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ag旗舰厅官方网站官网(中国)有限公司----家族聚会(1/30)

ag旗舰厅官方网站官网(中国)有限公司 !

陈俊也意识到他的语气不好,家族聚他道歉地摸了摸你充满爱意的头。

“对不起,家族聚我哥哥没有生你的气。”

艾君笑了:“没关系,我知道我哥哥没有生我的气。”

陈俊软化了脸,说道:“也不用担心叶笑言。他不会被淘汰的。”

“因为小燕的哥哥是最勤快的?”你爱问。

陈俊点点头:“是的。”

“好吧,那么,我不担心他。”

你的爱不是担心,而是你的心在担心。

他虽然勤奋上进,但真的不会被淘汰吗?

其实他被淘汰了更好...

这样以后他们就可以少见面了,他也可以慢慢忘记他。

虽然他心里有这个想法,但他还是希望自己能通过,不想被淘汰。

没有人有叶笑言的勤奋。他不能被淘汰!

先看看。如果他找不到锻炼自己的方法,他会帮助他。

大家都在和室友讨论对策。

只有叶笑言站在一边,没有人和他商量。

他的朋友以前是安森,现在安森不和他交朋友,他自然不能加入他们的团队。

布兰奇和朱莉说了几句话,然后看着叶笑言。

她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要上前的意思。

现在谁都看得出来他和安森的关系有问题。

所以,她不会再靠近他了...

“小燕,你接下来怎么训练?”她没有通过,但朱莉通过了。

布兰奇称朱莉无脑。现在接近叶笑言有什么用?

叶笑言没有拒绝回答她,尽管她不喜欢朱莉。

“之前的训练已经做了,不打算重复之前的训练。”

朱莉纳闷:“为什么?继续做之前的训练,不可以更巩固一些吗?”

叶笑言摇摇头:“大家训练的时候都很认真,没必要巩固。既然一个月后要pk,这段时间,自然要提高自己的战斗水平。所以我打算找一个目标,不断挑战,强化自己的实战经验。”

朱莉突然说:“你说得对。”

她突然看着布兰奇,布兰奇有点内疚,同时也很生气。

生气的是叶笑言怎么也想不到是这个办法,而且还这么轻易的说了出来!

“布兰奇,我们不用做以前的训练了。都说找到目标,不断挑战,可以加强我们的实战经验!”朱莉兴奋地喊道。

布兰奇真的很想把朱莉赶出去。

太好了,每个人都知道路...

陈俊,他们也听到了。

艾君笑着说:“哥哥,你说得对,小燕哥哥真的知道该怎么办。”

陈俊松了口气,下一步就是看看他在找谁。

事实上,每次pk前,岛上的学生几乎总是找到一个强大的目标,并不断挑战以提高自己的技能。

久而久之,这就成了岛上不出名的规矩,所有的兄弟姐妹都会接受弟弟妹妹的挑战。

但这不是免费的挑战。

就是要付出回报。

比如一个挑战要多少钱,或者做义工,比如洗衣服,打扫卫生。

所以很多兄弟姐妹不会拒绝他们的挑战。

!!

没有我妈,家族聚小家伙胆子大。

“妈妈不好,家族聚爸爸打她的屁股……”

阮,把她放在床上,一边给她穿衣服一边教育她:“妈妈给你洗头是为你好。你不能说你妈妈不好。”

你喜欢睁开迷茫的眼睛。“我不洗头……”

“你怎么不洗头?”

“不洗。”

阮,故意逗她:“怎么不洗?告诉爸爸,为什么不洗?”

小家伙说不出原因。她现在能说一些完整的句子,语言天赋足够强。

“不洗!”她像拨浪鼓一样摇着头。

阮田零故意说:“你不告诉爸爸你为什么不洗,爸爸就不能替你打你妈妈的屁股。”

“不洗,不洗!”这个小家伙很匆忙。她不洗就不洗。原因太多了。

阮,帮她穿好衣服,然后认真地对她说:“宝贝,你不能学习,不能淘气,但是你不能洗头。不洗头就发臭,不健康。”

你爱眨眼,却不知道懂不懂。

阮田零以为她明白了:“告诉爸爸,下次你妈妈给你洗头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小家伙突然转过身,抓起她的小袋子,从里面拿出一把小手枪,然后和阮对质...

阮,立刻朝着卫生间哭丧道:“老婆,我真没教你怎么用枪!”

“是你!”江予菲回答他。

他承认他教过她...

但他真的没想到这个小家伙会知道手枪的用途,知道如何用手枪威胁人。

阮、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心里大失所望。

孩子还没出生时,江予菲担心他会宠坏她,因为他太宠她了。

他还发誓要好好教她...

拜托,这孩子不会教。她总是用手枪威胁别人。谁敢教她?

第二天,埃文的满月酒非常成功。

齐贺也宣布退位,让齐瑞刚接管公司。至于齐瑞森,他会给他一大笔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虽然这只是口头承诺,但已经基本成为现实,只需要走程序。

满月酒后,江予菲会回家。

莫兰坚持要带他们去机场,看着他们离开再回去。

回到家,莫兰问齐瑞刚:“你什么时候和我离婚?”

