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博艺堂BO980007(中国)有限公司----悠悠紫荆(1/71)

博艺堂BO980007(中国)有限公司 !

他是江予菲的父亲。

以他现在谁都不认识的样子,悠悠紫荆悠悠紫荆就算歌手老子站在他面前,悠悠紫荆悠悠紫荆他还是会受伤。

“咚咚咚——”萧泽新抱着头,重重地撞在地上。

阮、上前按住身子,厉声喝令侍卫道:“两个人过来!”

“可以!”

两名强壮的保镖上前,三人合力迅速压制住了发狂的萧泽新。

萧泽新被按在床上,还在痛苦地挣扎。

阮、为了给他治病,安排了两个医生住在这里。

医生赶紧过来给他打了镇定剂,小泽新渐渐平静下来。

“医生,我爸怎么了?”江予菲紧张地问道。

肖泽新今天的处境显然是不对的。

他平时也很狂,但总是伤害别人,今天却在伤害自己。

他的头似乎还在痛。是因为致幻剂又渗透进他的大脑了吗?

医生检查了一下,眼睛突然落在窗台上的薰衣草上。

“如果我没有推断正确的话,应该和薰衣草有关。”

江予菲心里咯噔一下:“我买了薰衣草,怎么会有问题?”

医生说:“薰衣草没问题。只是薰衣草的香味可以让致幻剂的药效更强。薰衣草放了多久?”

"...差不多一天了。”

“没错。病人整天闻花香,这使他的病情恶化了。可能致幻剂刺激了他的大脑,让他产生痛苦的幻觉。就是因为他太痛苦了。”

江予菲看向阮天玲,后者脸色阴沉。

江予菲试图解释:“我让拉文德走了,他应该不知道我也会想要一个罐子……”

“你不用原谅他,那小子肯定有问题!”

阮天灵突然朝外面走去,冷酷而嗜血——

“扔掉薰衣草!照顾好我爸爸!”

江予菲丢下两句话,忙去追阮田零。

“砰——”

门被推开了!

正在闭目休息的南宫奕霍地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的灯关了。他刚刚撑起身体,还没有适应黑暗。他的衣领被一只手抓住了!

然后他的身体就瘦了,被人扶起来扔到地上。

南宫怡还没喘过气来,胸口又被踢了一脚!

然后脚踩在他身上,他动弹不得。

“啪——”吊灯都打开了。

光线刺眼,南宫一闭上眼睛。

江予菲打开灯,看见阮天灵冷冷地站在南宫一上。

南宫怡缓缓开口,这才看到他们的存在。

“你在干什么?”他冷冷地问阮。

尽管他现在一团糟,但他的沉着没有改变。

江予菲过去常常想为什么他这么年轻,却像泰山一样稳定。

现在才知道,大概和他的身体和专业有关。

“怎么办?!"阮,冷冷地勾了勾嘴唇。“南宫奕,你已经隐藏得够深了。我们把你变小了!”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还有,请把脚拿开。”

阮,故意加大了力度——

南宫毅的脸色有点不好,但他忍着没有吭声。

江予菲动了动嘴,但什么也没说。

阮天玲锐利的视线随着南宫奕的目光扫过尹稚。

“胸口疼,悠悠紫荆肋骨断了。你不知道我是怎么爬上楼的。现在你要我说下去,悠悠紫荆那肯定会要了我的命。”

虽然安若知道自己是故意夸大其词,但他知道自己真的很痛苦。

光是看他脸上的汗,我就知道他一路走来付出了很多努力。

“那你休息一下,我联系医院,让医生来接你。”安若坐在沙发边上,抬起手去拿麦克风。

云飞突然抓住她的胳膊,用力抓住她,紧紧地抱着她。安若惊呆了,正要挣扎。他说:“别动,我胸口疼。”

安若真的没敢动。她有点生气,说:“飞天,放手,让你的心移到你的伤口上!”

云飞无赖的抱着她,她没有放手的意思。

“我不放手。你不动,我的伤就好了。”

没见过他耍赖,安若惊讶的同时,也有些心疼。

她知道今天他不正常是因为他担心她会和他分手。

但是不管他骗了多少,她都不能再拖他下水,和他在一起了。

“杨妃,放开我,我会打电话给医院的,你的伤很严重,你不能任性。”安若温和地鼓励他。目前他的伤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都要等他的伤好了再说。

云飞紧紧地抱着她,下巴搁在头上,眼里却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安若,你的眼睛肿了。你昨晚哭了。为什么?”他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问她。

“是心里不舒服吗?安若,对不起。我没有保护你。别担心,我会加倍唐雨晨给你带来的痛苦!”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冷酷。

安若突然恢复过来,她把他推开。这次他没有坚持不放手。

“杨妃……”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冷冷地说:“如果你不想让我生气,马上去医院,把伤处理好。否则,我再也不和你说话了。”

云飞抿了抿薄唇,沉默了几秒钟。他突然笑了,说:“好,我听你的。”

安若高兴得忍不住笑了:“那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嗯。”他不能把她逼得太紧。她现在一定很痛苦。他必须给她一些时间去适应和放松。

