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期期中官方下载(中国)有限公司----我的绝色魔尊老婆(1/21)

期期中官方下载(中国)有限公司 !

当罗素在他的冲动下暴露出50亿颗绿色晶体时,绝色东方三少爷决定放弃。

然后让罗素硬生生吞下这50亿颗绿色晶体,绝色然后带回一条九大行星红龙。

即使她放弃了,也要交20%的手续费,不会要了她的命!

东方三少爷得意洋洋地想,嘴角的笑容渐渐扩大。

然而,当他引用40亿绿色晶体时,罗素皱起了眉头。

四周一片寂静。

太安静了,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罗素平静地看着东方三少爷,突然眼里的笑意渐渐扩大。

在罗素的微笑下,东方三少爷突然感到后背有些发冷。

他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果然,罗素一开口就吓了他一跳。

苏乐笑着说:“俗话说,君子不取人之恩。既然东方三少爷这么喜欢这个九大行星的红龙,我就给三少爷这个面子,自动放弃!”

罗素遗憾地摇摇头说。

“啊?”东方三少爷都傻了。

他一反应过来就难过,心都要疯了。

他想大声说,不要给我面子,不要自动放弃,放弃了怎么办?

但是罗素听不到他内心的哭泣。

即使你听到了,也要当作听不见。

所以,可怜的东方三少爷只能眼睁睁看着罗素轻易放弃竞标,还做出卖脸的样子。

东风三少爷傻到吃黄连,却分不清自己患的是什么病!

“你,你,你……”东方三少爷指着罗素,久久不能说话。

罗素一脸无辜和不解:“东方三少爷不用特别感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

“噗——”东方三少爷差点被罗素吐血。

这时,罗素不断催促他:“40亿绿晶,东方三少爷要赶紧交费,让他们把九大行星赤龙带回家!”

40亿绿色晶体...

罗素的话提醒了东方的三位少爷。

最多,他身上只有10亿绿色晶体。40亿绿色水晶哪里可以用来支付?

但是现在,童渊公园的主人态度坚决。

他笑着看着东方第三少爷:“这九大行星红龙,第三少爷要赶紧降血契约。”

东方三少爷真的要哭了...他怎么会认不出天堂主人话里的意思呢?这是讨债。

“如果三少爷不富裕,其实可以推迟几天,或者我自己告诉东方少爷。”童渊公园的主人似乎很理解。

“没有!”东方三少爷尖锐的声音。

如果他的父亲知道这件事,他将不得不使他的腿残废。

冷静下来,东方三少爷开始思考对策。

现在,他想坑罗素,但他被对方坑了。

九大行星赤龙根本就只值10亿绿色晶体,现在却硬生生的提到了40亿绿色晶体,包括30亿气泡。

因此,他永远不会支付这400亿美元。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把损失降到最低。

目前来说,只有一个办法。

这种方法虽然可耻,但总比被父亲打残好。

三少爷深吸了一口气。11->;

...

...

至于那灿烂的香气...这真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魔尊因为没有什么药可以解决,魔尊一个月后才会自行消散。

然而,不管你今天能跑多远。

罗素吱呀一声打开了门。

突然,一群看门的人都在看他们的眼睛和鼻子,没有人敢看主。

这是由于云起每天的冷淡和决心。

罗素淡淡地点了点头,低声道:“保护苏小姐,如果你有翅膀,小心你的九个家庭!”

“可以!”一群人都战战兢兢。

“对了,苏姑娘累了,让她好好睡一觉,然后在她愿意出来的时候进去照顾她。如果有人敢叫醒她……”

“不敢……”所有人都摇摇头。

他们很清楚,谁要是敢叫醒苏小姐,打扰她睡觉,那等着他们的就是全家的覆灭...

“嗯。”苏点点头,摸了摸下巴,慢慢地走着。

守卫的人没有一个发现“魔王”其实是假的...

而此刻,他们的领主大人正被人从床上撞下来,睡在黑暗中。

我不知道罗素今天是幸运还是不幸。他刚走出院子,一名炼药师就出现在他面前。

这是大师级炼药师。

在罗素没见过。

但是炼药师对主极其恭敬和热情。

“魔王,医药库已经扩大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空。去检查一下?”炼药师笑着奉承讨好主。

按常理,魔王很忙。哪里有空可以参观?

但是

罗素的眼睛瞬间明亮起来!

如果她想逃跑,她必须准备大量的药材,因为没有人知道她在路上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罗素点点头:“去吧。”

因此,炼药师高高兴兴的接过了罗素。

药材库,这是整个魔族药材库,里面的药材非常丰富,甚至在罗素,这都是闻所未闻的。

幽灵峡谷刀火部落的药库比不上这个吧?

