但是她还是很喜欢。女生收到花会很开心。

“谢谢。”

君齐家在心里点点头,女人真的很喜欢花。

“这个也是给你的。”他拿出一个首饰盒递给她。

丁一看就知道是珠宝。她接过来打开了。里面有一条钻石项链。

项链很漂亮,很奢华,适合做晚礼服。

链子上镶嵌着许多小钻石,中间的吊坠是一颗蓝色的宝石,非常耀眼。

“谁帮你选的这个?”丁理所当然的问。

“我。”

丁微微有些讶然。“是你选的吗?”

“嗯,你喜欢吗?”君齐家看着她的眼睛。

丁夏楠点点头:“我很喜欢,谢谢你。”

她以为他是木头,什么都不知道。

琦君皱起了眉头。“以后不说谢谢了。”

"...好的。”

琦君很满意。“该睡觉了。”

丁见他又黑又亮,似乎正闪着期待着什么的眼睛,顿时紧张起来。

今晚逃不掉?

最多握过手,没亲过。

现在我们要直接做爱了...

丁的心理素质再好,她也有点紧张,但脸上什么也没有表现出来。

!!

武侠修真

他总是在撩我下载

/ 王晳

“万一我在婚礼上被他带走了呢?”

齐瑞森优雅地笑了笑:“他是怎么把你带走的?”

“黑暗,还是抢劫?南宫家族有自己的杀手组织。阮、不是刺杀的对手。南宫世家有自己的军队,他不是对手。这里的守卫严格,比白宫更难入侵。他怎么来的?”

江予菲颓然,南宫世家已经强大到了变态的地步。

十阮、不是他们的对手…

但阮并不怕死。他的决定根本无法改变。

“你不想他死,就让他别来。”

“他不会来了……”江予菲慢慢站起来,向外面走去。

“你要去哪里?”祁瑞森不解的问道。

江予菲没有回答。她要去找南宫老人。她想提前告诉他一些更好的事情。

即使阮·来了,他也不能杀他。

如果他死了,她就不会活着...

******************

婚礼现场早在昨晚就安排好了。

城堡里有一座白色的欧洲教堂。

教堂里到处都是玫瑰,甚至外面的红地毯都铺着花瓣。

用各种颜色的玫瑰扎成的花环缠绕在红地毯上,形成一堵拱形的花墙

仪仗队身着白色水手双排扣制服,站在两侧演奏节日音乐。

穿着得体的客人一个接一个地到来...

在更衣室里,江予菲刚刚化完妆。

她的头发卷曲着,戴着皇冠面纱。

皇冠上镶嵌着99颗钻石——

最上面的是一颗罕见的粉色钻石。

甚至她的婚纱都镶满了钻石...

可汗,她身上有上百颗钻石。

江予菲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下意识地想到了这一点。

如果有人抢劫,就把她带走,因为她是钻石携带者。

这些钻石足够一个人一辈子发财了。

南宫世家不是一般的有钱,问题是有钱,也不用这么炫耀!

江予菲挪动了一下身体,一个穿着全套衣服的仆人立刻撩起了她两米长的裙子...

江予菲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客人都来了吗?”她问女仆。

“应该到了。”

“外面有什么不对吗?”

“不知道,我去看看好吗?”

马上就要办婚礼了,去看也没用。

江予菲摇摇头说没有,她问:“安森大师还没出现?”

"老板说他会在婚礼后去接安塞尔大师."

那个臭老头!

江予菲在房间里不安地移动着,后面的两个女仆拎着她的裙子跟在后面。

门被推开,祁瑞森穿着白色西装走了进来。

江予菲看见他愣了一下。

齐瑞森平时穿烟灰色西装,人内敛优雅。

今天穿着白色西装的他,就像一颗灰层被擦掉的钻石,突然光芒四射。

“婚礼就要开始了,我们走吧。”祁瑞森朝她伸出一只手。

江予菲犹豫了一下,把带花边手套的手伸进手里。

越是与众不同的人,越倾向于低调行事。

都市言情

季汉风云录

/ 李元礼

“哎呀,有人来了。”蒋媛媛很紧张。“不是你领导吗?”

赵嵘透过窗户往外看,看见两个人在外面走。

其中一人是她的顶头上司李主任。

一个人是...安森...

当赵嵘看到这张熟悉的脸时,他的整个心都停止了跳动。

很快她意识到那不是安森,应该说是安迪,也就是小君齐家。

没想到,安迪会来这里。

蒋媛媛也看到了他们。她睁大了眼睛。“那个人……是不是,是不是法拉利的车主?”!"

法拉利车主太帅了,她现在还记得他。

“他不是!”赵嵘的潜意识解释。

蒋媛媛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是的,如果你仔细看,是他!”

赵嵘再也解释不了什么了。她不能说只是他的孪生兄弟。

“哦,看来,我刚刚认错了。”赵嵘随口附和着。

敏感的君齐家突然侧头看他们,吓得蒋媛媛缩了缩脖子。

赵嵘把目光移开,低头看着他。

李主任也看到了。他进来问:“你在干什么?”

