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 虎扑看球(中国)有限公司----暴君独宠倾城妃(1/81)

虎扑看球(中国)有限公司 !

你慈爱的脸颊绯红,暴君暴君眼睛水汪汪的,暴君暴君不敢看他。

唐恩抱住她,轻声笑了笑:“吓到你了?”

“不……”这种场面失控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但每次邓恩及时刹车。

只是他今天差点失控。

邓恩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你的生日还有不到两个月。随着时间的临近,我就是忍不住。”

艾君理解他的努力工作。

看他能不能吃,真的是一种折磨。

其实她没那么介意,如果他真的想要的话。

但我怕我爸知道,然后邓恩就惨了。

邓恩本人承诺不娶她也不碰她...

有条件的,她自然想成为一个完美的新娘,想在婚礼当天交出自己的第一次。

艾君安慰他:“再忍一忍,一个多月很快就过去了。”

多恩笑着点点头:“我忍了这么多年,这一次自然不算什么。你放心,我等你,给你最好的。”

大家听到这个都很甜。

你的爱靠在他身上,笑得很开心。

她想,恐怕世界上没有比她更幸运的女孩了...

两个人温馨甜蜜了一会儿,你爱点的巧克力到了。

看到这么多巧克力,邓恩忍不住笑了。

你吃醋了,还这么可爱。

邓恩叫秘书发巧克力,因为他给君爱买的太多了,怕吃完变质,就分给大家。

现在全公司都知道老板有多爱未来的老板娘了。

有想法的人还是别想了好,没想法的人都羡慕。

你恋爱的目的达到了,不要打扰邓恩的工作。他离开了。

她下午没事,直接开车回家。

回到阮家,仆人看见是她的车,就开了门。

你喜欢开车进去,把车停在一边。

她刚下车,搬运工就拿着一个箱子向她走来。

“小姐,这是你的快递,刚到。”

君爱纳闷,她不是网上买的。

我拿着盒子,上面只有收件人的信息,根本没有发件人的信息。

君爱以为是某些公司送的礼物。

她收到过许多这样的礼物。

此刻已经是中午了,江予菲他们都去午睡了,客厅里并没有人空。

君爱直接把快递拿回卧室。

她打开了盒子。里面有一张光盘。君爱更是不解。这是什么CD?

将光盘插入电脑,她随意坐在椅子上,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突然,画面出现了,与此同时,有一种暧昧的喘息声...

艾君惊讶地盯着屏幕。

电脑里出现的是一个男人结实的胸膛,一个女人纤细的手掌托着他的后背。

两个在做床~玩…

你爱皱着眉头,继续迷茫地往下看。

图中两个人看不到脸,只看到他们摇摆的动作。

女人的胸大到男人一只手都抓不住...

你爱看十几秒,想吐。这种东西是谁恶作剧送给她的?!

这时,镜头晃动,瞬间面朝上,然后屏幕上出现了那个被激情扭曲的男人的脸。

你的爱感觉脑袋里一阵轰鸣,整个人都僵硬了!

叶笑言睁开眼睛醒来,独宠发现天已经亮了。

只是天空空灰黑的。

外面雨下得很大。从昨晚开始一直在下雨,独宠雨还没有停。

叶笑言撑起身体,安森也跟着在他周围醒来。

“今天下雨,估计不用训练了。”陈俊起身,直接说道。

叶笑言看着他,神情恍惚,他觉得自己很面熟。

“看什么?”陈俊敏锐地问道。

叶笑言看向别处。“没什么。”

那一刻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为什么见他,他觉得他们好像认识很久了?

叶笑言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其实他第一次见到安森和安迪的时候,觉得他们有点面熟。

但当时他没多想。

现在他又有这种感觉了。为什么?

因为飓风,今天岛上下了很大的雨,所以没有训练,只有学习文化课。

上课时,叶笑言认真听老师讲课。

讲台上的老师正在谈论地理。

他谈到七大洲八大洋。

他讲了很多国家的一些地理知识,然后给大家发了一张大地图,让大家找到自己的家乡。

班上有四十多名学生,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

有的记得家乡,有的不记得,也不知道。

叶笑言记得他的家乡,这是他为数不多的记忆之一。

叶笑言直接找到了中国地图。

然后他发现了一座城市...

那是他的家乡,位于南方一个非常繁荣的城市。

“叶笑言,你的家乡在哪里?找到了吗?”老师突然问他问题。

叶笑言起身摇摇头:“我不记得了。”

老师没多问,“坐吧。”

叶笑言坐下来,忍不住看了一眼一座城市。

他记得那个地方,但他不能回去...

下课后,叶笑言去食堂吃饭,然后回到他们的宿舍。

安森没有和他们一起上课。他回来晚了。

当他回来时,叶笑言拿着地图,漫不经心地问他:“安森,你去过中国多少地方?”

安森瞥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干嘛?”

叶笑言低头看着地图:“我记不住那里的一切,所以我有点好奇。”

“去了很多地方,值得去的地方几乎都去了。你老家在哪?”安森问他。

叶笑言不敢说他的家乡。

为了断绝与过去的联系,他不得不隐瞒一切。

如果他中文说得不那么好,他甚至会隐藏自己的国籍。

“不知道。”他摇摇头。

陈俊走到他对面坐下,想了一会儿。“听你口音,有点南方口音,你老家可能不在北方。”

叶笑言的神经下意识地绷紧了。

“但我也不是在中国长大的,所以对口音问题不是很熟悉。”陈俊说。

“你不是在中国长大的吗?”叶笑言疑惑了。

陈俊点点头:“嗯,我四五岁之前不在中国。”

叶笑言没有多问。他知道安森的身份不寻常,所以他不应该问。他不会问的。

“我很小的时候在中国,后来就没了。”他说。

“为什么?”陈俊好奇地问道。他想知道叶笑言的过去。

!!