他很快就要继承祁氏了,她不能等他继承了再和他离婚,否则她会失去当时反击的机会。

祁瑞刚知道莫兰会急于问这个问题。

“孩子现在太小了,你不适合带他到处走。而且,身体最好再休养一个月...一个月后,我给你答案。”

一个月后,祁瑞刚还没有正式继承祁氏。

莫兰点点头。“好,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说话算数。”

祁瑞刚突然按住她的肩膀,严肃地盯着她。

“反正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是什么?”

齐瑞刚很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这段时间,我要你仔细考虑你是不是真的要和我离婚!”

“我当然是真的……”

“我要你好好想想!家族聚”祁瑞刚打断了她的话。

“我要你抛开过去的委屈,家族聚只考虑现在和未来。从更好的角度看,你真的要和我离婚!”

“我不想后悔,不想后悔。希望你也是。”

莫兰眼中闪烁着光芒,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齐瑞刚紧紧地抱住她:“我爱你和孩子,我是认真的。”

说完,祁瑞刚放开她,转身出去了。

莫兰站在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齐太太,埃文好像饿了."新月的声音勾起了莫兰的思绪。

“给我。”她带着孩子转身上楼。

埃文在怀里安静地吃着牛奶。莫兰看着他的小脸,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

她应该离开祁瑞刚吗?

没有离开,她觉得自己会这样过一辈子,对他的态度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没有他,埃文这么小就没有完整的家庭。对他残忍吗?

"埃文,你应该告诉妈妈我应该离开吗?"

埃文没有回答她,莫兰轻轻叹了口气。

也许她真的不是一个伟大的母亲。

她还是想离开祁瑞刚...

晚上祁瑞刚回来的时候,莫兰已经睡了。

他去洗了个澡,然后安静的睡觉了。

身边的人动了动,睁开迷蒙的眼睛。

齐瑞刚干脆放下动作躺下:“最近忙,估计回来晚了。”

尽管他知道莫兰不在乎他是否回来,但他仍然想向她解释。

莫兰渐渐醒来。她低声说:“明天把房子的相关文件给我。”

瑞奇起初不明白,但他反应很快。

她说的房子是在A市给她买的别墅。

她还想和他离婚,不是吗?

瑞奇只是闭上他的黑眼睛:“很好。”

莫兰怕他不给。听到他的回答,她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第二天,齐瑞刚主动给了她房子钥匙、房产证等。

然后莫兰把这些东西交给了江予菲。

她想在搬进来之前收拾一下房子。

几天后,江予菲收到了快递,去了她家。

她说房子装修好了,家具齐全,几乎什么都有,给她看了视频。

莫兰请江予菲帮忙买一些被褥、童装和用品。

江予菲答应下来,说她会尽力帮她准备好一切。

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莫兰只需要等着和祁瑞刚离婚。

只是不知道齐瑞刚准备好了没有...

时光飞逝,莫兰和祁瑞刚约定的时间瞬间就到了。

这几天,奇石要转手了。

齐瑞刚每天忙着安排股东大会。

莫兰给埃文穿好衣服,小家伙冲她笑了笑,吐出了几个泡泡。

莫兰抱起他,无情地吻了他。

埃文,你越来越可爱了。

埃文抓住她的一绺头发,兴奋地在她怀里跳了起来。

莫兰的头皮被他弄疼了,她低下了头。"埃文,放手,妈妈疼。"

“啊,哈哈——”小家伙流口水了,笑得越来越开心。

家族聚会

他的小手紧紧地拽着她的头发,家族聚漫不经心地拉扯着。

莫兰的头皮更疼了:“埃文,家族聚放手。”

“我来。”突然,一双大手伸出来,轻松地折断了小家伙的小手掌。

莫兰获救,如释重负。

齐瑞刚也拉着埃文,故意板着脸教育他:“埃文,拉妈妈的头发是不对的。下次不要这样了。”

小家伙兴奋地抓着自己的脸,祁瑞刚的脸上突然有了一个红印子。

祁瑞刚无语。

莫兰赶紧说:“孩子还小,根本不知道体重。”

实际上,小家伙喜欢他,所以他伸手去抓他。

齐瑞刚勾着嘴唇:“我知道。”

看到埃文再次向他伸出手,莫兰抓住他:“埃文,不要抓东西。”

齐瑞刚转黑:“我不是东西。”

莫兰错愕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笑了。祁瑞刚知道他说错话了,脸色越来越黑。

莫兰不笑了,说:“把孩子给我。我给岳麓。”

“我现在很好,让我抱一会儿。”说完,他开始把小家伙哄在怀里。

如果在以前,莫兰绝对不会想到祁瑞刚会有这样的一面。

他是如此残忍和冷血,以至于他根本不是一个慈爱的父亲...

但是他现在做的很好,这让她很惊讶。

齐瑞刚抱了艾凡一会儿,手机响了。

他把孩子还给莫兰,拿起电话向外面走去。

“嘿,你准备好明天了吗?”

莫兰没有听到多余的话,但她知道,明天就是奇士易手的时候了。

奇士明天召开股东大会,他让奇瑞刚继承奇士。

莫兰把埃文放进婴儿床,出去叫月嫂进来带孩子。

祁瑞刚接了电话,去换衣服,准备出门。

莫兰推门进来,挡住了门。

祁瑞刚整理好袖口,莫名其妙地问:“有什么事吗?”

“你让我考虑的事情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还是决定和你离婚。既然有时间,我们就去办手续吧。”

祁瑞刚的动作突然顿住。

莫兰平静而严肃地说:“今天是最后一天。你想推迟多久?”