望着荧光医学图书馆,罗素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炼药师在努力向主介绍自己。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即将表现出色。

但是罗素挥了挥手:“你先出去。”

“啊?”炼药师不懂。

但是当魔王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时候,他立刻带着一个很好的弓出去了。

炼药师出去后,罗素整张脸顿时开朗起来,黑色的眼睛闪闪发光,甚至比夜晚最亮的星星还要耀眼空。

神~ ~这是整个魔族的药库!整个地狱!天知道这里的药材...罗素的手触摸了每一件自然宝藏。

十万年人参,十万年灵芝,十万年雪莲,十万年...

有两个魔族药材库房,一个是常见的药材库房,平日用于药用。

但是二药库可以是所有的宝物,几千年无数年积累的宝物,每一个拿出来的宝物都能让人疯狂!

药库不大,只有几千平方米,一排排书架,整齐地排放着。

每个架子上,只有一个冷冻锦盒。。。。

在这个锦盒里,老婆有10万年的人参,老婆10万年的灵芝,10万年的雪莲,10万年的...

所以,罗素的眼睛是直的!

当然,炼药师是不会让领主浪费时间看普通药材的,所以直接带到了这里,太便宜了。

罗素会全部带走吗?

恐怕她都拿走了。下一刻,整个魔族都会轰动。毕竟药库是有人看守的。

罗素眼睛眯了起来,很快就有了主意。

这些宝贝最重要的是功效,而不是外观。

因此,当罗素举手时,她所有的精神宠物,包括战神的傀儡,都出现在她面前。

“吸收这些草药的灵气,能吸收多少,快点!”

罗素一下命令,小龙和福克斯·明克就兴奋了!

有四排架子,所以小龙和狐狸貂很快就分别占据了一排架子。

在罗素的带领下,战神傀儡也吸收了第一排货架。

而罗素则来到了第四个架子上,吸取了这个架子上的珍贵药材!

这些都存在了10万年...效果如何可想而知。

因为罗素必须跑得快,所以她的时间很紧。

“唰唰——”罗素迅速吸收了药材。

结果,天山雪莲原本晶莹剔透、花瓣饱满的颜色,被罗素吸收后依然那么鲜艳,只是表面而已。

手指一触,天山那看似天衣无缝的雪莲,瞬间就变成了一堆尘土。

剩下的药材,都一样。

罗素见时间差不多了,就把没吸收的药材都打包扔进空,然后心满意足地出去了。

走着走着,罗素也在空交流着几件小事。

“怎么样?都吸收了吗?”罗素问道。

这么好的宝宝,怎么才能让它的实力暴涨?

“呜呜呜!”

小龙非常兴奋。

在这个时候,别忘了用长臂握住一根血参,像萝卜一样硬嚼,一边吃,一边含糊地向罗素汇报!

“好,好!嗝嗝——“小龙满嘴食物,却还捧着十万年的血参兴奋地往嘴里塞。

因为它本能的知道这是好事!绝对好宝贝!吃完能帮忙推广的宝贝!

狐狸貂想出了一个又一个华丽的彩色光圈,却不知所措。

它和小龙一起蹲着,头靠在头上,只是疯狂地埋着头...

罗素看着五颜六色、绚丽多彩的光圈,心中也充满了喜悦,因为这代表着狐貂正在升级,但不是一个星期那么简单。

罗素转身去看战神的傀儡。

战神傀儡本来就需要精神力量的补充,现在突然补充了这么多的精神力量,他的脸上布满了生机和活力,他的眼睛闪闪发光,他的全身散发出强烈的战意!

罗素很高兴看到他的团队因为这次毒品盗窃而集体提高实力。

但是现在不是讨好她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赶紧离开!

罗素心中疯狂激动,但表面上仍然平静,她若无其事地推开门。。。。

我的绝色魔尊老婆

因为真正的主此时还昏迷不醒,绝色没人知道新娘跑了。

然而,绝色第二天,事情就麻烦了。

此刻,魔族宫殿里出现了一些轻微的骚乱。

因为魔王昨天出城了还没回来,但是凌晨晚了,新娘还没醒。

所有这些揭示了一种不同的陌生感。

罗素住的院子的入口。

大家面面相觑。

桃火犹豫了很多次,还是没有推门而入。因为主昨天交代的很清楚,要不是苏姑娘醒了,自动推门出去,谁也不许主动打扰她,不然全家人都要崩溃了。

然而今天是魔王娶苏小姐的日子。快中午了。如果你不准备,你会失去你的幸运时间。。。。

桃花火犹豫了几下,魔尊犹豫着要走,魔尊东西僵在那里。

“要不要叫醒苏小姐?”

“反正我不打,我要打给你。”

“那我也不叫了。”

“那么...让我们等着吧,也许魔王就要来了。”

“没错,魔王回来后,就是他说了算。”

在外面,而在里面,云起的肺因愤怒而燃烧。

事实上,他已经醒了,但由于他的身体被罗素穴位,他的嘴不能说话,他的身体不能动。

现在,即使你作为一个卑微的仆人进来,你也可以解除他在呼吸室的监禁。

但是,这些人在外面犹豫不决,却没有人敢推门进来。

虽然被发现很尴尬,但是如果你再拖延一分,罗素逃跑的机会就多了一分,云起承担不起这个风险。

所以

“砰——”

打开魔王大人,一个咕噜人倒在地上,脑袋重重地磕在床头柜上,发出一阵猛烈的撞击声。

门口,几团桃火在互相推挤。谁来把门推开?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的眼中都闪过一丝惊恐!