叶笑言平静地说道;“我不记得了。好像父母去世后,倾城没多久我就被卖到国外了。我跑了,倾城然后就被抓到鬼洞里了。”

陈俊皱起眉头:“你知道谁卖了你吗?”

“我不知道,我忘了……”

“买你的人是谁,记得吗?”

叶笑言问:“你为什么问这些问题?”

“你以后不想报复他们了?”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我太年轻了,记不起来了。”

“不记得就算了。但幸运的是,米砂大师救了你。听说鬼洞里的地方很黑。”

叶笑言点点头:“天很黑,但我没碰太多,经常被关起来训练。”

接触不多,不仅因为他年轻,还因为他的特殊能力。

所罗门试图利用他,所以他从来没有对他做过什么。

所罗门甚至把他打扮成一个男孩,为了不让人们知道叶笑言在他的手里,所以人们找不到他。

多亏了他的举动,否则叶笑言无法隐瞒过去,无法改变新的身份。

因为很多人都知道有一个能看见鬼的女孩。

他的叔叔和婶婶知道...

陈俊想起了别的事情。“我听米砂大师说,她救了很多孩子,大部分都是她安排送回家的。你为什么不回家?”

“我没有亲人,回去也没用。”

陈俊笑着说:“你回去可以住福利院。”

叶笑言摇了摇头:“我还是要坚强,我不想以后被人欺负。”

“嗯,你这个想法很好。你现在做得很好。”

陈俊停顿了一下,转移了话题:“你刚才不是问我去过中国多少地方吗?我可以告诉你你感兴趣的地方。”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

“那我先说说我的家乡吧。”陈俊正要继续说下去,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米砂打来的电话,陈君一头雾水地接通了。

“米砂大师,有什么事吗?”

米砂在最后无奈地说:“你妹妹感冒发烧了,现在住院了。”

“我马上就到!”陈俊神色凝重,挂了电话。

“怎么了?”叶笑言关切地问道。

“安妮病了。我马上要去医院了。”

叶笑言错了,他有些担心。“我和你一起去。”

陈俊去找君齐家和乐山,他们四人迅速赶到医院。

当艾君突然生病时,米砂不知所措。

她还没有照顾生病的孩子。

把艾君扔给医生,米砂只说了一句:“尽力而为,别让她有事做。”

医生知道小女孩的身份不简单,对她很认真。

陈俊,当他们到达时,艾君已经被注射了一针,躺在床上不舒服。

“医生怎么说?”陈俊走进病房,直接问米砂。

“医生说她可能得了水痘,不过要过一天才能观察是否是。”

陈俊皱眉。水痘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也是个大麻烦。

我家姑娘现在才五岁多,会很难受的。

“兄弟,水痘是什么?”艾君盯着他问道。

陈俊过去常常握着她的手,轻轻地笑着。“没什么大问题。过几天就结束了。你放心,哥哥会一直陪着你,你会好起来的。”

!!

暴君独宠倾城妃

“我会病几天吗?”

“嗯。但你会好的,暴君我哥哥以前得过水痘。”

听他这么一说,暴君你就放心了。

至于陈俊是否真的得了水痘,她一点也不怀疑。

他旁边的米砂严肃地问道:“你真的去过那里吗?”

“嗯,我会没事的。”陈俊的态度非常坚定。

反正就算没打,也打了疫苗。

但是艾君也打了,但是她还是生病了。

你心爱的身体一直很好,陈俊怀疑有人感染了她。

经调查,原来不久前有人得了水痘,但不知道是怎么传染给君哀的。

第二天,君爱也出了水痘。

陈俊留下来照顾她,君齐家留下来。

乐山想去训练,所以每天训练完就来看她。

训练结束后,叶笑言也来看她。

水痘期间,你的爱情很痛苦。痛苦的是你长了痘痘,感觉不舒服。

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丑陋的样子,所以她不会让别人来看她。

乐山和叶笑言每次来,只能在门外说几句话。

一个多星期以来,陈俊一直守护着你的爱情,他怕小女孩忍不住又痒又挠水痘,在身上留下疤痕。

但他低估了你爱的意志力。

我家姑娘知道自己有多坏,自然不敢伸手去抓。就算痒也不会挠。

有时候我会忍不住,而陈俊会坚定地阻止她。

君齐家每天都会帮他们吃饭,并且让食堂做他们想吃的事情。

就这样,时间很快过去了一个星期,你心爱的水痘基本结束了。

她的情况一点都不严重,很快就会好的。

小女孩出院时非常开心。

更开心的是,她漂亮的小脸还是那么好看,没有任何瑕疵。

为了庆祝她的康复,他们决定在食堂大吃一顿。

食堂也可以单独点菜,但是价格很高。

岛上的学生每月只得到200英镑的补贴。

用这些钱,他们想买衣服、日用品、零食等...

