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美狮会斗地主app(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1/85)

美狮会斗地主app(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格林被激怒了!大佬

这句话戳中了她的心。

其实她真的没有五千分。几天前只输给了晏子1000多分。但可惜我们现在机会这么好,大佬不抄了。

然后,青猛瞪了晏子一眼,目光转向青衣。

“师姐……”绿裙子撒娇似的抖了抖青衣的衣袖。

师姐是天才训练营,比外面的人挣分容易多了,所以我肯定师姐手里有很多分。

“五千分,大姐给你赔了。”青衣做了个大胆的手势,表示是小事。

绿装很兴奋,然后反派朝紫抬起下巴:“你能出5000分吗?”

“你买得起,我就买得起!”晏子冷笑。不知为何,他也是公爵的弟子。即使做的不好,也能凑分。

更何况绿衣的德行,如果不赚到她自动送上来的积分,她怕罗素出来时会敲她的头。

“嗯,还是你,林大哥,做做见证吧。”绿衣在半里外的森林里大喊。

林板丽同意了。

于是,赌注又开始了。

在屏幕内,罗素正在和苏樱玩耍。

党党当!!!

剑闪闪,剑芒闪闪,残影纷纷。

罗素一边玩,一边试图在脑海中找到一个方法。

刚才,当苏樱不小心的时候,她在背后捅了一把剑,但是当这把剑下去的时候,罗素崩溃了...苏樱的肉像棉花一样,没有血流出,看着她的影子,她的力量一点也没有减弱。

苏樱看出罗素错了,嘴里的冷笑非常明显:“你杀不了我。”

言下之意是她是不朽的。

意识到这一点后,苏并没有感觉到大麻烦。

她真的希望那不朽的身体是她自己的,可是现在,如果她是她的对手,她只会想哭。

“砰!”

一股重力打在罗素的背上,罗素无法抵抗,他的身体向前冲去。与此同时,苏樱的剑后来到了!

剑,快,直,直对着苏的后背!

在最后一分钟,罗素有一点走样,否则她的心会立即被压碎。

苏樱笑了:“如果你受伤了,你的力量会因为疼痛和失血而逐渐减弱。你注定要死在我手里。”

话音方落,苏樱不停杀戮,不断攻击罗素!

这时,罗素只有一次招架,但没有攻击。

最后,砰地一声,罗素被远远地甩了出去,身体划了一个半弧度空。当然,他砰的一声倒在地上,有微弱的骨折声。

罗素躺在草地上,愤怒地抓住他的侧手。

不公平!

一点都不公平!

但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平等的。这个世界怎么会有绝对的公平?既然幕后的人设计她画最难的,目的是杀了她,怎么能放过她?

罗素的胸口鲜血喷涌而出,很快她的黄裙子就被染红了,就像另一边的一朵血淋淋的花,散发着杀人的诅咒!

“愚蠢!就凭这样的实力,我要过第三轮!去死吧!”苏樱深邃的眼睛里带着一丝讥讽,然后她毫不犹豫地开枪了!

罗素生气地看了慕容墨一眼,又被摇摇头:“看来你记不起小王子的教训了,又被所以。”

“什么”慕容沫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罗素说:“如果唐雅兰这次赢了,她就留下,你就等着小王子永远关小黑屋吧。”

慕容墨冷笑道:“唐雅兰会赢。你在胡说些什么?你知道她的对手是谁吗?”

唐雅兰运气不好,对手比罗素强,是西夜学院神化九大行星实力的新生。

新来的学生又大又壮,站在那里像铁塔一样,惊恐万分。

如果唐雅兰平日里看到这样的对手,如果不把剑对着她打,就打不出正常的剑术。

因为这个对手,她一眼就知道打不过

但这一次,唐雅兰却是面带微笑,信心十足。

《西夜》中的新生王大力,天生神力,为慕容方效力。

王大力的脸尴尬而扭曲:“臭丫头,动一动。”

唐雅兰笑着看着他,心想,我妹妹苏已经把你收买了,你还这么嚣张,你太爱演戏了。

但唐雅兰不得不佩服对方的敬业精神。

看看这个人,长得那么憨厚,演得那么逼真,眼神里的杀气那么真实。

唐雅兰也变成了演戏,挥挥手:“来吧,展示你所有的力量,我要你知道我的力量。”

王大力冷冷一笑

然而,他的老板下了命令。如果这个小女孩是残疾人,他会得到很多分数

而且,如果他赢了这场比赛,他也会得到相应的分数

于是,王大力对唐雅兰冷冷一笑,用尽全力

唐雅兰觉得即使王大力在演戏,她的眼神也很可怕,于是闭上眼睛,握着一把冰冷的剑:“啊!”