“苏小姐出事了?”

一瞬间,所有人的额头上都有了这么巨大的问号!

于是,这时,不知道是谁用力推门,然后大家鱼贯而入。

于是他们看到“苏小姐”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桃火看着大“苏姑娘”,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然而,她跑得很快,帮助举起了“苏姑娘”。

“苏小姐?”桃火看着一个一夜没见过的女孩,突然胖了,眼神难以置信。

云起的心此刻就像一万匹狂奔的草泥马...

他发誓,苏被抓到后面,一定要狠狠打她屁股作为惩罚!

云起雪亮的眼睛冰冷而锐利,盯着桃红的火焰。

这时,桃火突然有一种冰冷的感觉从脚底冒出来...这种眼神让她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这.....不是苏小姐。

“解开穴道……”云起的声音冷得像凝结了10万年的霜。

“你是……”桃火下意识的想要逃走。

桃火有恶感...

但是陶火发现他的脚好像被锁起来了,走不开了。

在云起冰冷的目光下,桃花心木缩了缩,伸出手指,犹豫着要不要数云起的穴位。

果然,在下一刻,云起的辉煌出现了。

他僵硬的身体和四肢迅速移动,下一秒他移动了,云起冲到光滑的平面镜前,看着镜子里出现的样子。

这张脸...我真的不想抹去它。

然而,此刻的云起,心情被愤怒所占据!

原本三天恢复的力量,在刚刚解决穴道的一瞬间,像弹簧一样汹涌而出。

此刻的云起,已经恢复了他的巅峰实力。

他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很快就露出了真面目。

“啊……”

看到我面前这张脸,桃花火一屁股坐在地上。

哦,我的上帝...怎么回事?这不是苏姑娘,是魔鬼,是君主,是伟人,是人类?!

真正的苏姑娘呢?

每个人,都睁着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瞠目结舌。。。。

“来!老婆”此刻,老婆云起就像一个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魔,充满了可怕的残忍,让人不由自主地恐惧。

随着主的召唤,丑陋的奴隶第一个飞了出去。

他见了主,起初还是不知所措。

魔王魔王不是出去了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虽然魔城很大,但是罗素很有可能在一天之内逃出魔城。

但以她的聪明,化妆后也有可能躲在魔城。

几千万魔族人,躲着她的小家伙,真是难找。

但此刻,云手下的所有长老都在这里。

他们愤怒地看着他们的大人,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魔王魔王今天不是要结婚了吗?怎么...

嘿,新娘在哪?

看着空空如约的房间,他们的额头上都挂着问号。

“从现在开始,每个人都要去寻找罗素,不能有任何错误!”

一句话,王主立刻解决了大家的困惑。

但是紧接着,他们都惊呆了!

什么?于是,人类少女抛弃了她们的主,悄然逃离了婚姻?耶稣基督!这是他们的王子大人。崇拜他的魔族少女可以绕魔城十圈!

魔王能看上她,是她培养了几千年的福气!魔王要娶她压力有多大?甚至对抗整个长老团!

甚至愿意去毕摩泉接受惩罚,在以后的岁月里,那会比死还惨。

魔王为了他这么做了,那个人类小女孩居然逃了婚?!她有良心吗!

这些知道故事的圣长老们,都为他们的主大人感到愤慨和愤愤不平。

但此刻,除了愤怒,云起的眼里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悲伤和自嘲。

云起疲倦地揉了揉眉毛,立刻命令道:“* *整个魔城只能进不能出。”

“可以!”

“魔城作为附近城市的中心,也全部禁止进入,搜索不到一天,扩大范围一万英里!等等!集中在东南方向!”

因为东南方向是魔族到达炼狱城基地的唯一途径。

罗素现在想跑去南宫云,所以她最大的可能就是直线向东南走!

“去搜查,不能懈怠...你们都给我记住!逃离谁的手!全家!搜索失败者!全家!隐瞒信息的,要罚全家!谁趁机伤害她,杀了她,杀了全家!”说完最后一句话,云起森冷的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

他知道这个群体中的许多人对罗素不爱他有意见。

他也很生气,很生气,但是...他仍然不愿意伤害她。

受到了王主的目光,不少人心虚地低下了头。

他们本来觉得不错,或者干脆去搜一下,让人族姑娘跑回人族;或者干脆杀了人族少女,让她自生自灭,断绝王子大人的爱情。

但是现在领主大人已经连续统治了整个家族四五次,他们立刻被吓得收起了所有的小心思,不敢有任何违和感。

因为领主对整个氏族的毁灭不只是说说而已,他真的毁灭了好几个氏族。。。

我的绝色魔尊老婆

但是控制着走火入魔的小马逃跑,绝色还是消耗了她大量的精神力量,绝色所以原本被压抑在身体里的美妙香味就准备动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