所以很少有人能点食物。

陈俊不存在没钱的问题。

他告诉他们想点什么就点什么。

他们每个人都点了很多他们喜欢的食物。

在盒子里,他们围着一张桌子坐着,桌子上摆着丰盛的菜肴。

小君爱吃一口红烧排骨,说:“很好吃,但是没有妈咪的好吃。”

正在吃饭的陈君和小君齐家看着她。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不是吗?妈咪做的食物最好吃。”

他们当然知道,但别说出来。都流口水。

陈俊怀旧地说:“妈咪做的滑蛋豆腐也很好吃。”

琦君接着说:“还有饺子。”

“大哥哥和二哥真讨厌,别说了,不然我会想爸爸妈妈的。”你爱嘟嘴不满道。

陈俊·琦君:“…”

她先说的好不好...

乐山也想家了。他抬头说:“过几个月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是的,再过几个月就过年了,他们又可以回家了。

“我希望时间过得快点。”你喜欢这种方式。

他们都有归宿,但叶笑言没有。他只低头,静静地吃。

!!

似乎注意到了他的沉默。

艾君对他说:“闲聊哥,独宠不然你就跟我们回去过年。”

叶笑言摇摇头:“没必要。”

他们家过年,独宠他做什么,去了只会让自己难堪。

“去吧。”你喜欢说服他。

叶笑言仍然坚定地摇摇头:“我不去,谢谢你的好意。”

“没关系,我爸爸妈妈很好。”艾君,继续。

“真的不用了,谢谢。”叶笑言的态度仍然如此坚定。

艾君不得不放弃:“那我会给你带很多好吃的。你喜欢吃什么,上次带的菜,喜欢吗?”

“嗯,他们都喜欢。”

“明年给你带!”

叶笑言想起了他们带给他的零食。他记得有几种小吃是独一无二的。

当时的纸包装说A市特产...

因为他也是A市人,所以这一点他还记得。

他当时没多想,现在想想,好像有点不对。

他记得安森说过口音。

好像他们的口音有点像他的。

他们也是一个城市的人,还是住在附近?

叶笑言忍不住试探地问:“你的家乡在A市吗?”

所有人都看着他。

艾君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

他们真的是城里人!

叶笑言有点激动,但脸上什么也没有。“因为你上次给我带的招牌菜,A市有招牌菜。”

“小燕哥哥真聪明,对,我们是A市的。”

叶笑言微微笑了笑。

艾君叫道:“小燕哥,你笑了!笑起来很好看,以后要多笑。”

叶笑言站起来笑了。“A城的特产很好吃。”

艾君不知道他正在改变话题。“是的,很好吃。既然小燕哥哥喜欢,下次我就多带点给你。”

叶笑言的伪装太好了,大家都没有发现他的问题,只把他的话当成一般的聊天内容。

但我不知道,叶笑言的心里很激动。

他没想到他们是他的家乡。

叶笑言对他们感到更加亲切。

怪不得从一开始他就觉得他们很好,因为他们是一个地方的。

叶笑言多少有些开心的低头吃饭。

他一边吃,一边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

他突然抬起头,直直地盯着对面的安森。

陈俊看着他的眼睛,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叶笑言怔怔的看着他,好像没听见他的话。

陈俊更迷惑了:“叶笑言,你怎么了?”

叶笑言回过神来,摇摇头。“没事的。我只是想起了我的童年……”

“是什么?”乐山好奇地问。

叶笑言垂下眼睛:“我记不清了,这只是一个零星的片段。”

大家好奇地看着他,见他不再说什么,也就不再问问题了。

然而,没有人看到,叶笑言刘海下的眼睛非常兴奋。

他记得。

如果他猜对了。

安森是他小时候遇到的小弟弟。

安迪是那个弟弟的孪生兄弟。

难怪从一开始,他就觉得他们的孪生兄弟很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原来他们真的见过...

!!

但他记得他们的名字不是安森和安迪。

他们的中文名字又是什么?

他真的忘了这一点。

至于他们的记忆,倾城他只记得A城和孪生兄弟。

要不是今天知道他们是从A市来的,倾城他也不会记得他们以前见过面。

当时在安森家,他过得很好。

安森对他很好。他知道安森是他的兄弟,安静的人是他的兄弟。

照顾他、对他好的人是他哥哥。

他还记得安森的父亲在远处出事,不知道是生是死。

现在他们的父亲似乎还活着,他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叶笑言的思绪完全迷失在对过去的回忆中。

他记得一件事和许多事。

他仍然记得安森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萧岿。

其实他不知道。他叫小奎。

她是一个女孩,她的真名是项...

叶笑言想到这么重要的事情,心里的震惊很大。

他太年轻,不知道命运意味着什么。

但现在他明白了。

安森小时候救过他,现在他们又见面了,还在这个地方。

现在安森帮了他很多。

在叶笑言看来,这是他和他之间的缘分。

原来命运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

叶笑言心情一直很好。即使他不笑,大家也感觉到了他的好心情。

吃完饭,他们回到宿舍。

叶笑言走进房间洗衣服。

他拿着衣服问安森:“你要不要洗衣服?我一起洗。”

陈俊没有回答,问道:“你高兴什么?”

“开心吗?有吗?”

“没有?”

叶笑言忍不住笑了:“也许有,我不知道我高兴什么。”

陈俊正视他明亮的眼睛,美丽的微笑和茫然的眼睛。

他心跳加快...