赵嵘主动解释:“会计部的打印机不够用,我带朋友上来打印。”

蒋媛媛看了一眼自己戴的工作证,心虚地说:“李主任,对不起,我只是想借一下打印机,马上就走。”

李主任笑着说:“没关系,你可以用。我以为此时办公室没人,所以看到你有点意外。”

问他:“李主任,外面那个人是谁?好像是总经理吧?”

蒋媛媛突然,哦,她怎么忘了。

照片里的总经理和这个人长得很像,难怪她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总经理。

李主任说:“他不是公司的总经理,而是总经理和我们设计部总设计师的孪生兄弟。好吧,你忙你的,我们还有事要做。”

"导演走得很慢。"两个人同时说道。

当他们离开时,蒋媛媛忍不住八卦起来,问道:“你认为法拉利的车主是兄弟还是弟弟?”

“不知道。”赵嵘摇摇头。

当蒋媛媛感到好奇时,他并不好奇:“不管他们是谁,反正与我们无关。”

她对这些高富帅总是不感兴趣。

赵嵘满脑子都是李主任的话。

君·齐家是他们设计部门的总设计师。她之前听安森说安迪在建筑方面很有天赋。

我没想到他会在自己的公司工作。

她以后会经常和他联系吗?

他会认出她吗?

赵嵘去了洗手间,站在镜子前。她仔细端详自己的脸。

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她脸上注射一种药物,可以改变脸型,让脸颊多肉,眼睛变小。

她也努力练习声带。叶笑言以前是,她故意模仿一个男人的声音。

现在她的声音是一个彻底的女人的声音,稍微调整一下声音就听不见了。

而且几年刻意的学生生活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她的外在气质。

她早就失去了致命的气息。

!!

历史军事

艳欲传说目录

/ 王棨

“南侠,我是来和你商量点事情的。”

“是什么?”

徐梦瑶表现出非常尴尬的表情,犹豫了很久才说:“我叔叔不允许我开餐馆。他说我开餐馆太辛苦了,不让我开。”

丁脸色微变,“你还不开口?!"

“别急,先听我说。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是叔叔带大的,我很尊重他。既然这是他的要求,我自然不能拒绝。我知道你很喜欢研究食谱。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打算把剩下的秘方给你,但是因为我借钱开了一家餐馆,所以……”

“如果你给我所有的秘方,我可以不要钱。”丁对说得很好。

徐梦瑶露出感激的神色。“你真好,夏楠。但这对你来说太委屈了。”

丁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不委屈。就像我说的,我对金钱不感兴趣,我只对烹饪感兴趣。你把秘方给我就够了。”

“但还是太委屈你了……”

丁忍住了心里的不耐烦。“我真的不觉得委屈,你不用内疚。”

徐梦瑶有点破涕为笑,“南夏,我能认识你这个朋友,心里很高兴。以后有事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必须义不容辞。”

“你真好。”丁淡淡地说道。

她真的不认为他们是朋友。

徐梦瑶非常热情。“在南夏,晚上我会把股份转让书和秘方带来。你能看见吗?”

“是的。”她渴望早点得到秘方。

徐梦瑶突然脸色发白,叹了口气,“楠霞,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你听着别生气。”

丁皱了皱眉头。“是什么?”

徐梦瑶很担心,“你认识阮?”

丁非常担心。“怎么了?”

“阮氏是我市最大的企业,也是全国最大的企业。别人不认识阮氏,但我们很清楚阮氏也和* * * *有关系。她们.....他们把一切都白纸黑字写下来。你做的菜太好吃了。阮家看中了你的厨艺,要你一辈子给他们做饭。但是你的厨艺这么好,以后会有更大的前途。你怎么能在阮家当厨师呢?但阮家已经动了这个心思。如果你不同意,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同意。”

丁的心里有点忐忑。

徐梦瑶说的这些,她已经知道了。

阮俊臣昨晚威胁她。他只给了她三天时间。三天后,如果她拒绝,他会用妥协来威胁她。

所以对于所说的话,丁并没有怀疑。

徐梦瑶拉着她的手,悲伤地说:“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跟你合作开餐厅,他们也不会盯着你看。南侠,其实我是想帮你把餐厅关了。我怕你落到他们手里,一辈子都逃不掉,所以急着要关餐厅。”

丁怔怔地看着她。

徐梦瑶眼里有泪,他的话和眼睛都很真诚。

丁有点恍惚。

徐梦瑶真的这么善良吗?

她对徐梦瑶的看法有错吗?

她其实是个好人,但也不坏心?

但是怎么解释她手里的秘方是从哪里来的呢?

科幻灵异

丞相的世族嫡妻

/ 钱宏

萧郎一直盯着李明熙,李明熙疑惑地问:“你在看什么?”

“你还是那么难看。”萧帖低低道。

李明熙心想,我一抹粉底,你就看出来我生气了,眼神也不咋地。

她哪里知道?萧郎看着她的眼睛。

一个人的眼睛可以反映一个人的状态。

“我送你的菜你没吃吗?”萧低声问道。

李明熙点点头:“吃。”

“为什么吃完还这么难吃?”