“你知道我这几天很忙,明天还要……”

“我知道。我只是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所以今天就要做。”

“为什么?”祁瑞刚不解的问道。

他为什么要离婚才能继承奇石?她应该知道这个时候离婚对他的影响有多大。

莫兰抱着她的胳膊,轻轻地揉着。“我知道我们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离婚。放心吧,离婚后,我不会透露我们的离婚。只有你和我知道这件事。我不会马上搬出去,我会等一会儿再搬出去。至于我们离婚的消息,你想什么时候公布就什么时候公布,也可以一辈子不公布。”

她解决了他考虑的所有问题。

齐瑞刚又黑又暗:“既然这样,过段时间离婚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然有区别。如果早点离婚,我就能早点获得自由。”

“你不缺这个时间,何况今天离婚!”

她今天不着急。

但他明天就要继承祁氏,家族聚她今天只有一次机会。

莫兰盯着衬衫的第一颗扣子,家族聚淡淡地说:“原因很简单。我怕你继承了姓氏,就不履行诺言了。”

祁瑞刚黑眼睛一闪。

他要继承祁氏,然后慢慢地去对付她。

莫兰抬头看着他的眼睛。“齐瑞刚,我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我不会给你反悔的机会。我们现在就去把事情做好。”

她主动拉着他的手腕向外走,但祁瑞刚站着不动。

莫兰拽了几下,还是没动。

莫兰回头一看,脸色冰冷。“你为什么不去?!"

祁瑞刚握着她的手,把她拉了回来。

“为什么一定要离婚?!"他盯着她,悲伤地问道。

“为什么不能离婚?!"

“因为我爱你……”

“但我不爱你——”莫兰忍不住低吼。“我同意离婚。开什么玩笑?!"

祁瑞刚的胸部微微起伏,他觉得如果他有一些尊严,他应该马上和她离婚。

但面对失去她的事实,他的尊严是个屁。

“我没耍你...你应该知道,我只是舍不得……”

“你疼吗?”莫兰问。

瑞奇只是舔了舔嘴唇:“是的,我很痛苦。”

莫兰淡淡一笑:“你的痛苦永远比不上我曾经遭受的痛苦。如果你真的那么在乎我,那就和我离婚吧。至少我会感谢你,我会很开心。”

莫兰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伤口上撒盐。

“不能离婚吗?”祁瑞刚低声祈祷问道。

莫兰摇摇头。“没有。我都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走。”

她又拉他一把,齐瑞刚甩开她的手:“我不去!”

莫兰瞪大了眼睛。

齐瑞刚干脆打破罐子说:“我不去了,放弃!”

他大步绕过她,想离开。

莫兰回过神来,冲过去抓住他的胳膊。“你一定要去,你答应过我的!”

齐瑞刚转过头,轻轻勾着嘴唇,扯出一句苦笑:“我不能悔改吗?”

莫兰气得脸红了。“我知道你会食言的。我不该相信你!”

“但我死后会和你离婚。听着,我会死的!”

祁瑞刚拉下她的手,手的力量很坚定。

“我也告诉你,我不会和你离婚,也不会死……”

莫兰的手指被他一点点撕开,指尖发白,抓不住他的衣服。

“我再问你一次,你去不去?!"莫兰冷声问道。

祁瑞刚没有回答,他撕开她的手,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莫兰突然觉得自己要疯了。

她像个囚犯,想着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

结果法官判她无期徒刑。

没有人能理解那种损失...

莫兰难过得想哭,想毁掉一切!

她眼里闪着怨恨。“嗯,是你逼我的!”

莫兰拿着她准备好的东西,立即出门,开着车离开了齐的城堡。

祁瑞刚茫然地坐在车里,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的轮廓很深。

司机瞥了他一眼,家族聚小心翼翼地问:“先生,家族聚我们去哪里?”

绅士垂头上了车,让他开车,却莫名其妙地说去哪里。

祁瑞刚好像没听见。

“先生,我们去哪里?”司机鼓起勇气又问了一遍。

“公司。”

司机松了一口气,向公司方向开去。

就在这时,一辆车在后面加速行驶。

司机敏锐地意识到不对劲:“师傅,不对劲!”

祁瑞刚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后面的车渐渐靠近。他一眼就认出那是齐的车。

齐瑞刚皱了皱眉头。谁在开车?

车不想撞他们,就一直追。

“停车。”祁瑞刚叫司机在他身边停下。

车刚停下,后面的车就追上来了。

车里的人瞥了他们一眼,然后很快就过去了。

司机睁大了眼睛:“是吗...伟大的家庭主妇?”

齐瑞刚已经挤到前排了。“下车!”

他把司机从车里赶出来,然后去追莫兰。

莫兰打算怎么办?

祁瑞刚心里很不爽,只觉得这个莫兰太疯狂了。虽然他的驾驶技术比不上莫兰,但也挡不住莫兰不顾一切的驾驶。

祁瑞刚眉头皱得紧紧的,也不敢追得太紧,怕莫兰更加疯狂。

他正要给莫兰打电话,让她停下来,这时莫兰的电话来了。

瑞奇刚刚接通电话:“莫兰,你在干什么?马上停车!”

“跟我去法院。”莫兰淡淡地说:“你不去,我就这么开。”

齐瑞刚脸色阴沉:“你这么容易出事!”