所以,罗素一路走来,会留下淡淡的、灿烂的香气,而这种灿烂的香气最气人的地方,就是持续时间长。

没有几个小时,根本不会消散在空气体中。

第一天,罗素是安全的。

第二天,罗素安然无恙。

但是第三天...当罗素再次变成老人时,他感到周围的气氛突然活跃起来。

罗素知道,有了它们的芬芳,它们很容易就会来找她,这样她就有麻烦了。

罗素的头脑在快速转动。

她很聪明,一个个诡计多端,所以此刻她还是很冷静。

她此刻正在四处看看有什么可以利用的。

罗素现在藏在一片深深的森林里,周围是枝叶繁茂的老树。

因为老树太茂盛,遮天蔽日,密林中常年没有阳光。

尽管罗素小心翼翼地穿梭在茂密的森林中,他仍然到处放鸟。

啧啧!明白了。

罗素眼睛瞬间亮了!

你不是跟着我的奇妙香味吗?那就让你跟踪够了!

罗素非常清楚这种香气是在灿烂的香气进入血液并与血液凝结融合后产生的。

所以,罗素很快发现了一群秃鹫巢穴。

秃鹫巢里至少有上千只秃鹫。

但是实力还没有达到圣阶,所以控制罗素并不麻烦。

罗素拿出上等的田零水,然后用匕首割断自己的胳膊,鲜血汩汩流出,很快滴了一整碗。

混合着顶级田零水的血液,香气浓郁扑鼻。没有罗素做任何事情,这群秃鹫迅速冲了上来,一个人咬了一口,喝了整整一桶田零水。

罗素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然后,她控制秃鹫,向四面八方飞去!

成千上万的秃鹰体内都有很大的香气,所以当它们移动时,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很大的香气。。。

魔族中的一位神圣长老正带领一支队伍去追捕罗素。

“来吧!魔尊快点!魔尊大香在前面!只要我们赶上人,就一定会有很大的成就!”长者鼓励身后的勇士!

所有人都闻到了淡淡的香气,闻言,顿时心中大喜!

能做出很大的贡献,能在主面前露脸,有多光荣?

于是,大家都很兴奋,抓紧时间赶了过来。

这会赶上——

“来吧!那姑娘一定在丛林里,蔡斯!”看到胜利在望,老人非常激动。

走哪条路?所有人都傻傻地等了一会儿,看着这位长者。

“在东南,我确定香气是从东南来的。”

“不,在西南,我的鼻子永远不会错。”

“西北方向?”

“东北方向?”

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

而这时候的圣长老,脸色有些发白。

“圣上前辈,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所有人都郑重的看着圣长老。

而这时候,长老脸上露出一丝愤怒,只见他在森林里发起巨大的杀戮攻击。

“去——”

一阵猛烈的响声响起,密林中一棵千年老树被破坏成一小块。与此同时,秃鹰开始在各地出现。

秃鹫在空中尖叫,向四面八方飞去。

当时天空都黑了,人渗透的很厉害。

“这个...哦,我的上帝……”

随着秃鹰的飞翔,每个人都意识到,“哦,我的上帝,这些秃鹰怎么能带着强烈而灿烂的香气呢?”

这是全方位的。应该追哪里?

老人脸色铁青,表情严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美丽的人类女孩比最狡猾的狐狸还要狡猾。她不知道怎么让这些秃鹫沾上大香。”

也就是说,以艳香来追踪人类少女已经不可行了。

“天啊,这个人类女孩这么聪明,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

“那我们追不上她了?”

“我们现在应该往哪个方向走?”

鹰王的长辈说他很生气,脸上满是青筋,却又无可奈何。

他现在不知道去哪里...

“向东南!回到人族只有一条路!我不信她不回去!”鹰王长老愤怒的挥手。

虽然他的话很坚定,但连他的内心都怀疑这个结论。

罗素现在怎么样了?

其实鹰王追踪的方向没有问题。罗素一路向东南,但仍然是一条直线。

其实鹰王追的很慢。

鹰王之前还有五支队伍。

他们是李王,狼王,虎王,豹王,狮子王!

这五位国王都是君主三星的实力,人人与罗素平等。

这样一支充满活力的队伍正在咬罗素,追逐罗素的队伍正在发疯。

“来吧!发现了人族女孩的痕迹!前面,追!”狼王站在山顶,对着冰冷的月亮嚎叫。

他的绿眼睛,却在黑暗中看得更远。

此刻,罗素已经放弃了那匹神奇的小马,而是骑着一匹雪狼。

(q!)

我的绝色魔尊老婆

谁能想到,老婆雪狼已经联系上了自己的国王,老婆罗素当场击毙了雪狼,但追兵已晚。

罗素此刻真的很恼火。

因为她发现,这一次,不仅仅是五大天王在追随她,这些天王背后还有无数精英!