安若扶云飞下楼,走到小区门口,却意外地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那里。

云飞脸色微微一沉,车突然开了。一个中年人从里面走出来,向他走来。他恭恭敬敬地对他说:“师傅,夫人,我送你去医院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云飞生气地问道。他觉得自己被监视了,有被戏弄的愤怒。

中年人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没有回答,“师傅,请上车。我老婆说,你不上车,她就亲自来接你。”

“我今天不上车!”云飞拉着安若的手,正要带她走。

安若抓住了他。在他迷惑的眼神中,她建议他:“杨妃,上车,别让你的家人担心你,你需要尽快赶到医院。”

“我们开车去吧。”云飞小声对她说。

安若摇摇头,悠悠紫荆然后慢慢地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我不想陪你去医院。自己去吧。飞天,悠悠紫荆我的心脏乱糟糟的,你留在医院休养,别让我担心,让我的心脏更乱?”

“安若…”云飞的眼睛是黑色的,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好像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

安若微微垂下眼睛以避开他锐利的视线。“我现在好累。我想上去休息一下。请尽快乘公共汽车去医院。还有,你已经成年了,不要拿健康开玩笑。”

说完,安若转身往回走。

云飞阴沉地盯着她的背影。

他知道他们的关系从前天晚上就已经改变了。他也知道,安若,她不会再想和他在一起了,她会用一种残忍的方式和他分手。

他想挽回,但她的态度太冷淡,让他没有任何希望。

难道,他们之间这种刚刚开始的感情,很快就要结束了?

云飞心里忐忑,害怕。他能做什么让她相信他?他真的喜欢她,真的想和她在一起?

安若的背影消失了,云飞还在那里站了很久才勉强坐车离开。

嗯,她需要时间冷静,所以他给她时间冷静。

但是要他放手,那他不能死!

汽车离开时,安若从拐角处出来了。看着远处的汽车,她的心像疼痛一样撕裂。

她知道云飞没有放弃这段感情,但事实上她放弃了。

在她孤独绝望的时候,在她最需要关心和温暖的时候,是他出现在她身边,给了她短暂的快乐和喜悦。

这份幸福真的很珍贵。如果可以,她到最后一刻也不会放手。

但现在,她不得不放手。

虽然他心痛,但她心痛,她必须放手。

因为,她不配站在他身边,因为太多的原因,他们只能互相想念。

安若擦去眼中的泪水,正要转身,这时她看到一位女士从另一个角落出现,向她走来。

看到她,安若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云母走到她面前,脸上没有霸气,眼神平静,甚至带着一点善意。

“阿姨,你怎么……”

“我一直躲在那里,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云母朝她微笑。“安若,我知道你和杨妃之间的感情是真实的。我也知道你是个好姑娘。”

安若更加惊讶。我没想到云母会说这些话。

“但是安若,不管你有多好,你都不能和杨妃在一起。你知道为什么吗?”

当安若脸色阴沉时,她平静地点点头,说道:“我知道。”

云母点点头,继续对她说,“他是我和杨妃的父亲唯一的儿子。我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他并不孤单。他代表云家,代表整个时尚。为了他的未来,我们只能把你撕成碎片。”

安若仍然平静地点点头:“我知道……”

悠悠紫荆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悠悠紫荆她也认为云飞这样的好男人根本不应该和她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因为根本不值得。

看到她讲道理,悠悠紫荆云母笑得更和蔼了:“安若,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但是,杨妃现在很固执,他不会放弃你,所以你一定不能再给他希望,一定要切断他的思想,让他死。只有这样,他才会忘记你,让你走。我知道我这样对你说很残忍,但是请理解一个母亲的心情好吗?”

安若完全垂下了眼睛,她板着脸点点头,但再也说不出话来。

云母突然拉起她的手,轻轻地握着。“安若,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

安若抬起头,她的眼睛沮丧而不舒服。她淡淡地问她:“云太太,你还有什么话,只管说。”

她不再叫阿姨了,也没必要叫阿姨了。

云母的手段太高了,她不是她的对手,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不需要对她毕恭毕敬,对她小心翼翼。

云母不介意她改变地址,但她的眼睛有点冷。

“安若,你知道,唐雨晨喜欢的人是薛飞。他花了很多心思才赶上薛飞,现在薛飞和他在一起很开心。虽然你是唐禹锡的前妻,但是你离婚了,所以希望你能放轻松,不要再纠结于过去,不要毁了他和薛飞的感情。”

安若突然抽回手,她真想冷笑。

云太太真是拐弯抹角。她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个薄情易德的女人?

纠缠着云飞,还纠缠着唐雨晨。

天知道,她最想远离的人是唐雨晨!

如果可以,她宁愿余生都见不到他!

云母见安若脸色不好,以为她不同意,她也沉下脸,不再伪装,淡淡对她说:

“安若,唐雨晨最喜欢的人是薛飞。如果你再纠缠他,只会让他更讨厌你。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我想你应该知道,你再这样下去只会吃力不讨好……”

“云夫人!”安若打断了她的话,她的语气很冷。“我认为你犯了一个错误。我从一开始就没有缠着唐雨晨,但他缠着我。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他,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如果他真的喜欢你女儿,就让你女儿照顾他,别让他骚扰我!”