一声爆喝,唐雅兰的身体顿时雄壮起来

她不怕无处不在的剑光,也不怕随时可能伤害她的剑气,更不怕对方伤害她。她没有顾虑,尽最大努力把剑对着她吹出。

因为苏的姐姐已经说买通了对手。

就在唐雅兰折断这把剑的时候,

王大力整个人都傻了。

这把剑怎么会这么可怕

当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一股可怕的冲击波向他袭来。

“砰砰”

王大力就像被枪杀了一样,他身上有十几处血迹。然后,他的身体飞了出去,直接飞出了战斗平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如此重大的变化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观众沉默了。

东华学院的学生,更是瞪着眼睛就要出来

云云弃权空给了一个名额,本来应该推迟到第11位的,但是罗素一句话没说就把名额给了唐雅兰。

许多人表面上一无所有,但私下里却在谈论罗素。毕竟唐雅兰是东华学院一百名

但现在,看着唐雅兰一剑击败西夜大排名第六的王大力。

那把剑很强,很厉害,不可能作弊,所以从什么时候开始,唐雅兰就应该有这么强的实力

如果唐雅兰一开始就有这样的实力,拆马为什么会常年被欺负被打压

那么,拆马她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变化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罗素身上。

因为他们显然是可以计算的,自从罗素进了国子监,唐雅兰的日子真的好过了。也就是说,它是罗素。短短几个月,唐雅兰就直接从东华学院第100名被拉到了能打败西夜学院的第六名。

如果他们知道罗素花了不是几个月,而是不到五天的时间,他们很可能会被吓疯。

罗素是罗素

他们都钦佩地看着罗素,眼底是狂热的兴奋

但此刻,坐在罗素身边的慕容沫,完全忘记了这个反应。

怎么可能

既然前次亏损,慕容沫也不像以前那么冲动了。在和唐雅兰打赌之前,她特意尝试过唐雅兰,在得到了唐雅兰真正的实力后,再引诱她上当。

至于她的对手王大力,他是慕容方,而慕容方是她的慕容默,所以绝对没有被收买的风险。

所以,慕容沫怎么都不明白,汤灿雅兰的势力是怎么在短短几天内暴涨的

就在慕容墨心寒背寒的时候,罗素转过头,一双深潭般的眼睛盯着她,笑着笑着:“看来慕容墨小姐要被关在小黑屋里一辈子了。”

慕容墨恶狠狠地盯着罗素:“你作弊。”

“哦,”罗素微微提醒着她的嘴,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台上的评委,举起了手。“慕容墨小姐说这个游戏作弊。”

顿时,原本闹哄哄的现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转过头,像白痴一样看着慕容沫。

在评委席上,来自南宫刘芸的一些大人物的目光也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们一眼。

慕容沫突然暴露在大家的视线里。

那双带着讥讽的眼睛似乎把她剥光了。

唐雅兰的强力剑是大家都知道的。一点都不算出轨。王大力实际上正在被击败。所以很明显,就算傻逼也能看出来,慕容墨应该张嘴作弊。这是对评委的挑衅吗?

看到评委席上少年们的蹙额,慕容墨只觉得脸一红。她凶狠地看了罗素一眼:“我没说作弊,别诋毁我。”

说完,慕容沫拎着裙子快步跑了。

看着慕容沫像狗一样在后面追着跑,罗素嘴角扬起一个微微的弧度,那是一个成功的微笑。

而这时候,唐雅兰高高兴兴地跑到了罗素面前,脸上难以掩饰的兴奋,还有一点诡秘的窃喜。

“苏姐姐,我赢了。我赢了。”唐雅兰拉着罗素的手。她觉得罗素很棒,很了不起

原本让她伤心的头发会变白,罗素轻描淡写,直接化解。

罗素淡淡地点点头:“如果你用你的力量赢了,你应该感谢你自己。”

但唐雅兰一脸疑惑。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她说:“苏姐姐,大佬这一仗不是靠我的力量打赢的。如果你不买通对手放我走,大佬我根本赢不了。我能赢,是因为苏姐姐。”

罗素生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王大力是慕容方的人,慕容方是慕容默的人,我怎么买的?”

“可是那天你出去了。”唐雅兰想起那天老板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对自己说

“那天出门刚买了一包瓜子。”罗素冷静地看着她。

“啊”唐雅兰惊呆了,“可是”

“回来跟你编个故事,你不会真的信的。”罗素奇怪地看着唐雅兰。

“啊”唐雅兰的小脸白了

唐雅兰想起了刚刚上任后的直接扩编,顿时双腿发软

罗素笑着拍了拍唐雅兰的肩膀:“坐好,下一场是费俊平的比赛。”