他发现他不能看着叶笑言笑。只要他笑了,心跳就会不受控制地加速。

他的眼睛会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无法移开。

陈俊暗暗攥紧拳头,以极大的自制力,他不让自己变得粗鲁。

“你不知道你在高兴什么吗?”他不自觉地问。

叶笑言没有注意到他的奇怪:“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今天天气很好。对了,我要去洗衣服。把你的给我。”

陈俊收起睫毛:“你现在不用帮我洗衣服了。”

“没关系,反正是洗衣机洗的。”叶笑言主动刮掉他的脏衣服,然后把它们拿到浴室清洗。

陈俊颓然坐在床上,心情很复杂。

已经过了这么久,他故意疏远叶笑言或者顺其自然。

不管他做什么,都不能忘记他。

他很理智,他知道他和叶笑言没有未来。

即使有,也很难。

但是他太理智了,还是忘不了他。

难道这一生,他真的摆脱不了这种感觉?

叶笑言不知道你内心的痛苦和挣扎。

他只知道安森是他小时候遇到的哥哥。

从此他对安森更好,对他几乎百依百顺。

无论他说什么,他都听,对他非常友好。

!!

暴君独宠倾城妃

他的友谊,暴君以及他的善意讨好,暴君陈俊都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

刚认识的叶笑言不在乎任何人或任何事。

所以现在,他关心安森。

大家都能看出来他对安森很好。

只有非常好的朋友才能做到这一点。

叶笑言对安森来说是最好的,他让陈俊既高兴又难过。

他现在再也不能故意疏远叶笑言了。

否则会伤他的心。

而且他也舍不得叶笑言对他好。

陈俊想了几天,决定顺其自然。

如果多年以后,他仍然非常喜欢叶笑言,那么他会努力和他在一起。

至于现在,只能顺其自然了。

有些话,有些事,还是等各自成年再说吧。

想到这以后,陈俊就不那么纠结了,每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叶笑言对他好,他也对他好。

在外人看来,他们是很好的朋友。

至于他的心思,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人意识到。

时间过得很快。

冬天来了,一年快结束了。

陈俊和琦君的生日在冬天。他们计划早点回家过生日,顺便过春节。

所以他们会离开两个月左右再回来。

叶笑言知道他们要走了,但她什么也没说。

他们是有家庭有父母的孩子。

所以他们必须回去,不像他。

陈俊邀请叶笑言再次参观他的房子,但叶笑言拒绝了。

叶笑言没有去,因为他没有安全感。

他担心如果他出去,会遇到危险。

他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岛上比较好。这里没人会伤害他。

不久,陈俊离开了,回家了。

叶笑言已经成为一个训练、饮食和学习的人。

别人不能和他做朋友,他也不想和他们做朋友。

只是陈俊没多久就离开了,布兰奇又故意靠近了他。

叶笑言知道布兰奇的心思。

她对安森有好感,她想和他们走得更近,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如果布兰奇只是想和他们做朋友,叶笑言会很受欢迎的。

但是他知道布兰奇太势利了。

当他和安森闹僵的时候,布兰奇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显然疏远了他。

后来安森和他的关系又好起来了,布兰奇又和他友好起来。

安森和妻子在的时候,布兰奇不敢太明显地这样做。她知道安森和他的妻子不太喜欢她。

她很聪明,从不主动惹他们生气。

她知道迂回战术,认为如果她和叶笑言相处得好,安森会接受她。

所以安森离开后,她主动讨好叶笑言。

叶笑言正在和布兰奇一起训练。

然后布兰奇每天和他一起去食堂吃饭,和他一起去图书馆看书。除了回宿舍,叶笑言愿意和他做任何事。

布兰奇不太讨人喜欢。她知道如何保持一点距离。

每次见面都装作很偶然。

就这样,她让叶笑言无言以对,不知道如何打消她的念头。

布兰奇从未说过他会和他们成为朋友。

!!

她只是对他友好。她只是在每件事上都遇见他。

在她什么也没说的情况下,独宠叶笑言没有理由主动对她说些什么。

由于她无法消除自己的想法,独宠叶笑言尽可能地避开她,与她接触也少了。

布兰奇自然理解叶笑言的行动。

但她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

她过去受的苦够多了,即使现在有了新的未来,也会争取更多的利益。

安森和安迪不是简单的人。

现在大家又在一起训练了。如果她不抓住这么好的机会交朋友,她就是个傻瓜。

要知道,你跟他们搞好关系,以后会有很多好处的。

虽然布兰奇很年轻,但他很聪明。

但是她真的很年轻,所以她犯了一个错误。

上次她不该看到叶笑言和安森的关系变得更糟,她疏远了叶笑言。

现在和叶笑言搞好关系不容易。

但她坚信她能再次取悦叶笑言。

因为叶笑言给她一种很容易被忽悠和欺负的感觉。

而且,叶笑言和任何人都没有不好的关系,所以他看得出他脾气很好,脾气好的人没有那么小心眼。

布兰奇充满信心,在安森和他们回来之前,他一定会和叶笑言相处得很好。

安森和他们离开后,很快就是圣诞节了。

圣诞节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

圣诞节前两天我放假了。

在平安夜,每个人都会聚在一起唱歌、跳舞、吃饭、喝酒。

去年圣诞节,安森等人不在,今年不在。

平安夜聚会上,叶笑言独自坐在角落里。

布兰奇已经进了宴会厅。

她看到叶笑言,笑着朝他走去,然后在他身边坐下。

“小燕,你准备好今天的节目了吗?”她主动问他。

叶笑言摇摇头:“没有。”

“我也没有。”布兰奇笑着说。

然后她拿出一个小礼盒递给他:“这是给你的圣诞礼物。圣诞快乐。”

叶笑言没有伸手去拿:“对不起,我没有为你准备礼物。”

“没关系。”布兰奇非常慷慨。“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以后跳舞的时候可以做我的舞伴吗?”