安若冷冷地说道,转身要走。

她心里一直压着很多委屈和愤怒,于是忍不住和云母说话,冲了一些。

但她不后悔和她闹翻。唐雨晨欺负她就够了。

她不想当包子,让人家到处欺负她!

云母气得脸色铁青,从来没有人在她面前这么放肆过。

她不甘心地冲着安若的背影,讥讽地冷笑道:

“安若,你到底以为你是什么!我告诉你,像你这样的女人,充其量是男人的新鲜玩物,别说唐雨晨不要你,就是我家飞天也不会要你!只要我不死,你就不会嫁进我们云家!”

安若猛地抬起脚,悠悠紫荆愤怒地握紧拳头,悠悠紫荆试图转身继续和她争辩,但她又停住了。

为什么要和她争论?她是云飞的妈妈。看在云飞的份上,她不应该和她争论。

更何况这些也没必要争论...

安若把云母的话抛在脑后,继续往前走。云母见她不理,只得毫无兴趣的离开。

回到家,安若关上门,在地上蹲了很久。直到天黑,她才撑起麻木的身体,走回卧室。

刚躺在床上,客厅的电话响了。

她不想接电话。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她只好走到客厅拿起话筒:“是谁?”

“安若,是我。”云飞不安地问她,“你怎么了?为什么现在不接电话?”

安若垂下眼睛问道:“你现在在医院吗?你身体怎么样?”

“嗯,我在医院,医生说要休息一个月才能出院。”那人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两个黑人保镖,无奈的说道,“安若,我已经被查了,估计我很久都不会来找你了。”

这两个保镖只服从他母亲的命令。如果他想私自出院,他妈妈会马上知道消息,然后亲自来抓人。

如果母亲知道他溜出医院去看安若,她肯定不会让她走的。

他不想给她带来麻烦,只好忍了一会儿。

安若什么也没说。她笑着说:“那就好好照顾自己吧。如果你无事可做,不要打电话给我。估计要出去一段时间。”

“出去,走?!"云飞皱着眉头,焦急地问,“安若,你不走!”

安若笑着说:“我能去哪里?我只想出去走走,去每个地方看看……”

找到喜欢的地方,就留下来,不要回来。

云飞仍然不愿意相信她所说的话:“安若,你真的要走了吗?”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离开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真的不是,我只是想放松一下,不然我会憋着的。”安若平静地告诉他,语气很正常。

云飞沉默了一会,低声问:“要多久?”

“我不知道,也许一个月……”

“去了这么久?不然等我伤好了,让我陪你。”

“不,我决定明天离开。杨妃,你恢复得很好。我回来后,希望看到一个健康的你。”

云飞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拿起手机,听着安若微弱的呼吸声,突然想她了。

他想在她身边,和她同甘共苦,但他知道,现在她只想一个人。

“你无论什么时候去一个地方,都要给我发短信,让我知道你在哪里,让我知道你很安全,好吗?”云飞不得不妥协,但他也提出了要求。

安若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安若,记得回来……”那人的声音低沉而沉重,有些勉强。

安若眼睛微微苦笑,不能回来了,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了。

只是她心里对云飞感到愧疚,对他撒了谎。

不知道他发现了会不会生她的气。

但她无法管理这一切。既然不能在一起,悠悠紫荆那就早点结束吧。短痛不如长痛。

“飞扬,悠悠紫荆你要保持健康,不要担心我。就这样,我挂了。”

安若挂了电话,靠在沙发上一会儿,然后去卧室收拾行李。

她的行李很简单,一个只有几件衣服的小行李箱。

做完一切后,安若打电话给房东,付了一年的房租。她会留着房子,等她在外地稳定了,再回来偷偷把东西搬走。

从昨天到现在,整整两天,安若除了喝水什么也没吃。

她没胃口,也不想做饭,就做泡面,吃无味的泡面。安若想呕吐。

为了体力,她坚持吃泡面,但最后也吐出了大部分。

洗完澡,她瘫倒在床上,想着明天就可以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天晚上,安若想了很多事情,直到快天亮时才睡着。

睡了几个小时,她起床洗漱,然后关上门提着行李箱下楼。

上车后,安若找了个靠窗的座位,然后向火车站走去。

她不知道去哪里,到时候再说。买张票,先离开这里。

人们在J市火车站来来往往,安若走在人群中,感到有点困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归宿,但她的归宿在哪里?

“安小姐,我的老板邀请了你,请跟我们走一趟。”

安若正要去售票窗口买票,这时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恭敬而有力地跟她说话。

安若惊呆了,她防御性地后退了一步:“谁是你的老板?”

那人淡淡地说:“我老板是唐雨晨先生。他让我们请你回去。安小姐,请配合。”

安若发现有两个黑衣男子站在她身后。

“唐雨晨给你打电话了?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安若疑惑地问道。突然,她突然说:“他一直派人监视我,是不是?”!"

难怪他总是轻易知道她在哪里。原来是这么回事。

安若感到非常生气。唐雨晨对她评价很高。她一直派人看她!

那人没有回答,语气却很强硬:“安小姐,现在请跟我们走。我老板说,你不配合,他就让你永远见不到你哥。”

安若生气了,冷笑道:“他又用这一招威胁我。有没有什么创意?”回去告诉唐昱溪,我和他没关系。我想去,没人能阻止我!"