当罗素与唐雅兰交谈时,罗素能清晰地感觉到一条燃烧的视线从全场最佳的方向投射到她身上。

罗素能感觉到谁是这条视线的主人。当她像没人看似的和唐雅兰聊天、说话时,眉毛都不抬,仿佛完全感受不到。

接下来是费俊平的比赛。

这场比赛,让罗素的眉头深深皱起。

费俊平的对手,可惜是慕容方。

西夜院第一高手慕容方,是慕容默的左膀右臂。

就在刚才,罗素用唐雅兰狠狠打了慕容墨的脸,下一刻,慕容方和费俊平打了起来。上帝不会捉弄她。罗素的眉毛紧紧地皱在一起。

战斗平台上,费俊站在慕容方对面。

许飘然而去,吹得慕容方宽袍角,层层叠叠,流年飞逝。

他英俊的脸,顽皮的眼睛眯起,嘴里发出嗜血的冷笑。

罗素的心里突然提到

慕容方,这将是一个杀手

就是比赛,剑无眼,所以比赛前大家都签了死亡书,合理的战斗死亡率在国子监允许范围内。

罗素看着慕容方舞动的腿脚,她清楚的意识到,在一起战斗的时候,慕容方绝对不会给费俊平认输的机会,绝对的实力让他有这样的机会。

此刻,裁判正在倒数:三,二

罗素的心里突然提到

费俊平曾经说过,这个游戏曾经被鄙视过她的人看过。所以,对于这一刻,她付出了那么大的努力去培养。

只要进入大一联赛前十,她就有资格回到自己的家庭,践踏那些曾经鄙视过她的人。

然而,这段时间的辛苦终究是得不偿失的

就在裁判即将喊出一个的时候,就在慕容方即将杀死杀手的时候。

“我认输。”费俊平看着慕容方,慕容方正准备严肃冷静地向她开枪。“真不好意思打断慕容杀人泄愤的机会。”

费俊平朝慕容方抱拳,转身退下,走得果断,一点也不慢。

当她离开时,整个观众反而变得兴奋起来

因为费俊平刚才说了

真的很抱歉打断慕容杀人泄愤的机会。

刚才慕容方是不是想杀她

能进帝国理工的怎么会傻

他们想到刚才慕容方嗜血而神秘的眼神,又被再想到慕容默之前在罗素吃的亏,又被他们心中都清楚。,

慕容方和慕容默都没有想到费俊平会这么干脆地认输,所以呆愣了一下。

慕容方看着费俊平离去的背影,视线落在罗素身上。

他慢慢地勾起嘴角,朝罗素投去一个充满挑衅的奇怪而冰冷的微笑。

这两个比赛真的让东华同学大吃一惊。

我以为唐雅兰一定会输的很惨,但是她赢了。

我以为费俊平能进前20,结果输了。

在评委席上,宁天浩和林若愚显得有些无精打采。毕竟这种水平的竞争对他们来说太弱智了。

而他们之所以来参加比赛,就是为了陪龚儿,瞬间看到那个罗素女孩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这就是结果

宁天浩打了个哈欠:“无聊。”

林若愚淡淡一笑:“天真。”

楚三没有生气地看着他们:“什么叫无聊幼稚?你没看到唐雅兰能进前20,都是罗素写的,费俊平能在慕容面前果断认输,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两个是罗素的爪牙。”

宁天浩:“唐雅兰是谁?”

林若愚:“费是哪个?”

不是重量级,所以没有资格进入他们的视线。

楚三简直没好气:“你们两个。”

但此刻,所有人都发现宫二太安静了,于是他把视线低下,固定在罗素的脸上。

楚三对视一眼,都叹了口气。

这场比赛之后,他是主裁判。龚二连在台上连看都没看战斗双方一眼。他那双燃烧的眼睛始终盯着罗素。

他们毫不怀疑,龚二抢了大法官的位置,是为了看到罗素最好的一面和光明正大。

楚三简直没好气。

军队里有那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他的下属累得像狗,龙凤族的长辈开车像催命符。但他想每天早些时候在最佳位置等待,等待罗素的出现,而罗素却从来不抬头看他。

果然,罗素完全无视这灼热的景象。唐雅兰和费俊平对比后,她带着两个人离开了赛场。

“宫二,你家没了。”楚三没好气提醒。

很明显,“你的家庭一落千丈”这句话取悦了南宫绍尔。他抬头一看,殷红的薄唇很好看,黑眼睛像黑曜石一样燃烧。

他向楚三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先照顾好主裁判的位置。”

说完,南宫二小起身向罗素出发的方向走去。

“不,你这”楚三无语望天。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接下来会有七场比赛,而主要裁判南宫绍尔竟然如此任性地离开了比赛。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性

楚三麻烦龚二帮他收拾残局,拆马所以龚二很少任性一次,拆马楚三只好站出来失陪。

宁天浩和林若雨也都无语了嘴角抽了抽。

“这个罗素真的很重要。”宁天浩发现,他曾经把罗素的重要性估计得很高,但现在看来,它仍然被低估了。

楚三气愤地说:“你可以看下一场。”

有宫二在,不知道下一局会有多偏。

如果有人敢伤害罗素,宫二暗中下手废掉此人,楚三都不会有丝毫怀疑。

因为现在的宫二,在罗素面前,简直就是任性而骄傲,没有心。

南宫云烟跟着罗素。

他不远也不近,只是静静的走在她身后十米。

谁也感觉不到那灼热的景象,但罗素假装不知道,只是冷着脸向前走着。

唐雅兰好奇的回头一看,这一眼,顿时惊得她捂住了嘴。

唐雅兰兴奋地拉着罗素的袖子,她也知道压低声音:“是南宫二号还是南宫二号?”

费俊平心想,怎么可能?南宫二初的主裁判坐在高处俯视小比赛。为什么这里会有空?