“跟我去法院,去不去!”莫兰大声问道。

“好的,我和你一起去。你必须马上减速!”

“你也不要试图阻止我。你不去,我不知道怎么办。”

"...我不会阻止你的。”即使他有那个想法,他也不敢。

莫兰不再说什么,挂了电话,也迅速放慢了速度。

祁瑞刚跟在她身后,想打电话给法院做点什么,但他知道莫兰会看到问题所在。

今天法庭上的人都在工作,他骗不了她。

如果他再惹她生气,她真的会做傻事...

只是,她真的那么想离婚,一点都不放弃?

祁瑞刚握紧方向盘,恨不得现在就出事,那她就不能离婚!

但是他不能这么做...

因为莫兰太了解他了,他无法对她隐瞒什么。

两辆车一前一后停在法院门口。

莫兰打开车门,下了车。

齐瑞刚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你不怕死吗?你什么时候这么绝望了?!"

莫兰淡淡一笑:“我早就学会了不死,你忘了吗?”

祁瑞刚愣住了。

是的,他差点忘了。莫兰的死势不可挡。

以前她每次死,他都很震惊。

“我也关心你,你敢这样威胁我……”祁瑞刚气得加大了力气。

莫兰很平静:“你错了,我不是因为你的关心才死的。”

家族聚会

“我被你逼得走投无路,家族聚但我不想死。如果我疯了,家族聚你是在逼我。”

祁瑞刚心里一痛,不禁放开了她的手。

“我不想强迫你……”

“但你在折磨我。所以我受够了,我们早点结束吧。”

莫兰举起手中的信封。

“离婚申请书和我们签的离婚协议都在里面。我们今天必须做事!”

莫兰话音刚落,信封就被祁瑞刚抢走了。

他威胁要撕毁这些东西——

“你敢!”莫兰大叫:“你撕了,我就告诉你的秘密!”

齐瑞刚惊呆了,怀疑地看着她:“我的秘密?”

莫兰不想利用这一点,但她别无选择。

她盯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你的秘密,你妈妈还有另外一个人。如果齐的股东知道这个秘密,他们还会支持你继承齐的吗?”

“你比祁瑞森有优势,因为祁瑞森是私生子。如果陈家知道你不是他们的后代,会怎么样?”

陈家是老太太的娘家。

当他和老太太齐,也就是结婚时,他看中了陈家的力量。

虽然现在陈家不如齐家,但是陈家和祁瑞刚也没怎么动,不代表陈家就不和齐家算账。

祁瑞刚惊愕的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莫兰会知道这件事。

“谁告诉你的?!"他眼里闪过一丝愤怒。

“你别管是谁告诉我的,我就是知道。”

“谁知道这个秘密?”齐瑞刚换了个问题。

莫兰冷笑道:“怎么,你想杀人?据我所知,想杀就杀吧!”

之前不敢说,怕他杀了他们。

现在...她不能这么在乎。

齐瑞刚微微垂下眼睛,掩饰住眼中的情绪:“谁告诉你的?齐瑞森?”

如果祁瑞森知道这件事,明天的股东大会会有什么变化吗?

“祁瑞森不知道。据我所知,不知道老人是否知道。齐瑞刚,你要是不想丢了姓,现在就跟我离婚。”

齐瑞刚突然笑了:“蓝蓝,不要猜测没有根据的事情。”

“真的没有依据吗?”莫兰问。

“我是我父亲的儿子,这是毋庸置疑的。”

“是的,你是老人的儿子,但你不是老太太的儿子。”

“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不容易找到?很明显,你和陈家会做一个血液鉴定。”

“照你说的做?”

这种侮辱性的东西,不要说他不会做,也不允许他做。

除非齐老太太还活着,只有她有资格提出亲子鉴定。

莫兰不想和他打交道。“齐瑞刚,你亲口跟我说的不可能有错。而且,我手里有血证。你信吗?”

祁瑞刚十分惊愕,他说了什么?他什么时候说的?

“你喝醉了,告诉我一切。就在那时我把你打昏跑了。”

祁瑞刚努力回忆那天他是不是有问题。

他好像说过,但他好像没说过...

但既然有可能说出来,家族聚他宁愿相信是真的。

“你说你有血证?”

“可以!家族聚”莫兰回答得很肯定,“如果你和我离婚,我会销毁所有证据,把秘密藏在肚子里。如果不跟我离婚,估计以后会有变化。”

祁瑞刚这一次,已经相信了莫兰说的话。

她手上应该有血迹鉴定。

我只是不知道她要找的陈家的dna和他做的鉴定。

靠近莫兰,齐瑞刚低头笑道:“你就不怕我把你关起来?”

“你敢吗?”莫兰冷冷地问道。

“你还敢重复以前的事情吗?你敢吗?!"

面对莫兰清澈的眼睛,祁瑞刚承认自己不敢。

他只是对她做了太多的事,所以才走到了这个阶段。

如果他重复以前对她的伤害,这辈子也救不了她的心。

但是他不能和她离婚...

“我不要。”良久,祁瑞刚深深开口。

莫兰怔了怔,才明白他的意思。

他宁愿她把自己的秘密公之于众,也不愿和她离婚?

莫兰感到一阵热血澎湃:“那就更好了!不要祁氏,祁瑞森就继承祁氏。那时候齐瑞森的权利比你大。他帮我离婚,简直易如反掌!”