安若推开面前的人,大步走向售票窗口。如果他们敢动真格的,她会呼救的!

“安小姐,如果你不合作,不要怪我们对你无礼。”男人淡淡威胁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如果安若无视它,她不会相信。在公共场合,他们仍然可以进行绑架。

我继续走了两步。突然,她的胳膊被抓住了。安若惊慌失措,不假思索地尖叫起来。

悠悠紫荆

我继续走了两步。突然,悠悠紫荆她的胳膊被抓住了,悠悠紫荆安若惊慌失措,不假思索地尖叫起来。

“救命,有人绑架了!”

安若的叫声立刻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也吸引了巡逻的警察。

不用说,他们都被带到了警察局。

安若本不想去派出所,但那人坚持说他们不是绑架,只是想让准备离家出走的主妇按照老板的意图回家。

安若说她不是他们的家庭主妇,而那个男人坚持说她是。没有办法,警察让她跟着回派出所协助调查,她只好跟着。

在警察局坐了一会儿,安若看见唐雨晨推门走进来。

穿着笔挺黑色西装的男人,身上散发出一股王者的强势风范,就连警察局长对他说话,都非常恭敬有礼。

安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把目光移开了。

唐雨晨平静地扫了她一眼,对警察局长说:“如果你有任何问题,可以问我的律师。现在我要把我老婆接回来。”

安若彤站起来说:“唐雨晨,我不是你的妻子。我们离婚了!”

那人看了她一眼,完全没有理会她的话。

导演也没有理会安若的话。他小心翼翼地对唐雨晨笑了笑:“安小姐既然是唐先生的妻子,先生自然要带她走。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和你的律师讨论。”

唐禹锡淡淡地点了点头。“谢谢。”

“那两个慢慢聊,我有事情要处理,先走了。”导演也把空房间留给了两个人,头也不回地迅速离开了。

安若皱眉,这人咋这样!

“安若。”唐雨晨突然叫了她的名字。

他看着她,锐利的黑眼睛闪着寒光,嘴角也勾起一抹冷笑。

安若皱着眉头,辩解地问他,“你拦截我是什么意思?!"

那个男人慢慢走向她。他握着她的手,弯着嘴唇,淡淡地笑了笑,但他的笑没有一丝温度。

“我让人拦截你,自然是舍不得你离开。老婆,现在你可以跟我回家了。”

“我不是你老婆!”她努力想甩开他的手,但他的手太强了,他紧紧地抓着她,根本甩不掉。

安若很生气。“唐禹锡,放开我!”

“老婆,别闹了,先跟我回家吧。”唐雨晨的语气仍然很弱,安若没有看到他的眼睛所暗示的波涛汹涌。

“我说,我不是你妻子!我不会跟你回去的,唐雨晨。我已经和你离婚了。你无权干涉我的事!”

安若愤怒地挣扎着。突然,一只大手伸到她面前,抓住她的衣领,使劲拉。纯棉t恤突然发出撕裂声。

安若目瞪口呆,盯着撕破的衣服,脑子里一片空白。

唐雨晨微弱的声音慢慢响起:“听我说,否则我就让你光着身子出去。”

男人盯着她柔软的胸部,纤细的手指很自然的抚摸着,轻轻的揉捏着:“也许,我不介意在这里问你。”

"..."安若脸色变得苍白,她紧紧地咬着嘴唇,眼里含着委屈的泪水。

唐雨晨看上去很深沉,悠悠紫荆低下头,悠悠紫荆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脸颊。“乖一点,痛苦就少一点。”

安若浑身发抖,太生气也太害怕了。

不知怎么的,她觉得唐雨晨非常危险。

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男人目光阴沉,慢慢吻着她的嘴唇。

首先,他温柔地吻了她,仿佛她是他最喜欢的亲密爱人。然后,他的吻变得越来越激烈,从亲吻到撕咬,猛的咬她,狠狠的惩罚她,仿佛他想一口把她吞下去。

握住她手腕的手而不是握住她的腰。五指紧紧捏着她的肉,手臂紧贴着腰,让她中间被割掉了。

安若痛苦地皱起眉头。她想尖叫,但他激烈的吻没有给她发出声音的机会。

她想反抗,但是浑身没有力气。

安若的心慌乱、害怕、无助。闭着眼睛,两行泪水突然从眼角滑落,冰冷苦涩的泪水流进了她的嘴里,流进了男人的嘴里。

唐雨晨的吻逐渐停止,直到结束。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用大拇指擦着她的眼泪,淡淡地说:“你为什么哭?我爱你。哭什么?”

安若越来越抽泣,她真的很害怕这个人。她试图反抗,她总是很勇敢。

但是每次在他的愤怒面前,她的心都止不住的颤抖。

他是一个可怕的魔鬼,一个将困扰她一生的噩梦。

唐雨晨冷冷地看着她哭泣,她的眼睛冷冷的,没有一丝波澜。

他脱下外套,给她穿上,遮住她胸前的风景,把她抱在中间。

安若没有挣扎,因为她知道如果她反抗,他真的会让她一丝不挂地出去。

她不能失去那个男人,所以她必须服从他。

黑色轿车的车门被他的手下恭敬地打开了。唐雨晨抱着她,坐在后排。门关上了,然后慢慢启动。

安若抓起他的西装,厌恶地把头转向他。“唐雨晨,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恨过谁,但你是第一个。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

男人微微侧着头,轮廓完美的侧脸淡淡的面对着她。

如果他不接她,就对前排的司机说:“把隔板抬起来。”

“是的。”司机立刻明白了,然后举起玻璃隔板把前后排隔开。

单面可视窗口也升起来了,安若警惕地皱起眉头:“你打算怎么办?”