如果被他们包围,十个罗素不想逃跑。

罗素脚下一阵风,飞快地向前方飞去。

五王面面相觑,见对方眼中有一丝冷笑:“想跑?哈哈哈!”

说完,五个国王分别朝五个方向走去,包围了罗素。

此刻,罗素正处于山林之中,没有退路。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在漆黑的夜风中,本应惊慌失措的罗素的脸上此刻却没有这样的表情。

相反,她没有惊慌失措,而是带着成功的冷笑。

五大天王第一次分开。

因此,罗素现在可以应付其中的一个。

这一招分分合合,罗素非常熟悉。

罗素长期站在山顶上观察五位国王。

是的,如果他们联手,五个人打她,她会死。

如果他们两人一组联手,两个敌人一个,那么她输的几率极高。

但是他们不应该,不应该如此粗心大意地分成五个方向...

刚才,罗素站在山顶仔细观察了这五个国王的实力,其中狮子王最强,狼王最弱。

因此,罗素一定把狼王捏成了软柿子。

空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香气。

罗素故意躲在狼王的小径上。

狼王一路想杀罗素,可他怎么也想不到人族女孩没有跑,反而会主动跑过去杀了他。

他没想到罗素会在他的路上设下埋伏:一条肉眼几乎无法分辨的透明细线。

狼王多快啊!

嗖嗖嗖,仿佛一连串的劲风。

两边都是古树,中间是一条林荫小路。

狼王一心扑向罗素,却没有在路边和灌木丛中发现一双漆黑如夜的闪亮星眸空。

当狼王飞经过的时候-

“噗——”狼王的身体飞奔后,迅速而立即。

然而,只有他的头活了下来,而他的身体却因为惯性还在向前飞奔,甚至在失去理智之后。

他飞奔时,脖子上的血狂跳不止。

一代狼王,就这样,死在了罗素。

之前在药店看到的那块燕丝后,就被塞进了他的空房间。没想到这会儿它发挥了这么大的作用。

梦见燕丝那么好用,像狼王一样厉害,被这根透明的丝线直接割断。

其实这种巧合的成分很高。

第一,狼王粗心大意,只一心追赶罗素,但他没有料到罗素会为他设下埋伏。

第二,罗素精心布置,她选择的地方非常好,无论是光线、距离还是其他,都恰到好处。

所以我才那么容易得。

现在罗素有两条路。

一种是拿燕四把其他四王一个个干掉。

(q!)

至于第二个...罗素看着不断喷血的狼王,绝色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冷笑。

既然立场不同,绝色从一开始就是敌人,就不要怪我不礼貌。

想到这,罗素立刻从空房间里拿出了耐穿的物品来改变自己的外貌。

罗素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把自己变成云起。当然,她可以在短时间内把自己变成狼王。

如果这五个国王都在魔兽世界里,那么罗素...一定没有出路。

幸运的是,这五个国王都是人形的,它们类似于人类的提醒,所以罗素把自己变成狼王并不是很困难。

罗素变了脸后,她很快就会收拾眼前的战场。

然后罗素沿着路跑。

因为她知道五大天王一定聚集在中心区域。

果然,狼王到的时候,其他四个国王几乎同时到了。

“人族女孩在哪里?”

“你没发现?”

“我也没找到。”

这时候,五个国王面面相觑...怎么会这样?明明大家都聚集在五个方向的中间,怎么可能找不到?

虎王怒吼道:“该死的人族姑娘,我找到她就一巴掌打死她!”

李王冷冷道:“魔王已经告诉你,你不能杀人族少女,否则你将毁灭整个部落!”

怒视着李王:“人族少女给魔王带来了多大的灾难?如果这个人族女孩在魔王睡着的时候刺杀了魔王,你至少该怎么办?”

虎王一说这话,其他四个国王都不一样了。

本来都是顺着主的话想活捉,但是虎王的话也很有道理...如果那个女孩被抓回来,领主是被她暗杀的?

虎王被大家吓倒了,于是立刻再接再厉:“人族魔族不和,要么你死,要么我亡!你希望未来的小魔王从人族少女的肚子里出来吗?”

“是的!人族的碎尸基因,我们未来的小恶魔能从她肚子里出来吗!”

“那简直就是先天残疾!”

“所以,让我们偷偷给人族女孩……”

“反正太子大人远,山高皇帝远。谁知道,更何况法律不怪大众!另外,我们不是一直看机械家庭吗?可以给机械家族栽赃嫁祸!就说他们杀的人族女孩!让魔王恶魔毁灭机械家族!”

“说得好!就这么做!”

这时候,剩下的三个国王都兴奋的同意了。

罗素:“…”

在这样热烈的气氛中,罗素当然不可能不参加。因为一旦她展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她就会展示她的马甲,所以罗素也兴奋地谈论杀死罗素·云韵。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人族女孩在哪里?”

虎王笑着说:“我能去哪里?山脚下已经被我们的人包围了,而我们在中心,所以——”

“所以现在是闭网的时候了!”豹王狂笑,笑得特别大声。

关网,看最后能收到什么。罗素看着四个国王,从他们看不见的角度,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

(q!)