“你——”祁瑞刚气得瞪眼。

“你不知道我还保留了其他证据吗?我保留了你虐待我的所有证据!如果我交出证据,你觉得你还能不跟我离婚吗?你的权利再大,能有全世界舆论的压力吗?能有强国吗?”

在英国这个民主的地方,婚内虐待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祁瑞刚手脚冰凉,整个人绝望得如同坠入深渊。

他认为如果自己努力了,改变了,莫兰就会心软,尝试改变主意。

结果他错了,莫兰一直没有改变主意。

她的内心和态度一如既往的坚定。

她对他的抗拒,就像一座喷发的火山,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

唯一的结果就是大力发泄,毁掉一切!

烧掉一切,开始新的生活。

他还能让莫兰这样吗?他还能阻止她吗?

“祁瑞刚,请把我算进去好吗?放我自由,不然我永远得不到最纯粹的快乐。我已经快十年了,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幸福……”

看着莫兰祈祷,泪眼朦胧,祁瑞刚彻底震惊了。

真的吗?

她已经十年不开心了?

莫兰忍着眼泪说:“你伤害了我内心最柔软的部分。我不可能真的快乐。每当我想笑的时候,就觉得莫名的难过。每当我想放下所有的伤害,我都不甘心。我完全做不到,不恨不怨,我一点都不那么大方!”

祁瑞刚突然发现。

他和莫兰的关系是死结。

他已经对她造成了伤害,要治愈她的痛苦还需要时间。

但他一直紧紧抓住她,这只能让她想起他给她的痛苦。

家族聚会

由于反复回忆,家族聚她无法忘记过去的一切。

只要她忘不了,家族聚就放不下。

如果她放不下,就无法真正原谅他。

如果他们继续这样下去,真的很难提高。

但是如果他们选择和她离婚,还能重来吗?

齐瑞刚无论做什么都是自信的,只是这次不够自信...

但他并不自信,他也知道他和莫兰的这段婚姻必须离婚。

不然莫兰会被他逼疯。

她说得对。她总是不开心。如果他在乎她,就应该给她真正的幸福。

齐瑞刚卷着嗓子艰难地说:“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好吧...我会帮你的。”

莫兰阿尔法男性!

他同意了吗?

齐瑞刚眼里满是悲伤:“我们离婚吧。”

“你不骗我吗?”

“这次我不会骗你了。”

莫兰傻傻地愣了很久,确定自己没有说谎,突然觉得全身和灵魂都放松了。

“谢谢。”

“不,我应该对你说对不起。”齐瑞刚拉着她的手。“走吧。”

就这样,莫兰被他引向了法庭...

第二天。

奇士股东大会顺利召开,奇瑞刚接任奇士。

祁瑞森什么都没做,从头到尾,没有反抗。

莫兰知道了这个消息,对祁瑞森的做法感到不解。

他不是也想拿下祁氏吗?

你为什么不为自己奋斗呢?

莫兰想不通,但也不会问个明白。

祁瑞刚掌管齐家所有产业后,每天都很忙,很努力,每天回来休息都很晚。

但是他周末肯定会呆在家里,陪着莫兰和孩子。

莫兰和祁瑞刚离婚,没人知道。

根据他们的约定,两个月后莫兰将离开,他们离婚的消息不会公布。

如果齐瑞刚愿意公布,可以随时公布,但莫兰不会公开。

离婚后,莫兰很放松,笑容变得灿烂。

尤其是现在和埃文在一起,她觉得她的生活更完美了。

莫兰等了两个月才离开伦敦。结果,有人在她前面移动,打算搬出齐家城堡。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祁瑞森。

祁瑞森要搬出去,真让人吃惊。

祁老爷子和祁瑞刚劝他留下来,祁瑞森还是坚持要搬走。

齐老爷子心想,他也有自己的公司,有钱,大概也想出去打拼,于是就答应了。

祁瑞森搬出去的时候,莫兰突然想到,当她和艾凡离开的时候,这座巨大的城堡里只剩下两个人,齐和祁瑞刚。

为什么她会觉得有点被遗弃?

但在齐家也一样之前,莫兰并没有太怜悯他们。

祁瑞森搬出去两天后,打电话给莫兰,想请她一个人吃饭。

莫兰同意了,独自开车去赴约。

齐瑞森请莫兰吃印度菜,他们要了一盒。

点完菜,莫兰问他最近怎么样。

齐瑞森笑着说:“很好。我住的房子是我以前的别墅。如果你有事,可以在那里找我。”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莫兰关切地问道。

没有祁氏,家族聚莫兰总觉得祁瑞森有点吃亏。

“没有慢慢拓展业务的打算,家族聚挺好的。”

莫兰脸上没有看到沮丧、不情愿、卑微等情绪,这让他很纳闷,为什么自己会轻易放弃齐家的产业。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莫兰犹豫地问。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参赛?你不是一心要继承家业吗?”

齐瑞森微微一愣,莫兰说:“你说不出来就别说了,我随便问问。”

“没什么好说的。”祁瑞森微笑。

他用微弱的光看着莫兰,低声说:“我以前也想过争家产帮你对付齐瑞刚。但是你现在做得很好,我再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

莫兰知道祁瑞刚之前的想法。

但她从来没想过,他不争取的原因是因为她!