“说,我喜欢这种与食物无关的东西,我每天按时吃饭……”李明熙又试图愚弄他,但当她看到萧郎的黑眼睛时,她无法继续下去了。

李明熙叹了口气:“我真的吃了,我发誓,我努力了。”

“是食物没味道?”

他知道李明熙喜欢吃油腻的食物,几乎所有的菜都是清淡的。

不过他也很努力做出好吃的味道,而且不管什么味道的人都喜欢吃。

李明熙摇摇头:“菜好吃!”

说到这里,李明熙觉得好笑。

“不知道哪个名厨做的。味道很好,比我吃过的任何食物都好吃。请把这位厨师介绍给我。我可以把他的厨艺介绍给别人,帮他扬名立万。”

萧郎眼中闪过尴尬:“这是几个厨师做的,不是一个人。”

“但是味道差不多。”

“嗯,都一样。”

“他们都是唐明的厨师吗?”

“不……”

“你又新开了一家餐厅?”

萧郎摇了摇头,觉得李明熙和厨师纠缠在一起太奇怪了。

他不敢告诉她真相,怕她知道是他干的,以后也不吃了。

“是朋友家的厨师做的。我只是每天借一个。”

李明熙一直笑着看什么时候能和好。

“会不会太麻烦?我觉得你以后不应该给我吃的。”

“不用麻烦了!”小余赶紧解释,“我和那个朋友有合作关系。他还答应我让他的厨师每天给我做饭。”

李明熙见他越编越离谱,也没逗他。

“是这样的。”她点点头,不再问,萧战松了一口气。

"你现在一顿饭能吃多少食物?"萧郎坚定不移的质疑。

李明熙装作没听见,换了个话题:“你刚才答应这些孩子满足他们的愿望。如果不能满足他们呢?”

“我说,是小心愿。”

“但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愿望是小愿望还是大愿望。他们是孩子,他们的愿望再怎么离谱,但在他们自己眼里,都是小小的愿望。”

萧郎突然大笑起来:“如果他们想要天上的星星,我该怎么办?”

“这个还是不错的。”

萧郎扬起眉毛。“我没有这样的神奇力量。我得不到星星。”

李明熙笑着说:“给他一颗闪亮的星吧。”

“你说得对。”

当她看到自己的笑容时,萧郎没有再和她多说话。

他的语气自然而温和,让人无法拒绝和警惕。

“如果他们想要爸爸妈妈,我该怎么满足他们?”他又问。

游戏竞技

亲亲老公aa制

/ 韩淲

江予菲想睁开眼睛,但他的手翻开书页的照片真的很美。

如此美丽的画面似乎刺痛了她的眼睛。

"你听过威廉·巴特勒·叶芝的诗吗?"阮天玲抬眼问她。

江予菲摇摇头。她没有学外国文学。大学的时候,她每天都在处理计算公式和枯燥的数据,甚至很少接触国内文学,更不用说外国文学了。

阮,抿了抿嘴,笑道:“我不知道,没关系,我念给你听。”

江予菲点点头。

阮天玲的目光落在满是英文字母的书页上,嘴唇缓缓念出。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全无——”

"在炉火旁,取下这本书"

他学习英语,书页上的英文字母是用羽毛笔写的英文字母。

那是西方最华丽的字体。

字体线条流畅,充满贵族气息。

江予菲一直很喜欢这种字体。此刻,听阮,用一种低低的有磁性的声音念着,她觉得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天地间,只有他慵懒的声音,书的扉页印着鹅毛笔。

"有多少人爱你的美丽,用虚假的爱去爱你的美丽——"

“但是有一个人爱着朝圣者的灵魂,爱着你变脸时的悲伤…”

阮,的声音慢慢地结束了,但他纯正的英语发音在她耳边萦绕,久久不能消散。

“好不好?”他问。

江予菲笑着点点头:“非常好。”

但是他的声音很好听。虽然他的声音有些慵懒,但听起来像是世界上最好的朗诵。

虽然她看不懂他读的是什么,但她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这一定是一首非常浪漫的诗。”江予菲笑了,这是她体会到的感觉。

“还有什么?”

“还是一首充满华丽和昂贵的诗,感觉很梦幻很美好。”

阮田零笑着点点头:“你说得对。威廉·巴特勒·叶芝是爱尔兰诗人。他的早期作品属于华丽浪漫风格,最擅长营造梦幻氛围。而这首诗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

江予菲不得不承认:“但是我不能理解你读的东西。”

“没关系,我给你翻译一下。”

“好。”

阮天玲深邃而明亮的眼睛盯着她,缓缓念道:

“老了,头发白了,困了——

在火边小憩,请记下这首诗

有多少人在你年轻快乐的时候爱你,崇拜你的美丽、虚伪和真诚-

只有一个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和你衰老脸上痛苦的皱纹..."

江予菲微微睁开眼睛,他的心突然颤抖起来。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