费俊平根本不信。她回头,但下一秒,头嗖的一声向后转,双手捂着胸口。

天啊,除了南宫二少,还有第二个人,长得那副帅气独特的样子。

唐雅兰和费俊平一想到身后有南宫二少,吓得面无人色,束手无策。他们不知道把手和脚放在哪里。

那就是南宫两位小神仙。

然而,罗素似乎无事可做,悠闲地散步。

唐雅兰和费俊平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焦虑。

他们俩慢慢加快了步伐

差距慢慢拉大。最后,两个人逃之夭夭,跑得飞快。最后,数字消失了。

罗素只能无奈地叹息。

去别墅的路上,一片寂静。

阳光下,两个人影一前一后保持着十米的距离。

眼前的身影浑身散发着冰冷,自顾自。

身后的人影一双美丽的眼睛望着前方的背影,静静地跟在后面。

两个人一路没说话,连一句话都没交流。

完全像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时光流逝。

前面已经出现了别墅的影子。

直到罗素踏进别墅,两人才说了一句话。

看着罗素冷然走进别墅,强行关上门,南宫曜那双流动的漆黑眸子,如同流星一般,眼中闪烁着醉人的柔波。

三天后,二十进十。

费俊平弃权了。

东华大学的人们满心以为唐雅兰会再接再厉,创造出更辉煌的成就,但她也选择了弃权。

罗素呢

罗素从来没有想到她遇到的人竟然是

周二飞

周二,费遇见时并没有想到要扮演他自己,突然他在那里变傻了。

罗素清楚地记得,当她在西南边境时,南宫刘芸只带她回来过。当时她是周二飞的,辛一浩和冷留在了西南边陲。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自从他周二飞回来,大佬天就凉了。不管他是否安全回来,大佬罗素的心里充满了疑虑。

但是最让她困惑的是

“你的脸”回忆道,周二她给费和辛一昊做了一个造型。没有她独特的技巧,要去除他们脸上的化妆是绝对困难的。

但是现在,周二飞出去之后,那张脸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然而,在罗素说话之前,他像一只兔子一样在周二飞到舞台上说:“我弃权。”

他去西南边境怕苏联。

更重要的是,从罗素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他很容易受到罗素的攻击,所以放弃是最好的办法。

但是在他逃跑之前,罗素已经把他抱在手里了。

“放开我,放开我,”周二飞挣扎着喊。

但是罗素没有放弃他的意思,所以他带着他飞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救命!无礼!”周二飞不知道他在喊什么。

罗素的整张脸都是黑的。

就算你想不雅,也是他利用了周二的航班。罗素用手刀直接砍倒了周二的航班,带着人走了。

所有人: ""

见过彪悍的土匪,却见过如此彪悍的女土匪

"罗素打算星期二坐飞机去做什么?"

“周二飞,喊非礼是真的吗?”

“为什么被带走的不是我?”

他们心里难过。

宁天浩笑着看了看南宫云,开玩笑道:“为什么不阻止呢?”

南宫刘芸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太小看她了,也太小看我了。”

宁天浩嘴角的笑容僵硬了。

楚三拍了拍宁天浩的肩膀,知道他明白南宫云的意思,特意翻译给他听:“你瞧不起罗素,连宫二都不要的罗素,会看上这样的人。”

看到宁天浩的尴尬,楚三笑着说:“你也瞧不起宫二。他嫉妒如此明显的事情。那他还是我们佩服的宫二里的宁大。怎么才能发现你最近智商不够?”

“咳咳。”宁天浩假装咳嗽,化解他的尴尬。"开个玩笑,顺便说一句,罗素背着那个正在做这件事的人."

“被迫问。”南宫二的小手叠在脑后,靠在软椅上,嘴角勾勒出一缕邪魅的弧度。

至于用什么力量,南宫二似乎知道的很少。

宁天浩深深叹了口气。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骗过他的眼睛

想到这,宁天浩的心中一凛。

他对罗素的印象不好,宫二也很了解,所以之前故意让自己当评委,就是想让自己亲眼看看自己渴望的罗素有多神奇

直到这一刻,宁天浩才突然意识到,葡萄架下的对话,宫二无意中为现在埋下了伏笔。

他可以算自己,也必须算龙凤会的人,所以这个新联盟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新联盟。他想向每个人展示罗素的潜力。

果然是又黑又狡猾的宫二。

为了罗素,他可以被看作是按部就班的。

我只希望罗素能支持他,不要让所有人失望。

对新联盟感到幼稚的宁天浩,又被在搞清楚里面的关键点后,又被把罗素带到了更高的层次。

然而,罗素并不知道这里的曲折。她带着星期二飞到角落,用手刀把他叫醒。

当我星期二醒来时,我看到了罗素。我吓得开始跑。

但是罗素已经把他按在了地上。

“如果你不想成为真正的女人,就回答我的问题。”罗素冷冷一笑。

真正的女人周二坐飞机,吓得差点哭出来。

去西南旅行是他无法摆脱的噩梦。罗素一上来,就控制住了自己最大的弱点,所以周二他流着泪飞过去点头。

“你们三个都回来了。”真正想问的是冷邵琪回来了没有。

周二,费飞猛点头:“冷邵琪带我们回来了。”

罗素的眉毛跳了跳。冷带回来的,说明冷手里有个破空定位珠,他不是说空定位珠不能用吗?为什么

“他会受伤的,”罗素冷着脸说。

“我受伤了,但很严重。当我们被发现的时候,鲜血流了一地,神武家族的主人凶猛地追了上来。若不是冷杀了,抢了头领的破空定位珠,我们三个都死了。”周二,我痛苦地看着罗素。“冷是那么适合你,而你是那么适合他?”