“我不会跳舞。”

布兰奇甜甜地笑了。“我也不能。我们可以随便跳。如果和别人一起跳,我会很紧张。”

叶笑言认为布兰奇不会紧张。

她有很好的沟通技巧,可以和任何人交谈。

她说这话,显然是作为借口。

布兰奇见他不回答,抱歉地问:“你有舞伴吗?对不起,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我就不会邀请你了。”

“我没有……”叶笑言淡淡的回答。

“那你能做我的搭档吗?”布兰奇睁大了眼睛,急切地问道。

叶笑言现在是一个男孩。

作为一个男生,你应该有绅士的一面。

另外,他真的没有搭档。不可能每个人都跳舞,只有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他冷漠而安静。

但他不想与众不同,也不想被孤立。

你知道,安森,他们在这里训练不是为了当杀手,他们只是想提升自己的实力。

他们将来会离开,他也不会跟着他们。

他只会成为南宫世家的杀手。

!!

暴君独宠倾城妃

然后安森等人走了之后,倾城这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了,倾城他就没有朋友了。

没有朋友,他会被排挤...

叶笑言还没清高到不想好好混,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

他点点头,接受了布兰奇的邀请:“好,我答应你。”

布兰奇笑得很灿烂。“那就这么说定了。”

“嗯。”叶笑言点点头。

灯光柔和,音乐悦耳。

每个人都在舞池里跳交际舞。

叶笑言和布兰奇也在其中。

叶笑言和布兰奇一样高。布兰奇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小燕,说实话,你没有男孩子漂亮。”

“你也怀疑我是女生?”叶笑言淡淡问道。

布兰奇微微笑了笑:“是女孩也没关系。”

叶笑言有点担心。他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这没有任何意义。反正我就是想和你做朋友。不管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叶笑言没有再说话。

跳了一支舞后,他们俩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

这时,两个比他们大的男孩戴着眼镜走了过来。

“嘿,漂亮的妹妹,可爱的弟弟,我们敬你一杯。”其中一个男生笑了笑,举起了手中的红酒杯。

布兰奇非常善于交际。她主动倒了一杯红酒,举起来摸了摸他:“哥哥太好了,我应该敬你一杯。”

说完,她就喝完了酒。

“开心!”男孩笑得很开心,一口就把酒喝了下去。

另一个男孩也和布兰奇喝了一杯。

然后,他们看着叶笑言,想和他一起喝酒。

每次宴会,都会有人互相敬酒。

在参加宴会之前,叶笑言拒绝了,因为他太年轻不能喝酒。

但是现在,他马上就要12岁了。

在岛上,12岁左右就差不多成熟了。

他们和外面的孩子不一样。如果他们12岁了,心智还不成熟,就被认为是废物。

12岁喝酒在岛上算不了什么。

所以叶笑言不能再用年龄作为借口。

“对不起,我今天有点不舒服。不方便喝。”叶笑言向他们道歉说:“如果两兄弟不嫌弃,我把酒换成水怎么样?”

其中一个男生沉下脸:“怎么,弟弟,你看不起我们?”

他们是来敬酒的,被拒绝是很不光彩的。

“不,我真的很不舒服。”叶笑言真诚地说。

“但我觉得你很有活力。”另一个男孩严厉地盯着他。“你不是在找借口拒绝我们吧?”

“我没有……”

“无论如何,我们提议干杯,你得给点面子。”

叶笑言知道他无法逃脱。

但是喝完他们的酒,肯定会有人来找他喝酒。

有些不喜欢他的人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但是他从不喝酒,他害怕喝醉...

他不能喝醉,他必须时刻保持清醒。

叶笑言继续拒绝:“对不起哥哥,我真的不能喝酒。”

看到这两个人要闹翻了,布兰奇站起来笑了。

“两位师兄,小燕今天真的很不舒服,这我可以作证。既然他不能喝酒,我能代替他吗?”

!!

布兰奇笑得很甜,暴君两个男孩看起来好多了。

此外,暴君他们不敢真正与叶笑言作对,所以他们走下了布兰奇给的台阶。

于是布兰奇又和他们喝了两杯,她一共喝了四杯红酒。

当有人离开时,叶笑言焦急地问她:“喝了这么多酒,你没事吧?”

布兰奇脸红了,看上去有点醉了。“没什么,放心吧,我能喝好。”

“谢谢。”叶笑言感激的说道。

布兰奇无比忠诚地说:“我把你当朋友,所以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不客气!”

叶笑言知道,布兰奇接近他的目的并不纯粹。

但是岛上的人,谁的心灵是纯洁的?