如果要杀他们,魔尊小菜一碟,魔尊现在还是低调点好。

虽然南宫云烟没提这件事,但是罗素看到了他周围几个人的反应,已经明白了,这朴树是火了。

现在在这个九重庙里,那些人眼里的贪婪已经显露出来了。

如果你去木仙府...罗素突然感到头皮发麻。

“怎么会变异成鞠菱树?很难理解。”北辰影见气氛尴尬,插科打诨。

晏子也很不解:“按理说,不应该是第二次改变吗?你是怎么直接走到第三步的?而且,你的运气太……”

晏子想说她很幸运,但她想起这棵巨灵树很热,突然她不知道罗素是幸运还是不幸。

罗素此时无言以对。

她暗暗猜测不可能是变异相思树在她空房间里呆久了,被空光环梳理了,所以有这个变异?

此时,罗的眼睛偷偷的看着那棵让他心惊肉跳的聚灵树。

他发誓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拿到巨灵树。

这样,他们洛杉矶家族就可以在大陆崛起,坐上最大权力的宝座!

家族几千年的愿望在他手里可能会实现。

就在他浮想联翩的时候,南宫云的视线落在了他身上。

罗只觉得自己的心怦怦直跳,一下子就从他的视线中转开了。

南宫刘芸讽刺的冷笑让他掉进了冰屋。

罗歪着脸,避过他的目光,将他眼中的贪婪埋藏在他内心的最深处。

鞠菱树,谁不想要?哪个家庭愿意轻易放弃这样的诱惑?

李嫉妒,嫉妒得快要发疯了。但此刻,她的眼睛里有一种恶毒的光芒。

她知道只要她出去,罗素就会死。

南宫刘芸拍了拍罗素的肩膀:“没什么,我会一直在那里。”

罗素淡淡一笑:“我知道。”

她知道南宫云有自己的决定。然后,让他来处理这些麻烦。

罗素顺手把变异金合欢树收了起来。

现在变种相思树已经改名为巨灵树。

场面变了,八个人已经到了第四关。

九冲寺第四层。

这是一片广阔的草原。

你能看到的一切都是绿色的。无尽壮丽。

罗素等人搜寻了半天,却没有发现任何魔兽的踪迹。

那么,这个层次的规则是什么呢?如何通过测试?

此时,每个人的大脑上都挂着一个巨大的问号。

就在大家疑惑不解的时候,一张黑脸突然出现了一半空。

这张脸很大,几乎覆盖了半边天。

“哈哈哈,小姑娘,没想到你这么幸运。两千年的植物能孕育出无与伦比的树!以后,你就等着全世界都被追吧,哈哈哈——”

罗素的眼睛眯了起来。

她心里郁闷到九重寺主居然跑来嘲讽她?还在全世界狩猎?

好在逗完之后,九冲寺的主人又转回了话题:“第四级的要求很简单。找出这片草原上的双灵草。在规定时间内越多越好!”

话音落下,还没等几个人问,这张笑脸就消失在了天空。

“啊!老婆规定的时间是多长?!"晏子跳起来想问,老婆但脸已经完全消失了。

北辰英摊开双手:“算了,反正大家时间都一样,我们也不吃亏。”

“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晏子叹了口气,“但是灵双草呢?灵双草是什么?”

不仅,连李的四个人都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罗素的眼睛盯着周围的草地。

大约喝了一杯茶后,罗素走上前去,在草丛中拿出一片大约手指长的绿色草叶:“在这里。”

罗素解释说,“古书上记载的灵双草是一种能抗瘴气的药材。生长在极北草原,非常罕见。它大约有两英寸长,它的叶子和普通的杂草没有什么不同,所以很难被发现。”

“什么东西很难被发现?你找不到它,是吗?它们完全生长在杂草下面。”晏子沮丧地按住他的额头。

就像普通的杂草一样,只有两英寸长,长在杂草下面,数量很少。这尼玛是谁发现的?

罗素摊开手:“你只能一寸一寸地搜索。”

用精神力量一寸一寸去寻找,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

此时,还没来得及说话,和李四人已经联手纵横搜索起来。

“我们再进一步吧。”

南宫云烟抱起罗素,几步之间,已经消失在原地。

晏子沮丧地挠着头发。“不知道九冲寺主怎么了。你为什么要双灵草?”我宁愿和怪物战斗!"

"至少寻找这种双灵草不会有坏处,而且它会利用它."北辰英拉着她快步离开:“南宫人往东走,我们往北走,快走。”

罗素说。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剩下南宫刘芸一个人。

“不急。”南宫云烟煞是笑意,一挥衣袖。

突然,两把藤椅和一把短椅子出现在平地上。

矮桌上煨着一壶绿茶,绿茶香气四溢。

“来,尝尝这仙茶。”南宫云烟不慌不忙地和罗素打招呼。

那动作,那眼神,悠闲得像是在别院过节,而不是在木仙府九重寺。

罗素生气了,笑了。

“这个关键时刻,你还有心情喝茶吗?”