他说的话,罗素并不明白,他在弱吐南宫云烟的时候只带走了她,却把所有人都留在了后面。

然而,南宫绍尔的身份不是他可以抱怨的,所以他不能怨恨。

当罗素听到血在冷云流了一地时,她的眼睛微微皱起。她周二走了,转身要走。

“你去哪里找冷?”星期二飞到罗素的后面,大声喊道。

但回答他的是罗素冰冷的背。

就在这时,一个黑色的影子闪过星期二。

周二飞来飞去看看,嘿,没人,一定是他的幻觉。

其实并不是周二飞的错觉,因为刚才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两个人正埋伏着。

罗素走后,一个黑影跟着罗素,而另一个黑影迅速向龙凤门冲去。

南宫二澄清车马一定是罗素,所以此刻,所有龙凤会的人都擦亮了眼睛,观察罗素的一举一动,言行举止。

费和周二的谈话很暧昧

影子飞进龙凤门的一个院子里。

那件白色锦袍,负手长背,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影子会呈现刚刚录制的对话。

年轻人看了一眼后,两簇火焰在他眼中点燃,他手中的纸片瞬间变成了灰烬

“继续盯着。”年轻人满嘴都是笑,眼神明明是在笑,却又觉得冷漠,残忍,残忍。

另一个黑衣人跟着罗素。

罗素正走向冰冷的房子。

因为冷是被人扶伤的,她不能坐视不管。

但是走到半路,罗素的通讯爵微微动了动。

当罗素的目光扫过通讯珏时,她的后背微微有些僵硬。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唐雅兰腹痛

罗素亲自把唐雅兰吊过去,拆马传来哎哟哎哟的惨叫声。看来他真的病了。

罗素想了想,拆马往回走了一半,向她的别墅走去。

在战斗站的另一边,南宫绍尔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轻微的弧度。

楚三看到南宫的流云,笑得像只狐狸,好奇地问:“笑什么?”

南宫绍尔的笑容像三月的樱花一样醉人。“我大嫂最近身体不太好,请多去看看。”

南宫的漂亮老婆是褚三少的表妹。

褚三少听了这话,眼睛微微蹙眉:“没听人说起。什么时候起的差?”

南宫二的小眼底是邪魅的深笑,但在楚三的小眼里,却有一种冰冷而逼人的感觉。

从楚三少的角度来看,南宫刘芸此刻仰望着远方的天空空,他深邃的侧脸把众生颠倒了过来。过了许久,他淡淡地说了两个字:“今晚。”

“啊”楚三少一开始没明白。

现在还是下午。他怎么知道水今晚会不舒服,但很快,三少的身体颤抖了。他盯着那个看上去热情、慵懒、漫不经心的漂亮男孩:“你应该好好对她。”

为什么?

在闪电和燧石之间,楚三少想明白了关键:“你大哥应该从罗素开始。”

于是,他先开始变强,拿着水雪薇去捣鼓,威慑南宫不流出来

楚三小脸瞬间白了,冷汗滴滴滚了下来。

因为罗素,这两兄弟想要一堵墙吗

“你丫的”楚三少指着南宫云烟,无话可说。

但是此刻,周围的宁天浩和林若愚,都站在了当场。

南宫云没想到

原来,不管怎么高估,他们还是低估了罗素在南宫刘芸眼中的地位。

宁天浩的脸色有些苍白,林若愚白皙的额角滚落一滴冷汗。

南宫云烟像是没人在看似的跟楚三的这段对话与其说是为了警告楚三他们俩。

《龚

“南宫云烟你”

看在罗素的份上,这太疯狂了

但两人除了默默擦汗,什么也说不出来。

刚刚听到的消息太令人震惊了,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消化。

所以10投20中的比赛过后,宁天浩和林若愚还是有些无反应的。

一局又一局,十个考生出来了。

慕容方的冷云逸无疑进入了前十。

罗素、阎崇衫也进入了前十。

新一号十大。

其余的人,罗素并不知道。

在五分之十的比赛中,罗素很幸运,在叶楠学院获得了第三名。毫无疑问,罗素赢了

罗素一直想见到慕容芳,但她一直没能见到她。相反,她身边的人,一个个,不小心伤害了慕容方。

费俊平以前见过慕容方,但现在阎崇衫也已经见过慕容方了。

费俊平直接认输了,但是阎崇衫居然不顾战斗的选择,这让罗素的眼睛紧紧地皱了起来,因为她清楚地看到了慕容方眼底的恶意犯罪

一开始很接近,大家真的很惊讶

因为颜冲衫在东华学院一直默默无闻,或者说整个东华学院,在罗素的辉煌绽放下,是暗淡无光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与此无关的暗淡无光的人,大佬站出来和种子选手慕容方打起来。,