只要他不想做坏事,一般不会太在意。

“非常感谢,但我看你是喝醉了。早点回去休息。”

布兰奇一下子晕倒在桌子上:“别说了,我真的醉了。”

“我会找人送你回去休息的。”

“不,我再呆一会儿,等酒醒了再回去。”布兰奇笑着说。

叶笑言没有反驳,他坐在他身边,甚至看着布兰奇。

圣诞晚会的气氛非常热烈。

午夜过后,没有人离开,他们疯狂地玩着。

甚至有些高手被拖着玩。

叶笑言过去常常早睡。他打了个哈欠,向旁边看了看,发现布兰奇躺在那里睡着了。

叶笑言推开她的身体:“布兰奇,醒醒,我送你回去休息。”

布兰奇困惑地睁开眼睛。当她听到他的话时,她大叫一声,然后站了起来。

叶笑言跟着她,看到她走路正常,她放心了许多。

他们住在一起。

叶笑言把她送到楼下,对她说:“去休息吧,晚安。”

布兰奇仍然喝醉了。她笑着挥挥手:“晚安。”

叶笑言看着她上楼,这才朝他住的房子走去。

休息了一夜后,叶笑言第二天醒来,发现岛上正在下雪。

去年岛上没下多少雪,今年也没下。

雪花不大,地上只覆盖了一层薄薄的。

但是,这种天气还是让人觉得很冷。

叶笑言起得很早,出去跑了几圈,然后去吃早餐。

昨天很多人玩了一夜,但今天他们休息了。食堂没人。

当叶笑言正在吃早餐时,她看见朱莉来买早餐。

朱莉买了一碗粥。当她看到叶笑言时,她来迎接他:“小燕,早上好。”

叶笑言点点头:“早上好。”

朱莉一直无法掩饰自己的话:“小字,你知道吗?布兰奇病了。”

叶笑言叹了口气:“严重吗?”

“是感冒发烧。昨晚我回去的时候,看见她睡在地板上。你知道现在有多冷。所以她今天一早就病了。”

“你带她去看医生了吗?”

“没有,她吃药了,现在好多了。”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看她吗?”叶笑言犹豫地问。

朱莉点点头。“当然。”

然而,布兰奇告诉她,和叶笑言搞好关系有很多好处。

于是朱莉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布兰奇因为他生病了,叶笑言感到有点内疚。

如果她不为他喝酒,就不会喝醉,睡地板,生病。

!!

阮、独宠从外面回来,独宠看见了她的样子。她上前疑惑地问:“你在想什么?”

江予菲抬起头来。“安森必须杀死那些人。我该怎么办?虽然他们都不是无辜的,但我们也不是。有那么多生命。如果他把他们都杀了,我儿子会怎么样?我不希望他被贴上杀人冷血的标签。再说了,杀了他们有什么用,小字也活不了。”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我去和他谈谈。”

“没用的。我什么都说了,他的态度还是那么坚定。我知道小燕是他的好朋友,但没想到他们感情这么好。”

阮天玲在江予菲身边坐下,他搂住她的肩膀。

“别担心,别担心,我不会让他那么做的。”

江予菲看着他:“如果他必须这么做呢?”

“我是他爸爸,我连他都拦不住吗?”

江予菲无奈地说,“我想你就是阻止不了他。如果你硬来,只会让他更叛逆。别看他平时好说话,其实脾气跟你一样尴尬。”

阮扬起了眉毛。“它跟我们一样固执。”

两个人都是找了也不放过的人。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那就去和他谈谈,我希望他能打消他的想法。”

“好吧,我会说的。如果他不同意,我就揍他。”阮对说得很认真。

在这一生中,阮·打败过安森一次。

或者很小的时候,打他屁股。

阮、上楼去找,江予菲去帮他们准备晚饭。

当她正在做饭时,六月齐家进来了。

小君齐家走到她身边,主动提出帮她洗碗。这么多年来,小君齐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厨房里帮助江予菲。

江予菲一边切胡萝卜一边对他说:“琦君,你和你哥哥关系很好。你能不能帮着说服他,让他放了那些人?”

琦君头都没抬:“没用的。”

江予菲看着他:“你试过了吗?”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没用?”

“小字在他心里很不一样。”

江予菲很困惑:“这有什么不同?”

琦君抬起头,组织了一下语言:“很不一样,我能感觉到。”

“他说话的时候是他最好的朋友吗?”

“不是朋友。”

江予菲很惊讶。“不做朋友是什么意思?”

琦君不确定地说:“反正看起来不像朋友。”

江予菲不明白。安森不是叶笑言的朋友。那他为什么这么关心叶笑言?

江予菲想不通,顶多认为你齐家不懂朋友的意思。

母子一起做了一桌饭。

阮、从楼上下来,看他的样子,知道劝不动了。

江予菲忍不住开玩笑地问:“你打了他吗?”

阮对说:“他一直拿着枪,我的英雄不吃亏。”

“他还会开枪打你吗?”江予菲笑了。“来吃吧,我去叫他。”

“估计他不会吃。”阮对说:

江予菲的眼中掠过一丝悲伤,陈俊最近吃了一顿没吃的饭。他特别饿就吃,不饿就不吃。

有时候他两三天只吃一顿饭。

叶笑言死了,他很难过吗?!!

即使他很难过,倾城叶笑言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

江予菲上楼了,倾城但陈俊的门没关系。

房间里的陈俊靠在床上,手里拿着一个玉坠。

他的目光定格在玉坠上,痴迷而痛苦,更多的是遗憾。

江予菲瞥过去,心里咯噔一下。

陈俊的眼睛似乎错过了心爱的人...

江予菲想起了君齐家说过的话。

【小燕心里很不一样...反正看起来不像朋友...]