齐瑞森垂下眼睛笑了。“再说,艾凡将来会继承家族企业。作为一个大叔,我是不可能从他身上抢东西的。”

"..."莫兰再次震惊了。

齐瑞森轻松的笑了笑:“我没有什么可以补偿你的,我能做的只有这些。”

“你为埃文和我放弃了吗?”莫兰不解地问道。

“这不是给你的...我欠你太多,我不在乎那些东西。”

他说的都是借口!

他根本不欠她什么!

他不可能不关心那些事情。大家都关心。

他为了齐瑞刚和埃文放弃了和齐瑞刚的战斗。他以为她和齐瑞刚和好了,不想麻烦她破坏感情。

所以他放弃了一切,想用这种方式弥补她...

莫兰的心被堵住了。

她怎么能告诉祁瑞森?事实上,她和祁瑞刚已经离婚了...

他所做的一切牺牲都是不必要的。

“莫兰,你不要多想。我真的不在乎那些东西,我现在也不打架了,但是我更舒服了,我也是为了自己好。”

莫兰扯出一个笑容:“我知道。”

他这样说也是对的。即使他为之战斗,也会杀死800个敌人,损失1000个。

如果他不在乎财产,那他是对的。

“另外,他给了我很多补偿。我不喜欢齐家的产业。把钱当自己喜欢的行业不是更好吗?”

莫兰看到他真诚的笑容,心里轻松了许多。

“你说得对。舒服是最好的选择。”

不管他放弃了什么家族事业,最起码他放下了对她的愧疚,再也不用被愧疚淹没了。

这样一分析,祁瑞森的做法真的很对。

随即,莫兰也露出了真诚的笑容:“齐瑞森,无论如何,我从来没有责怪过你,也从来没有后悔过。”

祁瑞森目光闪烁,他明白她的意思。

齐老头的身体好多了,但是还没有完全恢复。

医生说要想长寿,就得好好休息,花两三年时间调理身体。

同时祁瑞刚管理公司,要注意老人找地方培养。

莫兰瞪了他一眼,家族聚祁瑞刚又心情大好地笑了起来。

埃文笑的时候会笑。

小家伙怕自己笑得不够大,家族聚使劲笑着,手舞足蹈,仿佛遇到了天大的喜事。

祁瑞刚不得不伤害他。

"埃文,别像个傻瓜一样傻笑了。"

“哈哈......”埃文笑得更开心了,眼睛也不见了,只露出三颗白色乳牙。

莫兰盯着他的牙齿,发现他的牙齿在过去的一两个月里长得很快。

现在有三个。

莫兰忍不住伸手掰开他的嘴,看得更清楚了。

埃文突然抓住她的手指,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他咬得很厉害,但是莫兰并没有感觉到多大的疼痛。

祁瑞刚跳过去,拔出莫兰的手指。

她手指上有几个小牙印。

“你为什么不躲起来?”祁瑞刚皱眉问她。

莫兰抽水机回收:“我很好。埃文的奶嘴呢?”

祁瑞刚转身去找奶嘴,然后走过来递给她。

莫兰把奶嘴塞进埃文的嘴里,小家伙拿着奶嘴使劲磨牙。

“你先看看他,我去洗澡。”莫兰突然说道。

祁瑞刚点点头,把孩子抱了过去。

莫兰告诉他,“别逗他了,让他早点休息。天色已晚。”

“我知道。”齐瑞刚躺下,把埃文放在身上。

莫兰没有安全地看着他们,去了洗手间。

她花了一个小时洗澡。

洗完澡,莫兰突然看到一个温暖的场景。

祁瑞刚仰面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睡着了。

埃文躺在他的身体上,嘴里叼着一个安抚奶嘴,睡着了。

但齐瑞刚用一只胳膊轻轻抱着他,防止他摔倒。

莫兰站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们,心里的感觉突然变得复杂起来。

以前,她真的很讨厌祁瑞刚,但现在,她发现自己对他的仇恨模糊了。

有时候,她甚至回忆不起那些刻骨铭心的仇恨。

她不记得谁说过一句话。

如果一个男人伤害了你,但是他后悔了,让你忘记了痛苦,那么他真的后悔了。请再给他一次机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给自己一个机会,因为这个男人能抚平你的伤痛,所以他一定为你付出了很多。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很难找到一个能让你开心的人...

莫兰在床边轻轻坐下,久久地发呆。

“齐瑞刚,起来。”

"埃文,起来……"

祁瑞刚疑惑的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是黎明,太阳出来了。

莫兰穿着他的家居服站在床边,抓着他的头发,喊他:“太阳要晒屁股了,你怎么还在睡觉?”快点起床,快点送埃文去学校..."

送埃文去学校?

齐瑞刚想起埃文好像已经长大了,已经上小学了。

“快点,已经七点了,别呆在床上。我做了早餐。你带孩子,洗干净,然后下楼吃早饭……”莫兰滔滔不绝,转身离开。

已经七点了!

祁瑞刚突然一激灵,与此同时,人也从梦中醒来了!

!!

他睁开眼睛,家族聚有些人还在出神。

他向一旁望去,家族聚看到埃文和莫兰还在睡觉。

埃文睡在他们中间,莫兰侧卧着,好像他整夜都在那个姿势。

祁瑞刚也侧身,眼睛深深的看着他们。

突然,莫兰的睫毛微微一点,慢慢醒了过来。

她突然看着齐瑞刚的视线,莫兰惊呆了:“你在看什么?”