甚至,大佬言重衫,让评委那几个人,都微微侧目。

颜衫,颜嫔妃的七个儿子,一直没有存在感,但现在,这位年轻的明星正在冉冉升起。

然而,喜悦并没有持续很久。

因为慕容方开始反击了。

慕容方的反击狠绝而猛烈

他盯着颜冲的衬衫,冷冷一笑:“小子,表演结束了,现在是你的结局了。”

“嘭”慕容方重重的一击打在了燕崇衫上。

言重衫没有被砸碎,他的血全部冲到脸上,脸红得像血一样。

“啪”慕容方一脚踢向燕崇衫。

言重衫重重的砸在地上,一口鲜血疯狂的吐了出来。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慕容方一脚就打在了他的背上。

“啊,”言重衫痛得瞬间仰头,满嘴鲜血。

罗素的眼睛爆发出巨大的愤怒

言重衫,赶紧认输。罗素的拳头紧紧地捏在他的身边。

他根本打不过慕容方

不过,就算阎崇衫想认输,慕容方也不会给他机会。

我看见他抬起脚,踢了下去。

“我”言重衫闷哼一声,后面一句话哼都哼不出来。

罗素的眼里充满了愤怒

慕容方,这是要当众虐杀颜冲的战袍吗

“慕容方你太卑鄙了,言重衫已经放弃了你给我住手”罗素冰冷的目光盯着慕容方,咄咄逼人。

如果可以,罗素会冲到战场,但是这里的战场不一样。为了防止干扰,一旦交战双方进入战场,除非分出胜负,否则战场将被封锁。

慕容方听到这里,他转过头来,带着嗜血的冷笑看着罗素,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朝燕崇衫扔了一脚

言重衫又是一声闷哼,他连痛都叫不出来。

此刻,他的背部血肉模糊,几乎腐烂成一团泥,令人震惊

罗素心里有一口怒火

她和颜冲衫接触不多。这个年轻人从傲慢到顺从,默默为她做了很多事。她怎么能让言重衫在众目睽睽之下受尽屈辱然后被虐而死

“慕容方,你给我站住”罗素双眼赤红,一片猩红

面对的愤怒,慕容方逗着嘴幸灾乐祸道:“放心吧,下一局就轮到你了。现在先解决这个爱管闲事的小兔子,哈哈哈。”

在罗素不在的时候,言重衫帮罗素做了很多事情,所以他得罪了慕容方。

战场被封,燕崇衫半昏迷,无法喊败。现在只有评委席上的人才能喊停。

苏冰冷而凌厉的目光射向南宫云的眼睛像点燃了两簇火焰,疯狂的暴怒

南宫刘芸没有想到,有一天,罗素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的其他男人。

这时候,南宫二小帅的样子,如千万年的冰雪。

一瞬间,整个球场仿佛被冰霜笼罩。

她回过头,又被不可置信地看着踏进门槛的冷药师。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又被急忙招呼她:“冷药师,你终于来了!”

苏太太的脸颤抖着,落在安的眼睛上,但她觉得这是由于太多的兴奋和喜悦造成的。

冷药师冷漠的眼神,几乎没有温度,扫过苏夫人,随意张开嘴:“病人在哪里?”

病人,按女生说的,很有意思,他应该好好学习。

“来,请冷药师。”苏子安正忙着把冷药师领到苏靖宇的床上。

“嗯。”冷药师坐在床边,若有所思地审视着苏靖宇。

苏太太在一旁,她的表情有些复杂。

她悄悄地拉了拉紫苏·安的长袍:“先生,这真是……”冷药师?

“是真的,没有欺骗。”苏子安拍着胸口答应道:“陛下请他看病的时候,我在,所以我认识他。”

“可是,可是这么短的时间,你怎么来了?”半夜三更,怎么拿到圣旨,怎么等明天早上?

说到这里,紫苏安抑制不住自己的狂喜,压低了声音,把这件事说了一遍。最后她说:“夫人,你想不出来。冷药师应该很看重Xi儿吧。如果之前有人这么跟我说过,我绝对不会相信,但这就是真相!靖宇受伤不用担心。有冷药师保证不会有事。"

苏太太捏了捏她的面纱,眼里闪过一丝不解。

她偷偷告诉苏,只是演戏,没有太过真诚,但是...她为什么邀请冷瑶?

还有,苏灿·Xi是怎么被一个冷酷的药剂师看中的?

苏太太真是大惑不解。

冷药师沉吟良久,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苏子安急忙上前,焦急的问道:“冷药师,我的儿子……”

冷药师面色严肃,捋着白胡子好半天没说话。

苏子安紧张地站在他面前,一脸紧张和焦急,一双眼睛盯着冰冷的药剂师。

冷药师皱着眉头说:“你儿子怎么受伤的?”