什么样的感情会让他这么痛苦?

江予菲很突然,但她不能接受事实。

江予菲没有进去打扰陈俊,但她转身悄悄地离开,下楼去了。

“他还是不吃?”阮天玲看见她问。

江予菲回到上帝身边:“我们先吃饭吧。他中午吃饭。估计这个不会饿。”

阮,瞪着她:“你怎么了?”

她任何细微的神色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江予菲不想再说什么:“我很好,吃吧。”

阮天玲也不多问,他给她做了饭,江予菲坐在他身边,却没有胃口。

小君齐家把自己埋在两个碗里就离开了,只留下他们两个在餐桌上。

“于飞,你在想什么?”阮天玲问她。

江予菲看着他:“阮田零,我该怎么办?没想到会是这样。”

阮,柔声问:“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会想出办法的。”

“安森,他...可能是我想多了。”

“他怎么了?”

江予菲有点不安。她放下筷子。“我说你不应该骂我……”

阮、笑道:“你说什么我都不骂。请便。”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我怀疑安森对叶笑言的感情非同寻常……”

阮天玲微愣。

他收起笑容。“你是说,他爱上了一个男人?”

事实是这样说的,江予菲仍然不能接受。

“怎么会呢,安森,他一直喜欢女孩子,阮天玲,是我想多了吗?你还骂我,我不该乱猜。”

阮,淡淡地说:“也许你没多想,我已经怀疑过了。”

江予菲错了。“你早就怀疑了?”

颜田零点点头。“他那样是有问题的,但我不愿意猜。”

但如果他们都有这种感觉,那就不是他们的错觉。

江予菲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我不是歧视,但安森怎么会突然喜欢上男人?我儿子喜欢男人...我从没想过……”

“我没想过。”阮天玲也是无语。

“那怎么办?”这个事实打击了江予菲。“他能恢复正常吗?”

阮、也头疼:“不知道……”

“你是男人,你能猜到他的心思有多少?”

阮,无言以对:“但我喜欢女人。”

“安森以前喜欢女人。当他走在街上时,他会盯着漂亮的女人。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爱上男人。如果是你,什么情况下你会突然喜欢上一个男人?”

阮·充满了黑线:“我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喜欢男人。”!!

“我是说假设。”

“没有假设,暴君我想不出来!暴君”他是一个不能再正常的正常人。

江予菲着急了:“我是说假设。你就不能做个假设吗?”为了你儿子,你就不能做点假设吗?!"

阮天玲这才郁闷。

他沉默了很久,无奈地说:“我真的不能做任何假设。”

江予菲也从最初的困惑中冷静下来。

“嗯,我明白了。关于感情,谁也说不清楚。据估计,安森自己也没有料到他会喜欢叶笑言。”江予菲说。

阮、忽然道:“其实我们不用担心的是,他喜欢。是时候弄清楚他是喜欢叶笑言还是真的只对同性感兴趣了。”

如果你只喜欢叶笑言,那就更好了。

虽然他不反对别人和同性谈恋爱,但是他非常反对儿子也这样做。

他还在等两个儿子结婚生子,于是有了孙子。

江予菲深思:“你说得对,你必须弄清楚他处于什么样的情况。一直幻想安森结婚生子。如果他不喜欢女人,我怎么会有孙子呢?”

阮::“…”

两个人居然想一起去。

江予菲说:“但是现在什么也别问他,等一会儿。”

“嗯,我知道。”阮天玲点点头。

因为安森的情绪问题,江予菲整晚都在思考。

恐怕父母不能接受孩子喜欢同性。

当然,除了一些特别开明的父母。

和阮、都不是开明的人...他们是普通人。

有一天晚上我没睡好,第二天江予菲的脸色有点阴沉。

阮天玲看到她这个样子,恨不得揍阮俊臣一顿。

他抚摸着江予菲的脸,安慰她说:“不要为此太难过。如果他真的喜欢男人,我就逼他娶个女的。只要我们有几个孙子,他喜欢谁喜欢谁去!”

江予菲笑了:“我不难过。别担心,我很好。安森昨晚没吃饭,我去给他做点吃的。”

阮,更是郁闷:“你还在乎他什么?”

江予菲瞪了他一眼:“他是我儿子,我不管他管谁?”

江予菲去厨房给安森做了一碗清汤面。

她端着面条去了他的房间。“安森,我来了。”

他的门没有上锁,江予菲打开了门,但是房间里没有人。

江予菲很慌张,她担心他会做傻事。

正在这时,浴室的门开了。

穿着运动裤的陈俊走了出来。他刚刚洗过澡,头发还在滴水。

“妈咪,有什么事吗?”

江予菲笑着说:“我做了早餐,请快点吃。你昨天没吃多少。我一夜没睡好。”

陈俊没有注意到江予菲有一个模糊的黑眼圈,他的脸有点呆滞。

陈俊内疚了一会儿:“妈妈,对不起,这次让你担心了。”

“如果你按时吃饭,我就不担心了。”江予菲说。

陈俊笑了:“我以后会按时吃饭的。”

江予菲把面条放在茶几上。“那就来吃吧。”

“好。”!!

陈俊走过去坐下,独宠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江予菲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

陈俊突然抬起头来。“妈咪,独宠你在看什么?”

江予菲笑了:“我发现你已经长大了。”

“你现在发现了吗?”