刚才第三关有多惊险刺激?

如果李再得两分,那千年植物精神就要落到她手里了。

“胜券在握的比赛,有什么好紧张的?坐下。”南宫云手一按,罗素正坐在柔软的藤椅上。

“稳操胜券?”罗素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为什么她不知道自己稳操胜券?

如果只有南宫刘芸一个人,那就稳操胜券了,但是有一个自己,就有很多变数。

“来,尝尝产品,这仙茶外人是喝不了的。”南宫刘芸熟练地洗好茶,最后倒了一小杯满满的茶,并亲自端着杯子递到罗素的嘴边。

既然南宫云烟这么肯定,那罗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用手指着白玉般清澈的关节,喝着那杯仙茶。

是神仙茶。

只咬了一口,罗素就觉得胸腔和肺部之间的压抑已经完全消失了,他很平静。

嘴里更香了。

“怎么?”南宫云眼柔光,绝色星星点点。

“还不错。”不错,绝色这是罗素上辈子和今生最好的茶。

而且,罗素还隐隐觉得,随着仙茶流入腹中,丹田里有一股热气往上冒。

她体内的气场在积累,但她太穷了,无法完成突破。

两人悠闲地喝茶。

时光流逝...

“你冷静。”南宫行云眼中满是光芒,轻笑出声。

“没有你的一切?我在担心什么?”罗素微笑着看着他,漫不经心地说道。

南宫云烟笑笑,一时间心情很好。

对于这种毫无保留的信任。

“这种情况下,你不能失望。”南宫刘芸放下茶杯,对罗素说:“他们很难找到灵双草,但对你来说太简单了。”

“哦?”罗素眼中闪烁着光芒。

她不是还在这个游戏里占主导地位吗?

“是采集树吗?”罗素眼睛一亮,才明白过来。

“这是一棵采集树。”南宫刘芸点点头。“你就把巨灵树放出来,然后坐着等网吧。”

等着关网?南宫不觉得她的鞠菱树能钓鱼吗?

虽然心中腹诽,但罗素还是信任南宫云烟。

罗素召唤了巨灵树。

这时,巨灵树上的枝叶是暗金色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耀眼夺目。

这时的巨灵树似乎有一种精神力量释放太多的感觉。

罗素一声令下,鞠菱树屁颠屁颠地跑到草地上。

这棵巨灵树跑得快,当它是一棵变异金合欢树的时候。现在经过第二次突变,速度更加惊人。

几声飕飕之后,就看不见了。

看到这里,南宫刘芸的薄唇微微勾起:“这九重寺的赏赐勉强过得去,可惜失去了。”

之后,他站起来对罗素说:“好好坐着,哪儿也不要去,明白吗?”

“嗯。”罗素笑了。

有采树帮她跑腿收,她自然乐得清闲。

只是以前没试过。不知道鞠菱树能不能做到。如果管用,以后自己采药就方便多了。

罗素高兴地想。

时间一点点流逝。

南宫云再也没有回来。

鞠菱树也跑得无影无踪。

就在罗素无聊到快要打瞌睡的时候,几个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尽管罗素受了重伤,但他非常警惕。

她睁开眼睛,盯着面前的人。

李与司徒明。

他们两个不是在西方吗?你为什么在这里?

罗素静静地坐在藤椅上,漫不经心地喝茶,没有太注意他们。

李走了几步,拉了一把藤椅,坐在了之前的南宫位置上。

“你悠哉游哉。”李讽刺地盯着,眼神中隐藏着危险。

罗素嘴角微微挑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李小姐有意见吗?”

李看的眼神充满杀气。“罗素,你还是那么傲慢。信不信,现在我可以一巴掌拍死你?”

其实,李的话是真的。以她现在的力气,一个手指头就能碾过去,不用扇她耳光。

然而,罗素有着浅浅的微笑。

——

团体满员。如果您稍后打开,将会单独通知您。从现在开始,谁也不加了。~ ~ ~ ~ ~ ~ ~ ~

“李小姐,魔尊你想做吗?”罗素像白痴一样看了她一眼。

李眼里闪过一丝怒意!魔尊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李身体前倾,靠近,但他动作缓慢且有威胁性。

“是的,你不敢。”罗素微笑着。

司徒明冷冷地盯着罗素:“苏小姐,想想你自己的生活,少说两句。”

连司徒雷登都认为李杀了易如反掌。

李的嘴角闪出胜利的光芒。

她得意洋洋地扬起眉毛,一副得意洋洋的架势:“你问我,我就让你活。”

不料,罗素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李生气地拍了拍桌子。“你真的认为我杀不了你吗?!"

李伸出胳膊,眼看着就要掐的脖子。

如果她抓住它,罗素虚弱的身体就会真的跑了。

李的眼中闪过一抹恶毒而诡异的光彩。

如果你能杀了罗素,那就太好了!