那人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当他突然翻身时,安若被压在座位上。

他趴在她身上,用漆黑的眼睛盯着她,闪着凶狠的光。

“唐雨晨,你打算怎么办?!"安若震惊地面对他锐利的黑眼睛,他的脸被深深地扰乱了。

那人冷冷一笑:“你看我该怎么办?”

话音刚落,他的手迅速解开她的裤子,把她的裤子拉了下来。安若非常惊讶,他抓住了她的裤子边缘。

“混蛋,你疯了!”这是车,他不要脸,她要!

唐雨晨没有说话,紧紧地抿着嘴唇,一只手抓住她的手,压在她的头上,另一只手粗鲁地拉着她的裤子。

悠悠紫荆

“不,悠悠紫荆住手!悠悠紫荆”

安若又羞又怒。她想挣开他的手,但他的手力气太大,她那点力气只能做出不必要的挣扎。

突然,她觉得最后一个避难所被拉开了,安若突然愤怒地尖叫起来:“唐雨晨,你这个混蛋!”

他紧紧托着下巴,唐雨晨盯着她,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安若,我允许你离开了吗?”谁给了你未经允许就逃跑的勇气?!"

“那是我自己的事,不是你的!”安若拼命挣扎,被他以谦让的方式压制住了。

“跟我没关系?”男子阴沉的一笑,眼神很恐怖,“你tmd是老子花钱买的,毕竟你是我的东西,你觉得你有决定权吗?!"

“我不是你的东西!我与你无关!”安若激烈地反驳说,唐雨晨的话伤害了她的自尊心,她觉得自己就像他手里的一条狗。

“跟我有关系的,不是你,我说了算!现在,我会让你知道你和我是什么关系!”他刚拉开裤子拉链,就毫无征兆地把她抱好了。

安若的痛苦撕心裂肺,不仅是身体的痛苦,也是灵魂的痛苦。

她的脸色苍白,眼睛里燃烧着仇恨。“唐雨晨,你不是人!”

“你说我是魔鬼,我当然不是人!”男人冰冷低沉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

安若紧紧地咬着嘴唇,不再和他说话。

再跟他说一句话,她就恶心,恶心。

“讨厌我?”唐雨晨捏了捏她的下巴,冷冷一笑。“安若,你总是不听话,惹我生气,所以你自找的!讨厌,我想看看你会怎么报复我!”

安若闭上眼睛,甚至看着他,感到恶心想吐。心里这么想着,她真的吐了。

一个男人看到她这个样子,脸一下子就黑了:“我这样对你,你觉得恶心吗?!"

“哦,”安若又是一阵干呕,唐雨晨气得故意加快速度,安若在他的强力撞击下,脑袋重重撞在门上,恶心呕吐的感觉更加强烈。

她侧着头痛苦地呕吐,因为好久没吃东西了,也没吐出什么东西。她吐出的只是水。然而,她还是生病去了唐雨晨。

他低咒一声,结束了几次激情,走出她的身体,坐下来整理自己的衣服。没有他的压制,安若立刻翻身坐起,继续吐在地上。

她吐了很久,眼泪和胃酸都吐出来了,她只觉得恶心,想死。

过了很久,安若平复了恶心的感觉。她低下头,长长的头发垂在脸上,也遮住了她眼中悲伤的泪水。

唐雨晨阴郁地坐在一边,一言不发地盯着她,她的眼神非常复杂。

安若慢慢抬起头,用袖子擦了擦嘴,用颤抖的手指抓住裤子的边缘,固执地整理着衣服。

她的动作缓慢,但每一个动作都充满坚定。然后她抓起他的西装,把全身裹得紧紧的,蜷缩在角落里,用双臂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

她的眼睛很暗淡,没有任何神采。可以说是空。。

唐雨晨看不到她这副贫血的样子,悠悠紫荆但只是皱了皱眉头,悠悠紫荆没说话。

车内,前一刻的气氛还是那么激烈,那么紧张,而此时却像死一般的寂静凝固。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没多久,车子缓缓驶向别墅。

唐雨晨率先下车。他走到另一边去开门,弯腰扶住安若。

安若被他放在床上后,就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她用热毛巾擦了擦安若的脸和身体,换了睡衣,压了压身体,盖上了被子。

“什么都不要想,夫人,闭上眼睛休息一下。”

安若转动空孔的眼睛,看着她,用嘶哑的声音问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中年妇女没有回答,自言自语道:“他以为他折磨我,我就顺从他了吗?”

“我不会,我永远不会服从他……”

安若的眼里有一丝仇恨和固执:“我永远不会听他的,除非他杀了我。我不会死,我想活得比他长,我想看到他报应来的那一天……”

可能她之前想过自杀,现在不会了。

唐雨晨折磨她,她是个自杀的傻瓜。她想好好活着,总有一天,她一定会看到他得到报应的时候。

因为她坚信像他这样的恶魔是不会善终的!