“是的,现在才发现。我原本以为你一直是个孩子。”

但是现在,他有了一个喜欢的,懂感情的人。

她才意识到孩子快18岁了,已经长大了。

陈俊笑着说:“妈妈,事实上,在你面前我永远是个孩子。”

江予菲笑着说:“你说得对。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那个才几岁的孩子。妈妈生了你,一天都没养你。等我再见到你,你们都四岁了。妈妈还记得你当时对我说的话。你说你恨我,为什么我抛弃了你……”

陈俊放下筷子。他拉着江予菲的手说:“妈妈,那是我的气话。别当真。我从来没有真正恨过你。”

江予菲点点头。“我知道,但我心里的遗憾是真的。我欠你太多,再多的弥补,也弥补不了错过的岁月。所以安森,你喜欢就去做你想做的。妈妈不会再劝你了。只要你喜欢,觉得这是你应该做的,我就支持你。”

陈俊有点惊讶。“妈妈,你不反对我杀了那些人吗?”

江予菲笑着摇摇头:“不反对。我知道你不是冷血的人,你杀他们也有你的理由。如果有什么报应,就让上帝报答我吧。总之,不管你做了什么,你永远是我的孩子。妈妈会永远爱你。”

陈俊喉咙发痛,眼睛红红的。

他握紧江予菲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

此刻他心里的感觉很复杂,对这段时间的任性很愧疚,导致他忽略了父母的感情。

“妈咪...对不起……”

“不要跟妈妈说对不起。”江予菲咯咯笑道。

陈俊突然抱住她的身体,悲伤地说,“妈妈,事实上,我不想杀他们,但我真的很难过,”

江予菲感觉到了他的痛苦,她点点头,“我明白。你父亲出事的时候,我也很难受。”

陈俊惊讶地放开了她:“妈妈,你在说什么?”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妈妈会拿她和爸爸的感情作为例子。

江予菲只说了她自己的事:“当时我以为你父亲死了,我觉得我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但是后来我想到了你,我不能离开你,我不能被悲伤打败。最后,我振作起来。我知道即使你父亲真的死了,他也希望我好好活着。他给了我生活的希望,我辜负不了他的期望。我只有好好活着,才能对得起他的牺牲。最后,原来我可以一边想他一边好好生活。而上帝也没有那么残忍。在我的等待中,它终于把你父亲还给我们了。”

陈俊摇摇头,痛苦地说,“这不一样,妈妈。他不会回来了...他和爸爸不一样...他不会回来了。”

!!

哪怕小两码,倾城她也能穿。

就是那种贴身的衣服,倾城又是另外一种风格。

赵嵘谢绝了老板娘的好意:“谢谢,我不想试穿。”

这时,蒋媛媛穿着裙子走了出来。她问赵嵘:“怎么做?”

赵嵘点点头:“很合适。”

“你也买一个。”

“我不想买。”

蒋媛媛劝她:“买吧,你的西装真大,看起来不太合身。我这里还有钱,我给你买一套。”

“不……”

“一言为定。我给你买!”蒋媛媛坚持道,“你也别跟我客气。我去年晕倒了,但是你把我送到了医院。我从未感谢过你。你能给我一个机会给你买套衣服吗?”

“那只是小小的努力。”赵嵘说。

蒋媛媛笑着说:“嗯,你力气很大,对你来说很容易。对莉莉和阿娟来说,比举重还难。你几乎和我一样瘦,可以背对着我,说明你当时肯定已经尽力了。我要感谢你的贡献。”

赵嵘:“…”

她真的没有尽力,这真的很容易...

“我自己买。你得感谢我,等你拿到工资了再感谢我。我存了很多钱。既然你比我难,就别给我买了。”赵嵘不得不这么说。

蒋媛媛对她也不礼貌:“好吧,等我拿到钱,我请你吃饭。”

“好。”

“那就去试试吧。”

“这一套就行。”赵嵘指着老板娘刚刚试穿的那套衣服。"这套很合身,我会选这套."

四个女孩买了衣服,去附近的小吃街吃。

现在是初夏,气温不是很高,逛街很爽。

步行街有一个停车场。每次我去购物,路过停车场时,王丽娟都喜欢辨认停放的汽车的品牌。

“你看,那是宝马。”她指着一辆白色的车说。

曾丽翻了翻白眼:“满大街都是宝马。”

王丽娟羡慕道:“要是我有一个就好了。”

突然,她的眼睛亮了,她兴奋地说:“看,法拉利!”

几个女孩看了看,看到了一辆燃烧的跑车。

车的造型很酷,火红的颜色很显眼。

王丽娟仍然很兴奋:“这是我第二次看到它。去年逛街的时候看到的!”

蒋媛媛很惊讶:“你还记得吗?”

“我当然记得!红色法拉利,我只见过两次,就这两次。而且车牌号很好记。你看00000,五个零,多好记。”

曾丽被这个霸气的车牌号码震惊了。

“主人一定是高富帅。”曾丽华说。

王丽娟白了她一眼:“高富帅不会开这种车吗?”

蒋媛媛笑着说:“如果你是个胖子呢?有钱人不一定好看吧?”

王丽娟反驳道:“看看这辆车,你就知道车主品味不错。一个品味不错的人怎么能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呢?绝对不胖,是高富帅!”

王丽娟非常肯定。

曾丽盯着她:“你见过失主吗?你知道他一定是高富帅吗?”

!!

此章加到书签