苏子安详细解释:“今天他从学院回来的路上遭到伏击,被很多人围攻,以至于被打的内脏几乎移位……”

这时,苏夫人脸色苍白,一双眼睛盯着冰冷的药剂师,眼神中的光芒很复杂。

苏子安好不容易,然后看着冷药师。

“放手……”冷药师一个“屁”字都没说。当他想起罗素的话时,他忍住了,愤怒地甩了甩袖子。他改成:“放心吧,这个药剂师有他自己的方法。”

如果有办法,为什么冷药师要一副生气的样子,被忽悠?苏子安极为不解。

苏太太紧握着手悄悄松开,额头的冷汗慢慢滑落。

冷药师悄悄看了苏夫人一眼,苏夫人感觉后背冰凉,全身僵硬。

当她再仔细看的时候,冷药师的视线已经扫过,他的脸冷冷的,骄傲的像霜一样,看不出什么不对。

苏太太心里忐忑不安,不管她怎么环顾四周,也只是低头不语。

冷药师用针灸排出苏靖宇身上的淤血,拿出一颗三颗丹药递给紫苏安:“一天一粒,记住,你亲自喂他。”

苏太太的身体颤抖着,拆马不敢看冷药师。

苏子安一点也没发现妻子有什么异常。他看着药丸,拆马眼里闪过一丝兴奋:“这是……”

“高级丹药,你不用知道。”冷药师随意将丹药扔进苏子安怀里,转身就走。

苏子安勤勤恳恳地跟着:“夜深了,光不好。冷药师最好留在扶苏,一直呆到明天……”

冷药师瞥了他一眼,留下一句高深莫测的话:“光再好,对瞎子也没用。”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钻进马车,回到办公室。

只留下苏子安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他困惑地挠着头。冷药师是什么意思?

我想不出来,所以他不得不把它留下。

回到院子里,苏靖宇吃了冷药师的丹药后面色红润有光泽,没有以前那么死气沉沉了。

紫苏安很欣慰:“冷药师是当之无愧的冷药师。这种丹药会立即生效。想必靖宇也快醒了。”

看着床上脸色又红润起来的苏靖宇,苏夫人侧着的拳头紧紧握着。

现在冷药师插队,该怎么办?

“主人,天快黑了。你明天必须早点走。去休息一下。这里有个妃子照顾你。”苏太太挤出一丝笑容。

苏子安今天又着急又着急。她真的很累。

他想起最近朝廷里官员为了讨好瑶池李家,故意翻脸,让他很恼火。

这都是因为罗素。

有时候他真的怀疑这个女儿这辈子就像是在向他讨债,让他一次又一次的丢脸。

苏子安幽幽一叹:“那靖宇就由你照顾了,好好照顾他,不要再犯错误了。”

“靖宇是我身体的儿子。怎么才能不爱护自己的身体?快走吧。”苏太太笑着把苏子安打发走了。

苏子安走后。

房间里静悄悄的。

慢慢地,苏太太困了,打起瞌睡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黑影窜过窗户,冷冷地站在苏太太面前。

苏太太看到人影,突然站起来说:“你怎么来了?”

瑶池李家。

位于郊区。

方圆方圆十英里内无人居住,在这个地区的中部,一座美丽的花园已经建成。

花园里种满了红色的枫树,远远望去,就像燃烧的凤凰火焰,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这是北京瑶池李家的花园。所有喜好都是根据瑶池宫小公主小仙女的喜好打造的。

枫树下,有一张精致的桌子可以吃。

瑶池仙子、李敖琼和他们的二叔黎耀祥。

这时候三个人心情都很好,喝酒说笑。

“敖浩这次设计得很好。我看那姑娘很快就要跪在我们李家门口了。”黎耀祥愉快地喝了一杯酒。

我还记得去扶苏的那一天,南宫云半路出家,破坏了他的计划。心胸狭窄的黎耀祥仍然怀恨在心。

李敖琼笑着说:“叔叔过奖了!是真的,姑娘太弄巧成拙了,外甥只做了个小打算。”

“嗯,一个小臭丫头敢在瑶池跟李家作对。如果就这么轻易放过她,我们家的脸面往哪里去?”黎耀祥冷哼一声。

李敖琼点头说:“她敢欺负姐姐,大佬绝对不可原谅。哼,大佬等她跪在李福面前……”

李敖琼眼底闪过一道恶毒的光芒。

来的容易。如果你想去,你不能去。

李笑着举起酒杯:“那么,要感谢二叔和大哥的维护,先干。”

话音刚落,李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好!”称赞道:“不愧是我李家的好姑娘。再来加满。”

正当李一家人正在庆祝的时候,突然,一个黑色的身影悄悄地出现在他们身边。

“报告大师,冷药师去了腐乳。”

一句话,三个人顿时都愣住了。

“一个冷酷的药剂师怎么会去扶苏?他不是一直忽略这些世俗的东西吗?”李把的酒杯放在一边,柳眉紧蹙。

李敖琼也皱起了眉头:“什么是冷焰?傅怎么请动他?”

黎耀祥冷冷地哼了一声:“后来怎么样了?”

黑人低下头,垂下眼睛,声音沉稳:“冷药师到了之后,没多久苏大的儿子就治好了。”

“喂!”瑶池仙子手里的玻璃狠狠砸在地上,玻璃被撕成碎片,碎成粉末,“废物!一群失败者!冷焰他在干什么?”