当中年妇女看到她眼中冰冷的仇恨时,她突然感到寒冷。她起身安慰她说:“夫人,你还是赶紧休息吧。我给你做点吃的,你醒了就可以吃了。”

安若恢复了她的眼睛,向她微微点头:“请。”

中年妇女微微愣了下,不可思议的她瞬间恢复了正常。刚才,她的样子明显是一副不想活的样子,现在怎么突然正常了?

她笑着说:“没关系,应该的。”

之后,她准备出门。安若突然对她说:“对了,我不是你的家庭主妇。以后别这么叫我。”

“夫人,你以前是少爷的妻子。我们只能这样称呼你。请见谅。”

安若闭上眼睛,不再纠缠这个话题。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她再次睁开眼睛,眼中突然释放出浓浓的痛苦。

我以为自己可以很坚强,其实内心还是很脆弱,很难受。安若讨厌他的懦弱。他讨厌眼泪总是容易流出。

她把头埋在枕头里,让泪水打湿枕头,但她很固执,没有哭,只是单薄的肩膀不停地颤抖。

我不知道哭了多久,但安若睡着了。

她的身体很累,也想睡觉。只有睡觉才能减轻她内心的痛苦。

睡了几个小时后,她自动醒来,突然看见唐雨晨坐在床上。他那双深谙世事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这让她感到害怕。

安若很快恢复了镇静,冷冷地盯着他。

看到她眼中的仇恨和倔强,他勾着嘴唇笑了,双手抱胸,眼睛微微下垂,眼神淡淡地盯着她。

“怎么,我觉得你等不及要杀我了?”他笑着问。

她想问香农是否开心,悠悠紫荆但不敢问,悠悠紫荆怕说错话。

夏诺呆了一会就走了。安若吃完饭后困了,所以他去睡了一会儿。

唐雨晨来的时候,她还在睡觉。周阿姨把今天听到的对话都告诉了他。那人微微扬起眉毛。看来香农是个“危险人物”。

安若睡了两个小时,很自然地醒了。

睁开眼睛,便感觉有人在她身边,她的胸前,还夹着一条结实的胳膊。有点重,让她胸口不舒服。

安若侧着头,面对着唐雨晨熟睡的脸,笑了。

他什么时候来的?你在这里多久了?

看他睡得那么香,应该很困。她没有打扰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的脸。

唐雨晨的脸很帅。就算电视上有那么多好看的男明星,也没有人比他好看。

他有着纯爷们的品味,却不像贵族那样粗犷优雅。

之前面对他的脸,她以为他是恶魔,生怕避之不及。现在面对这张脸,她太喜欢了,看不够。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很爱他,这和她当初对云飞的爱是不一样的。

她爱他,这辈子也只会爱他。他也爱她,只是不知道会不会爱她一辈子。

沙诺今天说的话真的让她很担心。她怕他遇到更喜欢的人,所以不再要她了。当初为了蓝可爱,他决定和她离婚,不允许为了别的女人和她分手。她害怕历史会重演。

但那时候,他不喜欢她。现在他喜欢她了。她宁愿相信他,给他一个机会。也许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唐雨晨,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吗?”安若说话了,很轻松地问他。

这个男人仍然闭着眼睛,所以他不应该听到她说的话。

轻轻拉开他的手,安若悄悄下床,走出卧室。

原来在沉睡中的男人睁开了眼睛,眼睛里没有睡意。

他听到了她的话。她患得患失。但没关系,他会向她证明,他会一直陪着她。

日子过得平静而流畅,唐雨晨几乎搬进了安若的家,和她一起吃饭、睡觉和生活。

安若喜欢这个小世界。不大,但很温暖,一点也不冷清。

唐雨晨也搬走了他所有的东西,儿童房成了他的临时书房。他们像一对恩爱的夫妇一样生活。

夏诺来过几次。起初,他对唐雨晨相当敌视,但后来他对他越来越满意,总是在安若面前称赞他。

安若好奇地问她:“你是怎么改变对他的看法的?”

“他是个好人。”

好吧,之前谁说的,他是人渣?

“而且他对你很好,很爱你。你要好好把握他,好好珍惜。”

不,她不是说她想给唐雨晨更多的考验,让他珍惜她吗?

“总之,只有你值得和他在一起。”夏诺又说道。

安若彻底晕了,她不是说唐雨晨不配和她在一起吗?

“香农,你被他收买了吗?”她随口问道。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香农,悠悠紫荆你被他收买了吗?”她随口问道。

“不是,悠悠紫荆我是那种稍微帮个忙就调位置的人吗?”夏诺愤怒地反驳。

“可是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变成他的?”

香农笑着说:“你知道艾米,世界顶级设计师吗?我最喜欢的是她设计的衣服。如果我能拿到艾米公司的贵宾卡,我可以每年预约做一套西装。艾米的贵宾卡,多少富婆拿不到,我想了很久,现在终于拿到了!”

"...唐雨晨给你的?”