主要是他的眼睛太专注了...

齐瑞刚低声说:“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你让我起来送埃文上学。在梦里,你和我都很平淡,就像一对普通的情侣,但我觉得很温暖,觉得那才是我想要的幸福……”

莫兰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齐瑞刚挽着埃文的胳膊,握着她的手。“莫兰,你必须和我在一起,直到埃文长大,然后你敦促我每天送他去学校,好吗?”

莫兰的心微微颤抖。

她昨晚想了很多,没想到祁瑞刚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梦。

上帝在向她暗示什么吗?

齐瑞刚捏捏她的手:“你也看到了,埃文在我们身边会很开心的。”

是的,埃文昨晚很开心。

但是莫兰还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微微垂下眼睛说:“起来吧,时间不早了。”

齐瑞刚放下手,笑了笑:“好的。”

虽然莫兰当时没说什么,但齐瑞刚显然发现,从那天早上开始,她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别人可能找不到不同的地方,但他的感受很明显。

他能感觉到莫兰对他的态度软了很多。

她不再那么排斥他了。

祁瑞刚心里很高兴,同时更加小心,生怕再次把她吓跑。

谁说幸福如履薄冰。

他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但是他很开心...

两天后,莫兰一直在等余的电话。

自从那天同意卖掉自己的土地后,玉就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

莫兰想主动联系他,但又怕现在不是时候。

她只能等待,等待他主动联系她...

等待总是漫长的。

莫兰没有买地,每天无所事事。

每次齐瑞刚去办公室找她,要么是看电影,要么是逛论坛,比接待小姐还无聊。

齐瑞刚建议她给打电话于,但她拒绝了。

余说,把地卖给她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她只能等。

在她买下这块土地之前,她不能粗心大意,因为任何事故都会发生。

这是莫兰的事,祁瑞刚没有太多干预。

但是他一有空,就会带她出去玩,打发时间。

莫兰从未去过高尔夫球场。

祁瑞刚给她办了会员卡,带她玩了半天。

莫兰从来没去过高端会所喝茶聊天,祁瑞刚也带她去过。

所有莫兰没有接触过的东西,只要祁瑞刚能想到,他都会带她去体验。

每天至少体验一次,莫兰玩的很开心。

十天很快就过去了。

莫兰和于的电话也等了十天。

!!

当她以为自己会继续等下去的时候,家族聚终于给余打了电话。

他约她出去吃饭谈事情,家族聚让她一个人去。

莫兰同意了。

祁瑞刚想跟着,莫兰说了他半天,他才放弃一起去。

莫兰没想到的是,龚蓓邀请她去的地方是伦敦大学。

而余邀请她在学校食堂吃饭。

他们去的时候,食堂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不知道我在龚蓓用了什么方法。我让食堂的人给他们做了套餐让学生生吃。

“我在这里读书的时候,吃过这个包。”余把盘子里的食物递给莫兰,在她对面坐下。

莫兰惊呆了。“你是在这里上的大学吗?”

余笑着点点头:“是的。很惊讶吧?”

“真巧,我也是这里毕业的。”

北龚宇笑了笑,并不惊讶。

“你当时是不是吃了这一套饭?”

莫兰低头看着托盘里的食物。有咖喱饭、土豆泥、一杯果汁和一只鸡腿。

“好像是这些。”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她已经不记得了。

“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以前怎么样。”说着,余率先吃了起来。

莫兰也吃了几口。

她没有特别的味道。

反而觉得食堂的菜不好吃...

余吃了一些,放下筷子。

“果然找不到以前的味道了。”他叹了口气,说道。

莫兰很不解:“你也吃食堂的菜?”

龚蓓的家庭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他的身份不一样,怎么吃食堂的饭?

余用纸巾擦了擦嘴,笑着说,“我以前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现在没有区别了。唯一不同的是,我现在很忙,很多事情占据了我的生活。”

莫兰也感觉出来了,于不同于祁瑞刚。

齐瑞刚很注重自己的身份,从不做掉价之类的事情。

余很平易近人,似乎是个邻家帅哥。

“你为什么邀请我来这里吃饭?”莫兰问他的疑惑。“我们以前认识吗?”

她和于年龄差不多,所以不能做同学?

但是她连那些同学都不记得了。

俞坦言:“因为我一直想回来吃一次这里的菜,细细品味当年食堂饭菜的味道。但是没有人和我在一起。”

莫兰大为震惊:“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吗?你找我干嘛?”

“听说你也是这里毕业的,也许我们可以找个地方产生共鸣。”余的眼神如此清澈,人们无法怀疑他说的话。

“就因为这个?”

“有,也许只有你不会嘲笑我来这里吃饭。只有你才能随意和我坐在一起吃饭。”

"..."莫兰不知道如何形容她对余的看法。

为什么他做的一切都那么简单?

北村笑了:“我说的是真的。”

莫兰点点头。

他是不是真的不重要。

“你也不吃吗?”余问道。

莫兰点点头。“嗯,我不饿。”

“那我们走吧,我只想去操场。”说着,余站了起来。

!!

莫兰跟着他,家族聚向操场走去。

余悠闲自在地走在前面。

“龚蓓先生……”莫兰忍不住说话了。

余回头笑着问:“什么事?”