“尧尧,住手!”司徒震天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李的手。

“两兄弟!”李被双手囚禁,禁不住怒视司徒。

司徒明无奈:“你杀了他,你以为南宫会放你走?”

众所周知,南宫刘芸对罗素照顾得很好。

如果有人敢动罗素一根汗毛,那绝对是种族灭绝的灾难。为什么尧尧仍然不理解它?

司徒震天别提这事儿了,李这么一说,的眼里全是嫉妒和愤怒!

“二师兄你放开!现在不动手,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三哥不在,谁知道是我们的手?!"李对再次冲上来的说道。

“F!为什么还执拗?如果罗素真的死在这里,不管凶手是谁,所有人都会被南宫屠杀,你明白吗!”

司徒震天的面部肌肉因为愤怒而颤抖!

李咬着下唇,怒视着。

本来李是不相信的,但是司徒震天的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严肃,而眼神中的警告让李不得不相信。

难怪这个小贱人这么肯定自己做不到。我明白了!

“哼!你真幸运!”李挥了挥手,盛着仙茶的茶壶砰地一声掉了下去。

同时-

两朵小白雪云以光速射向仙茶!

还没有落地的茶壶被小龙抓住了。

小龙双手捧着茶壶,把它倒进肚子里。他的表情很舒服。

在边缘,九尾·福克斯踮起脚尖,绕着小龙走。他的脸焦虑而急切,他的九条小尾巴急切地摇摆着。

然而,对孩子没有爱心的小龙却高高举起茶壶,自得其乐。

“嗷-嗷-嗷-嗷-嗷-嗷-嗷-”九尾狐狸比小龙矮,踮起脚还比小龙矮。

她别无选择,只能用两只小爪子抓住小龙的爪子,继续向巴拉走去,用可爱的方式尖叫着。

小龙拍拍她的小爪子,继续喝酒。

“嗷-嗷-嗷-嗷-嗷-嗷-嗷——”九尾·福克斯急得眼泪差点掉出来。

最后,当小龙看到只剩下最后一口时,她不情愿地把茶壶递给九尾·令狐,并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九尾小令狐并不在乎它那讨厌的爪子是否在她头上,老婆但现在她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仙茶上。

九尾令狐双手捧起茶壶,老婆小心翼翼地呷了一口,十分珍惜。

看着小玉和小雪这两个可爱的小宠物,李的都快嫉妒疯了!

好可爱,好想偷回家养。

这么想,她的手也不慢。

然而,当她把爪子伸向九尾·福克斯时——

小东西还以为李抢了她的仙茶呢!

护食的小狐狸“呜”的一声跳了起来,小脸严肃而紧绷,小爪子愤怒的抓向李的额头!

按理说,的实力比李强不了多少,但也挡不住人善速。

更何况李一点防范措施都没有。

这样一来,李遭受了很大的损失。

就在小狐狸的小爪子指向李的额头的时候

我们不平凡的瑶池仙子瞬间变成了羔羊!

一只小羊躺在地上吃草!

罗素瞪大了眼睛,在风中几乎是凌乱的。

斯图尔特·斯泰尔斯震惊地张开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反应过来的瑶池仙子差点崩溃!

“咩!咩!咩!”瑶池仙子挥舞着爪子就要冲上来。

但是它刚刚变成四足动物,我们的瑶池仙子还没有适应,甚至双手双脚都是一样的手脚。

咔嚓一声,美丽脱俗的瑶池仙子倒地不起。

“哈哈哈哈哈哈——”罗素再也忍不住了,他又捶又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太搞笑了!李有这样的一天!

罗素擦了擦眼泪,忍住了笑。

可是一抬头,我又看到了小羊形的瑶池仙子,然后笑声又爆发了!

斯图亚特整个脸都变黑了。

黑如锅底!

然而此时,他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他不知道这种换羊手法的奥妙。

他不知道这种换羊技术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不知道就害怕,所以不敢轻易对待罗素。

然而,即使他想开始工作,罗素可能不会输给她。

因为罗素被两个幽灵包围着。

小龙非常强大。起初他可以戏弄黎耀祥,但现在他不一定会被斯图亚特打败。

更何况还有一只九尾狐狸,可以随时把人变成羔羊。

“罗素!你到底在干吗快点把尧尧换回来!”司徒震天走上前去,像小羊一样把李扶了起来。

刚才掉下来的小羊差点摔断了腿和脚。

罗素终于不笑了,断断续续地说:“你不觉得这种瑶池仙子温顺可爱吗?”

她会变成绵羊,居然还说温顺可爱?李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斯图亚特愤怒地瞪着罗素:“你也一样吗?别逼我!”

罗素总是很难相处,所以他软硬兼施。

本来她想好心告诉我,到时候瑶池仙子可以从小羊变成人了。

但既然司徒风格威胁她,哼,以为她是厦大(吓)?

“有能力就去试试。”罗素举起了手,两个小精灵从左到右跳上了她的肩膀。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