“是的,你看,他对你最好的朋友这么好,那说明他对你有多好。安若宝贝,他是个好人,你应该好好把握。”

"..."安若是一个满脸黑线的人,她不是一个可以被普通的小恩惠收买的人。

————

时光飞逝。安若怀孕七个月了。

三个月后,孩子们将来到这个世界,与他们相遇。

从医院退房上车后,唐雨晨小心翼翼地帮她系好安全带,笑着说:“宝贝,等孩子出来,我们就要举行婚礼了。”

“不要。”安若拒绝了。

“为什么?”那人问。

“我不想再炫耀了。领证就行,不办婚礼。”上次婚礼让很多人认识了她,她也不好意思再举办了。

唐雨晨理解她的想法。他亲了亲她的嘴唇,笑着说:“不,你拿证太委屈了。我会好好安排,为你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那我得考虑一下。要不要从你这领个证?”安若故意说道。

男人捧着她的脸,狠狠蹂躏着她的嘴唇。

“不敢向我领证,看我怎么收拾你!”

“宝贝,爸爸欺负妈妈。”有人立刻抱怨他的胃,唐雨晨没有心脏。这个女生越来越调皮了。

刚要发动车子离开,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什么?”男人接通电话,电话那头的男人说了几句。他嘴角敛起一抹笑意,淡淡地说:“回头给你打电话。”

“怎么了?”安若疑惑地问他。

唐雨晨收起手机,笑着摇摇头:“没什么,是关于公司的。”

“哦。”她不懂他的工作,无话可说。

回到家,唐雨晨和她一起吃了晚饭,说她要出去处理一些事情,然后就离开了。

出了小区,他上了车,发动了车,叫了下属。

“她现在在哪里?”

“在医院,梁医生来了。”

“看看她,我马上就来。”

唐雨晨赶到医院,没有立即去病房,而是去了梁伟铭。

“梁书,她的情况怎么样?”

梁伟铭坐在桌前,手里翻着考试成绩,没有马上回答他。他示意唐雨晨坐下。他坐下后,沉默了一会儿才说。

“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她中毒了。病毒在她体内潜伏了六年,现在已经爆发了。”

唐雨晨脸色微变,他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我以前从未见过这种病毒。很凶。如果你做不出解药,兰小姐就活不了几个月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安若在家等唐雨晨回来。很晚了,悠悠紫荆他没有回来。

周阿姨让她去房间休息。她摇摇头,悠悠紫荆继续坐在沙发上等他。

唐雨晨回来时,她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被他的吻吵醒了。他吻了吻她的嘴唇和脸颊,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

安若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捧着脸问他:“你在想什么?怎么回事?”

“没有,好久不见,很想你。”男人握着她的手,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

“骗人!”AnRe用手指戳着胸口,嘴里却满是甜甜的笑容。

长时间不见就想他的人太夸张了。

唐雨晨俯下身,把脸埋在她的脖子里。她绷着脸说:“我没有骗你,我只是很想你。”

“你怎么了?”她能感觉到他的心事,抚摸着他的头。她希望他能告诉她,让她帮他分担一部分。

那人轻轻摇头:“我困得想睡觉。”

"然后回到你的房间休息一下."

“好。”他起身抱起她,大步走向卧室。

把安若放在床上,他披着衣服躺下,抓起被子盖在身上,抱住她,给了她一个晚安之吻。

“睡吧,下次按时睡觉,别等我了。”

“嗯。”安若点点头。事实上,即使她睡在床上,她也睡不着。在他回来之前,她有点担心。

唐雨晨伸手去关灯,房间里一片漆黑。

安若很快就在他的怀里睡着了,但他睡不着。想起梁书今天说的话,又看到蓝可人的样子,他心情很沉重,完全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当安若醒来时,唐雨晨已经出去了。

他什么时候起床的,她没什么感觉。

很快就中午了,他通常会回来和她一起吃饭。但是今天中午他打电话说有事情要处理,不能回来吃饭,让她自己吃。

安若心想,他的公司真的出事了。

她不是一个无知的人。他忙的时候,她理解他,支持他。

就是半天没见着他,心里很挂念。她终于明白了他昨天说的话,她真的想看一会儿。

唐雨晨下午准时回来了。安若问他工作累不累,他笑着说不累。看他的表情很正常,不像是有事,她就放心了。

晚饭后,安若去洗澡。男方在书房工作,她洗完澡看电视,相处模式和以前一样。

到了睡觉时间,唐雨晨停止工作,带她回房间睡觉。

睡到半夜,手机响了,他总是短暂的睡一觉,就在手机震动之后,他就醒了。他拿着手机悄悄出门,去阳台接。

过了一会儿,他回到卧室,看到安若还在熟睡。他吻了她一下,悄悄地走了出去。

又是一天。安若起身,仍然没有看到唐雨晨。

她走出卧室,问周阿姨她是否知道唐雨晨什么时候离开。

周阿姨说不知道。当她起床时,主人已经走了。

周阿姨通常六点半起床。唐雨晨为什么这么早离开?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周阿姨通常六点半起床。唐雨晨为什么这么早离开?

安若不信任他,悠悠紫荆打电话给他。电话响了一会儿才接通。

“宝贝,悠悠紫荆什么事?”

她问他:“你今天中午回来吃饭吗?”