莫兰想问他他们什么时候谈论土地。

突然,家族聚两个亚裔女孩向他们走来。

“请问你也是中国人吗?”一个女孩兴奋地问宇。

应该是在校学生,看起来很年轻,不成熟。

龚蓓露出困惑的表情,用英语问他们:“你说什么?”

女孩惊呆了,用英语问他:“你不是中国人吗?”

余微微摇头,只笑不说话。

女孩给了一个遗憾,跟他们说了几声对不起就走了。

当他们离开时,莫兰莫名其妙地问龚蓓,“你为什么不承认?”

龚蓓笑着说:“我也没有否认。再说,我承认有多麻烦。”

莫然恍然,这两个女孩显然对感兴趣于。

余因为怕麻烦才不承认。

“你刚才让我做什么?”余问她。

莫兰接着说:“我们为什么不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地谈谈这片土地呢?”

“有什么好谈的?”余问道。

莫兰惊呆了:“当然是价格问题。”

“这个不急,我已经想过价值了。”余继续往前走,莫兰只好无奈地跟着他。

可是走了一会儿,又把余叫住了。

他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神色凝重。

“怎么了?”莫兰疑惑地问他。

余看着她,笑着说:“以前我想回学校,因为那给我留下了一些美好的回忆。只是回来后才发现,很多东西都不一样。”

莫兰看着变了的学校点点头,“对,我也发现这里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余眼底划过一抹失落。

“过去的终究是过去的,再也找不到了。怪我自己太执着了……”

“你说什么?”莫兰侧着头,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余笑了:“没事,我们走,我们回去。”

回去?回到哪里?他们不应该谈论土地吗?

莫兰跟着余出了校园,外面停着两辆车,一辆是他的,一辆是莫兰的。

余从车里拿出一个礼盒递给莫兰:“莫小姐,非常感谢你今天陪我回忆过去。这是给你的礼物。”

“你真好。”莫兰挥了挥手。

“拿去吧,我真的给你了。”余执着的伸出双手。

莫兰只好接过来:“谢谢。”

“不客气,我说这是我给你的谢礼。今天就到这里。我先走一步,你就可以回去了。”余突然说道。

“啊?”莫兰惊呆了。“龚蓓先生,我们不是要谈论土地吗?”

余笑而不语,直接上车,然后吩咐司机开车走了。

莫兰傻眼了好久。

这就是他问她的全部吗?!

他不打算把土地卖给她?!

莫兰突然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余不是好人吗?他只是在和她玩?

!!

但他给人的印象不是那样的!家族聚

莫兰站在原地无语,家族聚怎么都想不通龚蓓宇该怎么办。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祁瑞刚给她打电话。

莫兰拿出手机,黯然开机:“你好。”

“事情结束了吗?土地买了吗?”祁瑞刚问。

“结束了。”

瑞奇只是听说她的语气不对:“你怎么了?”

“没什么。”

“你什么时候回来?”

“马上。”

“那就早点回来。”

“好。”莫兰挂断电话,虚弱地上车,告诉司机开车回去。

她包里还准备了一份合同,以为今天可以买地。

于是,给余送了一份礼物...

莫兰原本的期待和开心心情瞬间变成了失落。

她真想给玉打电话,狠狠的骂他一顿!

但她担心余不是在耍她,也许他会把这块地卖给她...

看着手里的礼盒,莫兰没有打开来看看。他只是把盒子放在包里,然后就忘了。

回到公司,莫兰忐忑不安地上楼。

她不知道如何告诉祁瑞刚她没有买地...

直到现在,她都想不通。她和于没有冤无仇。为什么他总是这样和她玩?

想到自己简单的做事理由,莫兰突然觉得宇真是深不可测。

估计祁老爷子不是他的对手...

“莫经理,你找总裁?为什么不进去?”祁瑞刚的一个秘书好奇地问她。

主要是她在门口徘徊了很久。

莫兰这才振作起来,推门进去了。

祁瑞刚一听到推门声,就知道是莫兰。

只有她会忘记在这里敲门,她总是推门直接进来。

齐瑞刚抬头一看,是她:“刚回来?”

“嗯。”莫兰关上门,在沙发上坐下。

齐瑞刚发现她脸色不对,起身走过去:“怎么回事?”

莫兰抬头看着他的眼睛:“我把事情搞砸了……”

齐瑞刚眼神微微动了一下:“那块地不是你买的吗?”

“嗯。”莫兰低下头。

齐瑞刚在她身边坐下,低声问:“为什么?你不是说于今天叫你过去,也就是说,约了陆吗?为什么,价格不讨论?”

莫兰摇摇头。

“他不想再卖了?”

莫兰仍然摇头。

齐瑞刚皱起眉头:“没有,是什么原因?”

莫兰淡淡地说:“我猜他不想再卖了。他没有跟我谈土地。”

“你没问他?”

“我问,他什么也没说。”

祁瑞刚霍地站起来,“他耍你?!"

莫兰怕他生气:“不一定,也许他应该考虑一下……”

齐瑞刚很生气:“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维护他!妈的,他敢打你,真以为我们齐家怕他?!"

祁瑞刚的眼睛看着尹稚,已经瞬间想到了十七八个报复龚蓓的宇法。

莫兰的情绪已经很低落了,更是如此。

“我不是为他说话。现在在他手里。我能怎么做呢?除了往好的方面想,我还能做什么?”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