李敖军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她:“尧尧别生气,别生气,我哥哥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李的脸上布满了阴霾。很快,她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哼,你以为你能用冷焰破解这个游戏吗?”,你把李看得太低了!这次你必须跪在我面前,你必须!"

“尧尧想出了一个办法?”黎耀祥问道。这个侄女一直很聪明,但每当遇到南宫云,脑子就不够用了。

“嗯!我们可以用八足蝎毒。”李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八足蝎毒只有天灵才能溶解。众所周知,我们瑶池李家一直缺田零水!”

“冷焰不是很能吗?让他亲自向苏子安宣布这个结果。我想他苏子安会在这个关键时刻选择自己的儿子或者女儿!”李面目狰狞,面目扭曲,在夜色中诡异地闪着光。

她想让罗素看着他的父亲牺牲她,然后她跪在她面前乞求。只要想到这一点,李就感到放心了。

黎耀祥面色平静:“这是个好办法,但是尧尧,冷艳将来会是你的大哥。不要太得罪他。”

李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叔叔,你以为有了我这个徒弟,师傅还会在乎这冷焰吗?”

李敖起甚至同意李的意见::“叔,别担心天。以我姐姐的资格,融云大师一定会很受重视的。”

黎耀祥想了想,还是说:“尧尧,现在最重要的是让融云师傅收你当徒弟。只要你拜在他门下,南宫刘芸肯定会另眼相看的。”

多年来,李煞费苦心地拜师。

不仅仅是李,应该说整个瑶池李氏家族都有人力、财力、物力,还有各种奢侈和辛苦。

“嗯,放心,融云少爷,我已经有九分了。”李的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紫苏起得很早,又被洗完澡穿好衣服准备去法院。这时,又被扶苏竟然听到了一声悲壮的叫声!

“啊——”

一声凄厉的叫声打破了黎明的黑暗与宁静,整个苏府的灯火都亮了起来。

苏子安从苏靖宇的院子里听出了这个声音,他在那里仍然忽略了王朝早期,向院子里走去。

当他走近时,他闻到一股恶臭从里面传来。

大步跨过门槛,她看到苏靖宇坐在床上呕吐。

紫苏安快步走上前来,苦恼地说:“靖宇,你醒了吗?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然而苏靖宇一抬头,苏子安后退了三步,整张脸就惨不忍睹了。

“你,你,你...你的脸?”

至此,苏靖宇昨晚还是一脸红润。

此刻,拆马天已经黑了,拆马比新月的夜晚还要黑,整个东西就像一个锅盔。

他吐出的东西散发出难闻的气味,让人头晕。

苏靖宇呆呆的看了苏子安一眼,然后眼神一翻,又昏迷了过去。

紫苏安心震惊了:“来人啊,去找个凉药师!快走!!!"

“先生,冷药师...这可不好。”跑得快的管家犹豫了。

“笨蛋!你不来,有人可以来!打电话给苏西,快,让苏西请!”还记得冷药师很重视苏,只要她去请人,就一定会请人。

苏被护士拉到了病床上。她困惑不解。“护士,你说冷药师看上我了?”

“是的,”护士爽快地说,“主人就是这么说的。她说吴老师一邀请她就可以请人。来,小姐,穿上衣服。”

苏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可是我连冷药师是谁都不知道...我该怎么问?”

这是一个大道理,但是没有人会相信。

护士笑着说:“吴老师糊涂了?满屋子都是。昨晚冷药师来了,是吴老师的功劳。”

“我的功劳?”苏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没错,这是吴小姐的功劳,不然一个冰冷的药剂师怎么会到我们家来?对了,据当时听到的仆人说,冷药师也警告过主人,不能掉以轻心。”

“啊?”苏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眼中一片迷茫,但很快,在这种迷茫中她的眼睛眨了眨,“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吗?”

“这自然是真的!来吧,小姐,快梳洗一下。主人病得很重。”

苏将信将疑:“好吧,我就去冷家,不过你要是不来,就别怪我了。”

苏精神大振,匆匆赶到冷府。

她的马车刚到冷府,一个精力充沛的老人就从门口走了出来。

门外跪满了人,看到他,都兴奋地大叫:“冷药师,冷药师救命!”

然而,冷药师却目不斜视,马不停蹄地匆匆走过。

他满脸冰霜,眼睛冻得发僵,看上去心情不好。

“冷……”苏感到不安,紧张地走上前向冷药师行礼。

冷药师看到她身边的马车,用锐利的目光瞥了她一眼:“苏小姐?”

“嗯!小女孩苏,,家里第五个,冷药师,我弟弟……”苏的话音未落。

冷药师挥挥手:“上车走。”

说完,他二话没说就跳上了扶苏的马车。

“嗯?”苏震惊了。

不是说冷药师自大吗?不是说冷药师视人命如草芥吗?你不是说冷药师辛苦,辛苦,难聘吗?

没等她说完,冷药师跳上了扶苏的马车?

苏原本怀疑这位冷药师是假的,但这么多人跪在地上求他帮忙。这怎么可能是假的?

“还不上车?”冷药师威严的声音。

“来,来。”苏连忙提着裙角,兴冲冲地跳上马车。

护士没有骗她,冷药师真的对她特别尊重或者有新的看法。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