“不知道,我尽量回去。”

"唐雨晨,你工作有困难吗?"

“不,有些事情很难处理。放心吧,你要相信我,我会照顾好一切的。”

“嗯,我相信你。”安若坚定地点了点头。

中午,他真的回来吃饭了,但他一吃完,就被电话催走了。

看到他几乎没有休息就要离开,安若感到非常内疚。如果他知道他这么忙,他就不应该回来吃饭了。

整个下午,安若的情绪有点低落。

女人的直觉很准。她知道他有麻烦,但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打扰他,祈祷他能早点解决问题。

唐雨晨晚上回来了。如果安问他工作怎么样,他会拥抱她并微笑:“宝贝,我要回家了,我们不谈工作好吗?”

是啊,他现在在家,去他的工作吧!

“好吧,我们不说了。吃饭了吗?我请周浩给你留了一顿饭。”安若搂着他的脖子,温柔地问他。

“我没吃,我有点饿了。”他按住她的额头,可怜地说。

“等等,我给你热饭。”她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放开,但他抱得更紧了,带着极大的恶意笑着。

“我想吃点零食再吃。”

说完,他吻了吻她的嘴唇,这是他的点心。

Anre肚子大,不能靠在怀里。他只能抬起头,踮起脚尖承受他的吻。

唐雨晨吻了她一会儿,然后让她走了。他黑色的眼睛灼热地看着她,呼吸不稳,眼里写着“贪得无厌”几个字。

安若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羞红了脸,他却咬着她的耳朵含糊地说。

“宝贝,这个儿子太碍事了。他什么时候出来?”

安若笑了:“还有三个月,他不在,我还要坐一个月。”

所以,你至少有四个月的耐心。

这个人看起来很痛苦。他咬着嘴唇笑了笑,“没事。我可以等你和我儿子,不管等多久。才四个月,什么都没有。”

“说得好。”她不禁讽刺起来。

唐雨晨抱住她的腰,咬牙切齿。“不信?”

看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她能相信吗?

“相信,我最相信的人就是你。”

“真的,你发誓你最相信的人是我吗?”那人的眼睛闪闪发光,不确定地问道。

安若笑着点点头:“是的,我最相信的人是你。”

他突然抱住她,在她额头印上一个虔诚的吻:“有你就够了。”

气氛好像有问题。她确信他有事瞒着她。

“唐雨晨,你怎么了?”

“我只是饿了。”

“啊,那赶紧吃吧。”安若成功被他分散了注意力。

男人拉着她的手,恳求道:“我想吃你做的饺子。”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男人拉着她的手,悠悠紫荆恳求道:“我想吃你做的饺子。”

“好吧,悠悠紫荆等等,我来帮你。”

“我和你一起做。”他自然不放心她一个人呆在厨房里。

安若没有拒绝,她也喜欢两个人一起在厨房忙碌的场景。

煮了一大碗饺子后,唐雨晨又饱又舒服。看到他脸上的满足,安若笑着问他:“你这么喜欢吃饺子吗?”

他吃过无数美食。他怎么会喜欢吃饺子?

男人沉重地看着她,有点认真地说:“我喜欢吃你的饺子。”

这是甜言蜜语。

她发现自从他们相爱后,他对她说的一切都变得越来越恶心。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但是她喜欢他这样。

安若垂下眼睛,害羞地笑了。唐雨晨看着她,眼里闪着深深的光芒。

他搂着她笑了。“宝贝,我告诉你一件事。”

“是什么?”

那人不知如何开口,想了想说:“我估计我要出国一段时间。我不想去,但我必须去。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

安若抬起头,嘴角的微笑消失了:“需要多长时间?”

"...最多两个月。”

走了这么久!

她以为只有一两个星期,没想到是两个月。

两个月是60天1440小时。如果五六个小时没见,她会想他的,更别说这么久了。

安若抿了抿嘴,没有说话,而唐雨晨抱着她的脸,眼里含着愧疚:“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在这个时候离开你。但是……”

他别无选择。他必须走。这完全不取决于他。

安若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不必感到内疚,我理解你。我只是有点舍不得,毕竟你要走这么久。”

男人眼睛一亮,就流露出喜悦:“你真的怪我吗?”

“嗯。”她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她什么时候去?”

"...明天一早。”

“明天?”安若惊呆了。“怎么这么急?”

她明天就要走了,一点准备都没有。

“这件事也是今天决定的。”唐雨晨捏了捏她的手,低声说道,“我一整天都在想如何告诉你这件事。现在你怀了孩子,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但他必须离开。这是上帝对他的惩罚吗?他总是玩弄女人,不把女人当回事,现在得到了他应得的。

安若靠在他的怀里,非常不愿意离开,但不得不理解和支持他。

她不想让他因为她耽误事业,也不想让他后悔有一天放弃了为她留学的决定。

“好,你去吧,我带着孩子在家等你。”安若笑了。

唐雨晨突然吻了吻她的嘴唇,几乎是贪婪地想要得到她的甜蜜。

宝贝,谢谢你的理解,谢谢。

深情的吻持续了很久才结束。他慢慢放开她,额头贴着她的额头,轻声说:“安若,我爱你。”

安若微笑着回应道:“我也爱你。”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